↪ 大俱利伽羅 / 刀帳日二連發 / 刀女審 / 夢向 / 俱利審
↪ 電波 / OOC邊緣
↪ 歡迎地球人、火星人、院友、同擔同嫁亂入關愛




===============



〈極地審暨山頭院友需要善長人翁關愛〉




  審神者俯伏在筆記本電腦前,雙頰凹陷,形容枯槁,尤如脫水而乾癟的陳皮(?)。「嗚嗚嗚好痛苦……」
  大俱利摸摸她的頭:「怎麼了?」
  「好餓……」
  「那我們去找光忠……」

  「不、我是指沒有精神方面的食糧……」審神者掩面痛哭:「我想看其他審神者與你的神仙愛情故事呀!!!搜了半天只吃到幾篇!!!
  「……妳有我一個還不夠,還要看別人家的?」皺眉。
  「那不一樣!那不一樣啊!」她握緊他的手哭喊:「不是說你也是暖角(ry)嗎那除了光忠以外BL意味應該還有很多老婆呀快告訴我她們去哪了!!嗚……」

  又到了大俱利伽羅產生自我懷疑的哲學時間,腦袋裡一大片星空宇宙大爆發,到底他為甚麼會喜歡上這個女人。

  「妳啊……」他靠近她身邊,擁住了她:「這樣子去交同好,別人不把妳當神經病才怪。」
  「對我就神經病!那又……」沒說完的後半截句子,又迷失在他的熱吻之中,一如以往每一次她逗秀了、鬧了、怒了……他都用這個方法應對。簡單直接湊效。

  所以,到底他為甚麼會愛上這個不明所以的女人?
  這是一道千古不解的謎題,謎面卻也許是唯一的答案。




06/11/2020



補一首自認為很適合的BGM:
"She's Crazy But She's Mine" - Alex Sparrow




 * *



〈關於手機〉




  「哇靠,鶴球你手上那部是……哀瘋12!?」
  「哼哼……厲害吧?被嚇了一跳是不是呢?」在審神者的驚嘆與羨艷之下,鶴丸國永笑得更得意:「拿在我手上是不是特別帥氣呢?」自帶閃亮特效。

  「你還真捨得,當果農要花好多錢。」
  「花錢有甚麼所謂,最重要是花得開心呀。對了,我們還未交換聯絡呢!先互加了吧,這樣工作也更方便啊!」
  「可以啊,這是我的電話號碼……」遞上。
  「啊,澄醬也有在用LIME啊?我有帳號啊也加一下吧!」
  「咦咦咦竟然!?」千歲老人居然用上最潮的手機還操作自如!審神者被他嚇得非同小可!

  在旁邊的大俱利伽羅看著好兄弟與她互動,但自己完全插不上話,內心暗酸。作為自閉仔素來獨來獨往的他,並不認為需要手機,但現在他開始思考手機的必要性。

  「哎呀,澄醬的I豬上好多照片,都很可愛呢!」
  就是這一句,催使大俱利在兩日之內,入手了刃生第一部智能手機。

  鶴丸開心大發現:「咦咦咦,小伽羅竟然也有手機啊!嚇了一跳!我們來交換聯絡吧!」
  然而盛情的太刀只得到對方一個冷冷的眼神。

  恰巧大俱利的手機叮來一個新訊息,鶴丸自然而然的瞥向效果音來源,瞄到那手機屏鎖桌布……是審神者抱著娃娃的照片,而訊息框上聯絡人的名字設成了……「老婆」
  成陣廚氣撲面,鶴丸表示哇冇咩事我都係戴返副黑超先。




07/11/2020



===============



澄審曰:

這篇其實是想抒發我勾搭不到可以交流的銅價的怨念_(:3
夢角親親仍不能取代糧食啊啊啊!!!

手機小故事附上其中一張bz證據:


鶴丸用的是哀瘋12也是bz得知的……
為甚麼我家的刀好像都很有錢而本審卻這麼貧困?!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