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交換身體的老梗
夢向 / 大俱利×女審 / 藥研×女審
➳ 稍微提到自家本丸燭壓切
➳ 惡搞向 / OOC一百萬年慎入




———————————————



〈Switch〉





個人前設:


  不少審神者都經歷過與近侍 / 家刀靈魂互換身體的狀況,推測這現象與靈力互相感染有關,因此愈容易發生在審審和關係親密的刀男身上。

  至於回復方法則不定,有的是互毆對方一下、有的是接吻、有的是OOXX、有的是無為而治自暴自棄等一段時間就自動復原了(等多久因人而異)。



* *




一早醒來發現交換了身體的澄 & 大俱利


  俱利 in 審審’s body:「開甚麼玩笑……(陰沉面)」
  審審 in 俱利’s body:「難得可以體驗一下當男人的感覺……我們來打一砲吧。」
  「不要。」

  「啊為甚麼!!!而且可能打完砲就能變回來啦,能爽又能解決問題一石二鳥啊!」
  「不要。這種事我只想用自己的身體去做。」
  「那算了,我自己去擼一發。」

  大俱利用力敲她 = 自己的頭:「別亂用我的身體!」




霸佔了自家男人身體的後,審審想嘗試以下的事


1. 鳩槍一發
2. 摸到光忠的胸部,順道打探他和長谷部的進展
3. 去搭訕其他大俱利太太s


  審(大俱利身):「光忠,難道你不想知道長谷部那傢伙現在對你有甚麼想法嗎?」
  「怎麼突然……」燭台切苦笑,輕嘆一聲:「他根本不會回應,我也不敢想太多了。」

  「我有個主意。」她勾住燭台切的肩,湊近:「要是我跟你在他面前故意擺出非常親密曖昧的樣子,看他會不會在意,如何?」說著,另一手拍拍燭台切的胸膛。

  「小伽羅,我怎麼覺得你今天有點怪……」
  「你想多了。」




另一邊廂,在工作的「審神者」


  俱利 in 審審’s body 心裡的擔憂100%形於色:希望那個笨蛋不會用我的身體亂來。
  這時,特地來找審神者的藥研出現:「大將,我給妳泡了熱花茶,不要著涼了。」

  大俱以審神者的臉不滿地盯著對方。

  「大將,妳臉色很差,不舒服嗎?」伸向她的手被猛力揮開。
  「別碰我。我現在正式告訴你,我不喜歡你,以後離我(老婆)遠一點。」

  二人對視了幾秒……

  「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淡紫色瞳仁變得尖銳:「你和大將互換了身體,大俱利伽羅先生。」
  「女孩」的面色繼續下沉。

  「第一,你的靈壓跟她不一樣,稍微用心能夠感覺出來;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她絕對不會對我說『不喜歡你』。」
  「你這傢伙……」大俱利抓起桌上的本體刀指向對手。

  短刀靈巧地避過,再握住「她」的腕:「請不要用她的身體打架,害她受傷怎麼辦?」
  大俱利粗暴地推開他:「別碰她,你這混帳。」




審審in大俱利身去找同擔


  審逢人就問:「請問有沒有人知道哪裡有我的老婆……」

  一般路人:「?他在找自己家審審嗎……」
  腐向太太們:「他在找自家本丸的光忠還是鶴???」

  大俱利in審審身提著自己的本體追出來。他向所有接近審審(大俱利的肉體)的人吼:「全部給我滾邊去!」

  「你怎麼把太太們都嚇跑了……喂!」黑色的衣領被揪住。
  「不准再鬧,跟我回去。」

  圍觀群眾望著「大俱利」被一個女生強行扯走:「老婆出現了……」「好嚴啊。」「這家的大俱利怎麼畫風不太對……」




審審被拖回家後


  「別拿我的身體去招惹其他不三不四的女人。」
  「啊……你怎可以這麼diss其他家的自己的老婆s啦!」

  大俱利 in 審神者身沉默不語,氣得炸鍋。

  「好啦是我不對,是我太頑皮……別氣啦bb。」她用男人的身軀,將自己的肉身推倒在床上再緊緊抱住:「原來男生抱女生……你抱著我、是這樣的感覺啊……」

  被她圈在懷裡的那一團怒火漸漸地降溫。
  大概十分鐘後:「哎……阿龍你是怎麼抱到一整晚的啊?手臂開始麻了……」

  變回來只是眨眼間的事,好比惡作劇的精靈忽然一彈響指,魂魄瞬間入位。
  「啊!」她從溫暖的懷抱中抬頭,伸手摸摸那張褐色的臉:「回復了!」

  大俱利調整姿勢將她抱得更緊:「還是用自己的身體比較舒服。」
  她卻在心中哀怨:想做的事情還沒全部完成啦嗚嗚嗚……

  「澄。」
  「嗯?」
  「我想要。」
  「不行。今天我沒有試到用男人身來一發,你也不准。」
  「……」





-fin-
08/01/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