დ 刀女審 / 大俱利×女審 / 禰禰切丸×人外娘
დ 腐向 / 浦亂 / 土方組




——————————



❣ 長船派美男烹飪教室之情人節巧克力工作坊 ❣



♡♥♡♥♡♥♡





  歡迎來到長船派的美男烹飪教室。今天為您指導的老師,是燭台切光忠與小豆長光(圍裙造型)。

  這一堂課可是特別的,有今生冇來世(?),是情人節 special edition ,教大家由零開始,製作屬於自己的巧克力,送給心愛的他/她!

  「雞蛋六隻,糖呢就兩茶匙,重有啲橙皮添……」
  「等一下、小豆,我們今天不是要弄巧克力嗎?」
  「呀哈哈……是的,只是覺得這句台詞很有趣,很想唸一遍。」
  「好,那麼,我們帥氣地開始吧。」

  環視現場,是次參與的學員有:
  霸佔了第一排握jer握手風景位的審神者.澄、本丸家務總管河童小姐、兵役服得水深火熱(?)的小小大將軍浦島虎徹、兼桑頭號迷弟堀川國廣……哎,還有一位窩在最後排山頂位的朋友——白布蒙頭的山姥切國廣。

  堀川轉身輕拍了自家國廣兄弟的肩,向他拋出了一記鼓勵的單眼:「兄弟,你行的,要好好加油喔!」
  「……嗯。」那名內向的青年把頭上的斗篷拉得更低了。

  「首先,我們先把可可粉和奶粉混合……然後開火把黃油煮溶……」小豆先生示範的同時,不忘環視學員們是否跟得上進度。
  大部份都做得不錯,除了……呃,與他對上目光的審神者。

  她的桌面只能用「災難」來形容,啡色和白色的粉末撒到到處皆是,黃油竟連著包裝紙下碗……連燭台切先生也皺起英挺的眉宇:「澄醬?」
  「呃……嗯???」她手握著攪拌棒在空空如也的盤子裡轉,被燭台切點名後才如夢初醒,瞥一眼手中的狀況……「啊啊不好意思、我這就清理一下……」

  話是這麼說,一雙燦金色的大眼睛依然不捨地在兩位老師身上徘徊,眼底裡的心心浮現得十分明顯,根本沒有顧及手邊的工作。
  「澄小姐,妳的口水都滴到材料上啦,好不衛生啊……」堀川國廣也忍不住真誠地吐槽。

  「哈哈,別緊張,我去幫幫忙好了。」小豆先生爽朗一笑,就向審神者的位子走去。啊啊啊啊太棒了!!!老師要來手把手教我嗎???(審審大興奮)

  忽然「呯——」的一聲,大門被粗暴推開,一股肅殺之氣席卷教室。
  「我也來上課。」

  「呃……阿龍?」審神者瞪大眼睛,怔望著黝黑頎長的身影走到自己面前。
  大俱利伽羅掃視尤如戰後般狼藉的桌面,又瞥向停在桌邊的小豆長光,俐落的一句:「我跟她同組,讓我處理。」
  小豆老師沒有任何不悅,笑著點頭:「歡迎新同學,那麼我們繼續吧!」

  啊啊啊跟猛男老師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就這麼粉碎了啦!!!審神者睛天霹靂。
  她指向其他位子示意:「不用你幫忙,我自己來!你要上課就自己一組,去那邊,GO GO GO!(揮手)」

  他輕彈她的額一下,看著她嚶嚀一聲按住眉心,他哼出了既是不滿又是無奈的嘆息。真的,這教他怎麼能放著這傢伙不管啊?
  大俱利逕自拾起抹布和瓢盤,著手清理。但當發現她仍沒放棄盯著講台吃視覺的冰淇淋,他忍不住從背後伸手遮住她雙眼,輕咬她的耳背:「夠了沒,我要生氣了。」

  「嗚……」耳背的觸感害她混身一顫:「好啦好啦……你先放開我,這樣會弄花我的妝耶……」
  他的手離開了她的眼,改為勾起她的下巴,低頭在她唇邊啾了一下才肯放開。

  另一邊廂,浦島虎徹同樣混亂。
  「這是可可粉還是巧克力粉啊?看起來都一樣啊……啊龜仙不要爬進碗子裡啦!那是牛奶耶!」

  「浦島你的黃油燒太久了!」燭台切先生趕去替他熄火,但沒能阻止另一樁事故發生——
  拿起攪拌棍的浦島:「咦,怎麼可可粉裡有硬硬的……啊!!!龜仙在裡面拉屎了啦!!!」

  旁白君向浦島小弟表示:別慌,去年情人節,你家審神者也炮製過加入了鼻屎的P●cky巧克力棒,所以放心吧,你不是第一人。
  審審的結局是被收禮物的對象嫌棄了,小弟你自求多福吧。


* *


  工作坊結束了,真正的考驗現在才開始。把傾注心意的巧克力送給心中的那個人,不知道對方會否喜歡呢?味道還好嗎?

  山姥切國廣做出來的是一顆大心型巧克力。他仔細地用食物袋裝好,綁上漂亮的紅色蝴蝶結。凝視著自己的成品好一會,他垂下肩頭嘆了一口氣。

  「怎麼啦,兄弟?」堀川拍拍山姥切的肩膀。
  惹來一聲更重的嘆息,頭上串串黑線垂下:「根本……不可能送到她手上……」
  堀川認真思考了一下:「我們找澄小姐幫忙吧!」
  未等山姥切反應過來,堀川已把他拉到自家主上面前。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把被被的巧克力代為交到桂醬手上?」審神者立即意會過來。
  「是的,因為只有澄小姐才能接觸到桂己小姐吧!」

  隔壁本丸的狀況他們皆耳有所聞,先不說那邊的審神者身邊常常繞了一堆刀男追求者親衛隊,光是一個大家長壓切長谷部單親爸兼護女狂魔,就絕對不會讓陌生男性靠近她方圓十米以內。

  「還是……算了吧……」山姥切小朋友已把自己裹成了一顆糰子。
  大俱利看不過眼,冷冷地瞅著他:「是男人的話就親自去找她。」

  「呃……桂醬的狀況是比較特殊啦,我這次就幫幫他吧。」審神者真怕,大俱利的氣場會將這害羞小子壓逼到鑽進地核深處從此出不來,趕緊隔在他倆中間緩衝。
  「太好了!謝謝澄小姐!」堀川表現得比當時人高興。

  其實大家心裡都瞭然,喜歡上另一個本丸的審神者,是不會開花結果的。
  不過,這也是附喪神化身成人後經歷的寶貴一課吧。



♡♥♡♥♡♥♡




  禰禰切丸不懂情人節是怎麼一回事,只是路過聽到一些孩子們談起這件事。

  包丁藤四郎格外ワクワク:「所以啊、待會我要去討巧克力啦!」
  「人家說,這是女生送巧克力給男生示愛的日子啦,不會有你的份兒吧?」秋田藤四郎斜眼他。
  「啊,我聽說有『義理』這回事啦!告白對象以外的人都能收巧克力喔!」
  「即使如此……」平野藤四郎冷靜而理性:「恐怕大俱利伽羅大人不會讓你接近到主公。」

  「那、我也可以去跟河童小姐要啊!她又溫柔、又體貼、又會做料理……更不會對我兇巴巴的!」包丁說到興奮處,杏色的圓眼睛閃呀閃:「真想她快點嫁人,那麼我就有人妻可以蹭蹭抱抱撒嬌了!」

  所謂童言無忌,但這句話落入禰禰切丸耳裡,不知怎的就有種刺刺的感覺,叫他忍不住駐足瞄了包丁一眼。
  注意到大太刀的目光,平野一捏包丁的袖子,嚴肅的神情示意他別再亂講。

  就在此時,他們談論的女主角——河童小姐現身了。森林綠的修長身姿披著素色浴衣,款款步履穿過迴廊,恰似一嬝春風,輕輕拂去積在他心頭的霜雪。
  她對所有孩子點頭微笑打招呼,而只有朝向禰禰切丸笑時,黑色眼眸裡才亮起了爍爍星光。

  「河童小姐!我——」
  包丁話沒說完,就被兩位短刀小兄弟掩住嘴巴、一左一右架起:
  「我們還有事要做啊,對嗎平野?」
  「沒錯,抱歉禰禰切丸大人、河童姑娘,我們先告辭了。」
  瞬即以機動MAX遠離現場。

  剩下一神一妖對望,她的笑容添了一抹羞澀。低下頭,捧起一個樸實素雅的木質小盒子,盒身以一串典雅的硃砂紅流蘇繩子綁好作點綴。
  綠色的纖長指尖拈住繩子一側,一拉再打開蓋子,四顆方型巧克力各以蛋糕紙墊著,一顆一格排列得整齊美觀。每顆巧克力上,用粉紅糖片、白糖霜裝飾出櫻紛雪吹的圖案,非常精緻。

  禰禰切丸不禁讚嘆:「好看……這是妳造的?」
  她點點頭,揀出一顆巧克力遞到他唇邊。

  自然而然地,他張嘴接下,一腔醇而不膩的甜充盈舌齒之間,漸融之頃,還嚐到一絲絲櫻花的淡香。化於口中,滲進心間。
  那雙漆黑的大眼睛裡,閃爍著期待又似探詢的光芒。於是他用肯定的語氣,告訴她:「味道很好。」

  剛才孩子們好像說過,女生在情人節送巧克力的意思。可是他一副心思都被包丁那句人妻發言吸走了,反倒記不清他們最初的對話。他仍舊沒搞懂情人節,但他一定記得她此刻臉上的笑容,叫庭園中的山茶與梅花都失一縷香。



♡♥♡♥♡♥♡




  床頭小几上,玉桂蘋果蠟燭的火光搖曵生香,薰得滿室暖烘烘的。

  審神者嚐了一塊巧克力——她和大俱利合力造出來的,沒有任何裝飾、形狀也不算工整的褐色球體,外表看起來非常寡陋。
  可是,「沒想到味道還不錯喔,神奇。」

  他們並沒有放太多糖,嘗試用另一種方法調味——橙皮的微澀與甘香,巧妙地融進了濃郁的可可之中。原來廣告食譜「加啲橙皮」唔係鳩嗡架。
  乍看沉悶淡漠,細嚼之下美味難捨,像極了身旁的人。她竊竊地笑著想。

  「阿龍,你也嚐嚐吧,這個沒有很甜喔~」女孩賴在他臂膀拈起一顆,湊到他嘴邊搖呀搖。
  他的回答在意料之中:「不用,妳吃吧。」金色眼眸看著她,斂下不經意的溫柔。

  她眼珠子一轉,一口噙住巧克力,雙手攀上男人的脖子,直接送上自己的唇。
  兩臂一收抱緊了她,對甜食沒興趣的他,卻並不討厭在味蕾上散開的微甘果香,還放肆地舔上她淘氣的小舌,直到口裡的巧克力徹底融化才肯放開。

  水亮的玫紅色小嘴半張,喘著氣好半晌才能說話。
  「阿龍,我告訴你……今天其實是我生日呢。」

  甚麼情人節,他覺得無聊死了;可是,他最愛的女人誕生日,那意義完全不能比擬。
  「那妳想要甚麼?」低沉的聲線像被糖泡浸過,格外溫柔。

  黑色小腦袋窩在他的肩搖搖頭:「甚麼都不用,我只是覺得你應該要知道。」
  「真的,想要甚麼,快說。」左手食指和姆指輕輕扣起她的下巴,這張淡抹妝容印入他眼底。

  「唔……那麼……」蘋紅的笑意在她臉上綻放,橙金色的眼波如燭光晃惚,叫他有些暈眩。
  即使她故意為難,說想要水中的月光、流星的尾巴……再任性的要求,他都願意想辦法嘗試。只為了,眼前這一株笑靨永不枯萎。
  「我想要明年生日、再下一年的生日……總之以後,你都要在我身邊喔。」

  他用一個更深更綿長的吻回應了她。
  床頭小几上,那燭火燃燒的酒香愈發醇厚,徹夜未休。



♡♥♡♥♡♥♡




  堀川國廣敲開了和泉守兼定的房門,躡著手腳爬了進去。
  和泉守失笑:「幹嘛神神秘秘的,我們又沒有甚麼不可告人?」對啊,你們的關係在太陽底下誰不知道。
  「那是因為……我不想吵到長曾禰先生。」

  和泉守露出了暸然的表情,也是的,那位整天怨念連弟弟都有春天了可是我還交不到女朋友(?)的大漢,就住在隔壁房間。他今天應該一整天都會躲在房間裡打丁隱世,以免遭受閃光彈攻擊。

  「嘖……真麻煩,為甚麼非得要遷就他啊。」
  「沒辦法啊……對了,是說,我弄了巧克力給你喔!」堀川把用金絲帶包裝的酒紅禮盒推到和泉守面前。
  「嘿,謝謝!」長髮青年的俊朗臉龐上掛起笑容:「我一個也吃不完,我們分著吃吧!」

  在堀川內建 F●cetune 濾鏡的雙眼中,和泉守的笑臉帶著閃光和飄花特效,看得堀川春波蕩漾廚氣四溢。我的卡捏bb實在太美了啦(捂心口)
  氣氛正好,倏地門外一陣嘈切的腳步聲,啪噠啪噠踩碎了一堆粉紅泡泡。

  「嗚大哥你要幫幫我!怎麼辦啊!」
  被驚擾的脇差和打刀一同往門外探頭,只見浦島虎徹神色慌張地在廊上跑過。

  「浦島君?」堀川追上前,伸手攔下他:「你是要找長曾襧先生吧?可是,他今天……狀態不好,不要打擾他比較好。」想到浦島也有小女友(???),待會不小心刺激到他就不妙了。
  「咦,大哥生病了嗎?不嚴重吧?」

  和泉守忍俊不禁:「哎,你大可放心,他休息一下就好,死不了的。」和堀川一同將浦島領回自己的房間,才問:「你這麼慌,發生甚麼事啦?」
  「啊,是咁的……我把親手弄的巧克力送了給亂醬,可是她生氣了……」男孩一雙肩膀垮下,一貫充滿朝氣的臉也密佈上灰雲:「她現在完全不跟我講話了!我要怎樣哄她才好啊!?」

  方才的畫面歷歷在目:亂藤四郎咬下第一口巧克力的當下,一張美麗臉蛋即癟成青綠色,櫻桃小嘴嘔出那一坨啡色的流質物體。
  「 (°ཀ°) 這……這是甚麼鬼東西呀!!!好難吃呀——!!!(飈高音)(╯ŏ口ŏ)╯~ ╧╧ 」
  就這樣,浦島虎徹被小亂娘娘大腳踹走。

  如果看到激嬲女友之類的專頁上,出現一則「情人節時男盤油送了難吃得像屎的手作巧克力給我,不會做甜品就不要做啊,直接去買G●diva啦!ヽ(`Д´)ノ」的po,那投稿人有高達八成機率是亂藤四郎。

  堀川與和泉守互望一眼,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和泉守更是忍不住白眼。
  愛莫能助啊。

  正於此時敲門聲響起,「來了,誰?」堀川拉開門,散發著低氣壓的長曾禰虎徹佇立面前。
  「啊,大哥!你身體還好嗎?」
  「剛才你們說的……我都聽到了。」

  長曾禰在自家弟弟身邊坐下,極為嚴肅地盯著他。浦島直身子,恭候大哥給予的寶貴意見。
  「關於感情問題,我一律建議分手。」

  「呃……咦咦咦?!」
  堀川 & 和泉守:「……」



♡♥♡♥♡♥♡





-vvv-
08/02/2021



——————————



沒甚麼營養的傻白甜故事,單純是情人節兼審審生日便無腦曬我家的CP
禰禰切和河童小姐這對,狀況是:周圍的人看到他們都懂,就是兩位事主自己不太懂ww
土方組和浦亂依舊歡樂,是說我家浦島似乎還未知道亂醬是男孩紙喔

至於我家被被對隔壁審有意思也是bz問他問出來的……關係太複雜了啦XDDD
最終巧克力有沒有成功交到她手上,就待不知有沒有的下回分解了www

這次沒有燭壓切,因為bz說光忠沒有成功送出巧克力給長谷部,我就不寫他們的部分了(躺平)
到底他們甚麼時候才能增進到好感啊啊啊……(嚎哭)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