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向 / 刀女審 / 大俱利x女審
➺ 刀審交往前小段子
➺ 畫風很鬧 / OOC注目



————————————————————



|| 漪溣 ||





01.


  審神者認為大俱利伽羅傷到腦了,反之,大俱利伽羅認為她才是長年腦抽風病患。
  這天她又無端病發,抬著一個等身大的充氣娃娃來到他面前。娃娃的臉,眼大、鼻粗、嘴巴厚。

  「這個送你,不用謝我。」
  在滿屏的黑人問號中,她逕自介紹起這位叫Mary(??)的「美麗女性」是多少宅男心目中的女神(?),慰藉了千百顆寂寞的心、安撫了幾場孤單無眠的夜……

  啪——是娃娃面朝下與地板接吻的聲音。

  「喂你怎麼把Mary拍到地上啦!!!!」

  噗——是皮鞋踩破了娃娃皮膚的聲音。

  「啊這個娃娃你知道多貴嗎!!!我還特地去找石切師父開光祈了福才送你的呀!!!你這沒良心的人竟然隨便糟蹋——」(等等,石切丸表示困擾)

  呀痛——這是少女因為手腕被使勁握住而發出的聲音。

  「妳不是一直喊窮嗎,還花錢買這種垃圾?而且,我說過,我是妳的刀,不准把我塞給別的女人。」就算只是充氣娃娃。噢不,這好像更糟。

  那道燦金目光向她噴發出熊熊烈火,火舌咆哮著憤怒,她嚇得拂開他的手退後兩步。

  拂落的,還有他眼底深處墜落的哀傷的餘燼。
  他轉身離去的背影,拖著地上頎長的影子,竟也拖著一絲絲落寞。

  她邁開腳步追上去,扯住了他的衣角。
  「等一下!」

  他回頭,瞧見她認真的神情,金瞳裡又燃起了一點點盼望。

  她一字一頓、清楚地說:「損毀Mary的錢,在你今個月的薪水中扣回來。」

  古今天地悠長歲月中,唯獨這個女人能夠讓大俱利伽羅覺得,自己是個智商負數的笨蛋。



02.


  既然強硬的招式不行,那本姑娘就試試8奇兵法之一的——以退為進(條目不存在)

  臭男人們嘛總有征服欲,女人都是白月光和朱砂痣,愈得不到的愈令人心癢。那麼,我就主動讓自己變成白米粒和蚊子血,撲熄他那團火。

  我徊環播放了不下十次《勇氣》,才膽敢走到他面前。正巧晨早空氣,清新開朗,蠻適合打老套招呼。
  按《娘娘兵法》(亂藤四郎 著)所授,抬頭45度角 + 睜大眼睛,擦了奶茶粉的唇微彎,語氣要盡量放嬌俏。

  「阿龍,早安!今天天氣很好喔?」
  這是他曾經表示覺得很有型的中二稱呼,沒想到真的會有派上用場的一天喔。

  見他先是一愣,我是否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了呢?他會感到沒趣轉身掉頭走、還是會質疑我今天的開啟方式不對 = 有病?

  呃,答案是以上皆非——我被攔腰摟過,貼在他自稱很壯的胸膛上,粉嫩的櫻吹雪在頭頂飄揚。
  他的眼神也跟櫻一樣柔和:「妳再喚多次。」

  這個故事教訓諸君,暗黑兵法切莫胡亂以身試伏,不是人人都能成為戰術大師的。



03.


  「你……你可別誤會。我不喜歡你,死心吧。」但為甚麼,橘色的眼波心虛地游移了?
  「哼,是嗎?」男人湊近她,不常有表情變化的褐色臉上,揚起有點玩味的眼神:「可是,妳有偷偷藏著我的照片……」

  「你怎麼——」話一出口即摀住嘴巴,這豈不是此地無銀?
  慢著,他又是怎麼發現的啊?!

  「不喜歡又留著我的照片幹甚麼?」
  「我……我只是想研究你究竟長得帥不帥。」她的神情正經中夾雜疑惑,盯著他的五官:「很多太太說你帥,但我沒有這樣的感覺……」

  他回望著她,一聲不響地卸下外套,脫掉白T恤。結實的咖啡色胸肌,向她漸漸靠近。
  她呆望住眼前景像,逃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端詳著她臉上難得抹上的羞赧紅暈,雖然嘴角依舊因為面癱症而不笑,但眉宇間明顯溢出得意的笑。
  「明明很喜歡。」

  「我……才沒有!!!你這變態露體狂——」她觸電似地回過神來,隨手撿起地上的衣衫向赤膊的物主丟回去。「你的衣服有汗味!你本刃也有汗味!就算有大基胸也不OK呀不要靠近我!!!」

  驚到要吃手手的審神者逃離現場後,趕緊開啟了一些俱燭糧壓壓驚(?)。她吃著吃著,滿足之餘又迷惘……
  娶到帥氣又賢惠的主夫的大俱利、跟奶到黑肉大波波的光忠,到底哪一方比較幸福……(腦袋上轉著loading小圈圈)



04.


  風淡過池塘,柳絮扶落幾圈微漪。
  誰的身影掠過心尖,催眼中點點淚花飄零。

  她曲成一團蹲在地上,頭顱深深地埋在膝蓋間,肩膀抖簌得像被豪雨潑打的葉子。

  大俱利伽羅抱著一顆趣怪的毛公仔走來,淺褐色的,絨絨的像一顆麵團。
  遠遠看到她卷縮抖瑟的背影,他的心,也跟著揪成一塊。

  滂沱大雨傾瀉,在她那自畫為牢的小小空間裡。
  不問雨從何而來,他只願涉進雨中,為了許她一片開朗晴空。

  半跪下來,拿手中娃娃輕觸她髮頂。
  她不一定對他笑,但她常常對著這些毛公仔笑。毛公仔很可愛,然而抱著公仔露出笑容的她,可愛更多。

  緩緩地,她仰起被淚水洗濕的小臉。紅透的眼眶裡,竟不是裝進她最喜愛的公仔,而是男人關切的容顏。
  一股莫名的引力拉扯著她,她站起來揪過男人的衣領,有點粗魯地撞上他唇。

  驚鴻一剎,搖曳的木葉靜了,錢塘的漪淪定格了,芊陌間的蝶舞暫止了。他的世界,只餘下唇上的溫度和觸感,在感官的山河脈絡中跳躍流動。
  闖過多少重關山,砍下敵軍首領的頭顱,也比收穫這個吻要輕易百倍。

  怎麼可以放手呢?他不客氣地一手桓上她的腰,另一手按住她的後腦,將這一吻深刻地鎖定。趁她想吸一口氣的時候,把舌頭探進她嘴裡翻遍所有,嚐到微鹹的淚水的味道。

  娃娃早已掉到地上,風輕撫它軟綿綿的身軀,白絮溫柔地拍拍它頭頂,似是在安慰它被打得火熱的人類置之不理。

  一吻終於緩過來,她的粉臉貼在他的頸窩上喘息,全身都被他濃厚的氣息包圍。

  「你的汗味好重……快給我去洗洗。」她悶悶的嘀咕,卻沒有要推開他的意思。「我絕對、絕對不會跟發出臭汗味的男生約會!」
  「明白了。」低沉的嗓音裡錠下決心:「那改掉之後,妳就跟我約會。」

  她未及回應,雙唇又再被一個淺吻堵住。



05.


  「你不覺得……你這樣很OOC嗎……」
  「是啊,誰叫我喜歡妳。」

  不是傻了才喜歡妳,是喜歡上妳才傻了。




-tbc-
16/02/2021



————————————————————



附送小劇場一齣:大俱利伽羅跟伊達組小伙伴們的相處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