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歌仙兼定×水原冰
■ 跟隔壁可愛的審神者換糧




—————



〈梨花淺笑〉




  青石橋上飄著季春之雪,不是來自雨霽後空濛的天,而是來自夾岸玉立的梨樹。
  燕尾蝶翩然於漫漫花雪中,在橋頭,游過一雙深似湖水的靛藍眼睛。

  伸出指尖欲挽,蝶卻無視你的阻攔,歇在你身旁的女子盤起的髮髺上。你漠然地伸出手,捻去一瓣沾在她深褐色髮上的碎白,順道趕走了竊香的蝶。
  「歌仙?」她輕喚,墨色的視線只瞥了一眼從頭上飛遠的蝶,便定晴向你。

  燕尾蝶悠悠落到橋邊碧草中的牡丹叢上。紫藍色的琉璃翅膀,跟她身上一襲白地和服上的藍綠染蝴蝶圖案,很像。和服繫上深紫色的腰帶,正好呼應你一身雍容恬雅的葡萄紫和裝。
  要是說,她平日樸素簡約的襯衣黑裙,是採新枝浸泡的清茶;那麼現在這身裝扮,便是梨花煎雪煮出的酣酒。

  「冰。」你凝視著她,各種頌讚佳人如花美眷的古詞,乘著白驅在你腦中奔馳一趟,最終說出口的只是:「妳很好看。」
  「咦?」淡淡的紅暈浮現她臉上,她有些呆愣:「你怎麼搶了我的對白……」
  她這傻氣的可愛模樣,叫你不禁輕笑。

  「不過,似乎還差一點……」你轉身往草叢中,採了一朵桃色的牡丹,別到她的髮髺上。端詳一番,滿意地點頭:「非常好看。」
  也許是與她相處太久了,濡染了她的小習慣。縱腹中有詩文三百,駢句成篇,出口都過濾成簡潔的幾個字。

  她看著你,臉蛋依然紅撲撲的,但開心地笑了,一樹梨花怎媲美她的笑顏。
  你牽起她的手,踏上綠苔半濕的石階,慢慢走向對岸一片雪白的花雨。

  池中有錦鯉相依,嬉戲水面浮花;天邊有燕雙飛,識別舊時歸路。
  橋上有佳偶同行,攜手走過凹凸不平的石板橋,走過冬雷陣陣與夏雪紛紛,直到歲月的風霜洗涮出華髮皚皚。

  執子之手,伴君終老。



* *



  她平常就不是那種搖步金蓮的斯文女子,然而穿著和服木履踩在微滑的石板上,她不得不小心翼翼。
  歌仙兼定溫柔而有力的大手攙著她,一步一步緩緩前進。

  他們走到橋的另一端,下了石階後,她突然止住腳步。他沒有催促,耐心地注意她的反應。
  她望向前方下陷的大水漥,春泥綿綿滲和落花……眉睫間攀上一絲困惱。

  她空著的另一隻手提起和服下襬:「不好意思,歌仙,等我一下……我不想把你送的衣服弄髒……」
  「妳別動。」他鬆開了手,下一瞬間就將她整個抱起,等她回過神來,頭已靠在他寬厚的肩上,聞到他身上清逸的牡丹花香。

  ??!!??!!?????!!???!…………
  無數個感嘆標點在水原冰內心以高速彈幕式飈過。

  抬頭,梨花飄落醺了他的笑,格外迷人:「這就行了。」




-fin-
21/02/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