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向 / 刀女審 / 土方組(腐)
❖ 安定➜審 / 大俱利×審 前設




———————————————



|| 歸還.那些小片段 ||





一、


  審神者領著第一與第二部隊從連隊戰的演習中歸來,鎧甲珮環之聲在玄關鏘鐺沓過。
  因為疲倦而散渙的橙金色雙瞳,在瞧到立在大廳中等待的緋紅色身影那一刻立即燃亮。

  「小清光!!!」未待他開口說出台詞,她已一個箭步衝上前撲抱,衝力之大把男孩推倒了在地上。「歡迎回來啊!!」
  她用行動證明了,加州清光有被她好好地愛著。本來想嗔她兩句「忘了時間沒待著好好迎接我啊」,都被這個熱情的擁抱消融了。
  「澄醬很想我吧,好開心~」

  「啊,你回來了,那麼就要讓安定出發了!」她邊喊邊站起來,看向一早待在那裡的大和守安定。一早打包好的修行道具和細軟,就在他腳邊。
  多麼細心又周全啊,審神者心裡感嘆。

  加州清光站起來,跟在場的堀川國廣與和泉守兼定寒喧兩句後,就被大和守安定用力地截了截他的額:「不用看著我出門了,你給我回去休息。」
  紅與藍的目光互相傳輸,像數據的接收,當中是否有更多的訊息含義,大概只有他倆讀得懂。
  審神者欣賞著這一幕,嘴角溢出曖昧的姨母笑。

  「喔好,那我去休息了,你加油。」拋下這句,清光再朝審神者嬌媚一笑,便轉身往臥室方向走去。
  大和守面向審神者,對於她的謎笑並沒特別反應,恐怕是已見慣不怪了。他一臉的風平浪靜,似乎在等候她的指示。

  「那麼,安定……啊!!!!!」她突然想起了甚麼不得了的事,炸出一聲驚叫。「我一時忘了虎哥去了遠征還沒回來……要等他嗎?」
  黑髮少年不加思索:「不用這麼麻煩,別等了,我直接出門就好。」

  呃、呀……好吧……是你們要排擠虎哥啊,不是我的錯!審神者心裡喊道。



二、


  「我是大和守安定,為了成為現任主人的愛劍,我去直面了過去,如今回來了。今後也請多多關照。」
  身披素衣的少年回來,星塵拂面,碎雪沾襟,寒月沉於散開的烏絲間。

  錯愕與憂心定格了她。他身上的蒼白,染著一片離喪的哀愁。
  雖然在他出發前已經詳談過好幾次,她仍沒有把握,真切地再一次經歷前主死亡的他,能否承受、又用甚麼方式去承受這份衝擊。

  她無法想像,他在那個人的塚前插遍幾了支茱萸,又奠下了幾盅悲痛。
  她無法體會和分擔他的痛,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守在這裡,等待他。讓他知道,她的本丸永遠是他們的港灣。

  「放心,我並沒有強逼自己。」他的聲音清朗,與他那雙藍眼睛一樣,晴碧萬里,一掃冬夜的寒意。 
  「如妳所見,我沒有忘記沖田君,他的教誨我會一直放在心上。」他按住左胸,眼神中錠下一重堅定。「可是,我並不是完全因為他的說話,才想要效忠現任的主人。我想留在妳身邊,成為妳的刀,這是我一早決定好的事。」

  他眼裡映著審神者專注地聆聽的身影。
  「現在的我就是我,也是只屬於妳的,獨一無二的大和守安定。」

  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如同刀落,斬斷千絲萬縷的惶惑與不安。
  「嗯,我相信你。」月光撥開婆裟樹梢,照耀她遂漸展露的一彎笑容:「歡迎回來,我的安定。」



  回房間安頓好一切後,加州清光叫住了大和守安定。
  「喂。」紅色的打刀壓低聲線問:「你真的不告訴她……你真正的心意嗎?」

  黑髮少年一臉平靜,淡淡一句:「這樣就很好,我不想打擾她。」
  加州清光盯著他,血色的鳳眼瞇成細針,欲刺穿風平浪靜的表面,一睹藏在底下的情緒有多深多廣。

  大和守安定的眼皮半瞌,不知瞌下的有幾分是疲憊,又有幾分是情感。
  「累了,我要睡了。」言下之意是送客。

  清光無奈嘆一口氣,倚著門框拋下一句:「隨便你吧,不過……」他呶起小嘴:「老是被澄醬誤會我和你有奇怪的關係,也是蠻苦惱的啊~。」



三、


  「耶,怎麼沒有刃迎接本大爺帥氣地回來的?!至少堀川不可能不等我啊?堀川?!——」在玄關氣急地跺腳的美顏青年,是剛極化回來的和泉守兼定。

  「你這麼說,是不把我當人囉?」等待他的只有穿著便服的審神者,並沒有他預料中的伙伴們。
  「呃,我是指『刃』,他們呢?」
  「不用喊了,他們去了甲府城做特命調查任務,最快也得一天後回來。」
  「甚麼——?!」

  因應這次任務的時空地點,她派上新選組全員(除了正在修行的和泉守),湊上物吉貞宗、日本號就出動去了。
  雖然很抱歉,可是誰叫任務開始的日期,恰好撞上了你修行的日子,公事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啊,審神者攤攤手。

  「難得我變得這麼帥氣地回來竟然沒人看到,啊太不甘心了!可惡!」
  和泉守再不甘心要怎麼鬧,審神者決定一律等堀川國廣回來再處理。



  「啊……卡捏bb我想死你了!!!」堀川撲到和泉守懷裡,後者穩穩接住了他,順帶少女漫畫式的旋轉了兩圈 + 迸發出花花網點。「你變得更加帥更加好看了!天啊……(飄心)」
  「嘿,這是當然的吧!」

  放開懷抱後,堀川捂著心口跪坐,眼泛淚光:「嗚……我竟然錯過了你刃生中的重要時刻,好遺憾啊……」
  作為資深腐女子,怎麼樣的腐臭味沒嗅過,但審神者依然忍不住為堀川戲劇式的反應而白眼。

  「啊,我並沒有怪罪澄小姐!公務為重,我是明白的!」注意到自家主上的反應,堀川連忙解釋:「不過,情感上我就是覺得好難過啊……」繼續捂心口。
  和泉守也咬著牙:「我也一樣,希望可以讓你看到我歸還一刻的英姿啊!可惡!」

  之後每一天,堀川都至少唸一遍「無法親眼見證卡捏bb修行歸還好遺憾」,和泉守夫唱婦隨(?),煩人之程度堪比長谷部的唐僧式碎碎唸大法,審神者終於受不了。

  「啊夠了夠了!你們給我過來!」她扯著堀川奔往執務室,和泉守跟在其後。
  審神者解開存放道具的櫥櫃鎖把,抓出一部蘇言機墜到堀川兩手裡。
  「這個送你們,拿去用吧別再唸了。」

  蘇言機的作用類近錄影機,能夠重現刀劍男子在某個時刻的身姿。少年抱緊懷裡的法寶,水藍色的眼裡浮起剔透亮光,彷似少女漫畫裡的網點。

  「是……謝謝澄小姐!太好啦卡捏bb~~~~」
  「原來妳有這種好東西,怎麼不一早拿出來!謝啦!」

  她扶額看著他倆輕快跑走的背影,這樣應該解決了吧……希望。




—續—
28/02/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