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向 / 刀女審 / 大俱利×女審
➺ 某兩個老梗,tag在最後




====================



〈殘雲〉




  殘雲捲起陰暗天色,風壓離離草低冒出崢嶸怪石。

  大俱利伽羅站在坡上,迎風的琥珀色瞳仁變得警戒。
  那傢伙又跑哪了?得快點把她找回來,在空氣刮得更詭異之前——

  「阿龍——!」
  熟悉又活潑的聲音吹來,卻來自左右不同方向,兩把女聲重疊在一起。

  兩個女孩同時出現——過肩的黑色長髮、髮頂的蝴蝶結扣飾、橘色的大眼睛與深藍色洋裙……無論是長相還是外觀打扮都一模一樣。
  等一下,他的審神者可沒有孿生姊妹啊。

  「靠!!!妳這個假貨!」
  「妳才是假貨!妳是誰啊竟敢冒充我!」
  「阿龍不要被她騙了!我才是真的!」
  「假貨别靠近阿龍!!離他遠一點!!!」

  她們邊吵邊推撞起來,更在同一時間使出了審神者的獨有大技——憤怒值儲滿時會auto發動的直勾拳——互相打飛「自己」。
  大俱利伽羅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哭該笑,只得輕嘆一口氣。

  兩位女子倒在地上,未等她們站起來,他已閃身到其中一人面前,同時拔出腰間的本體。
  陰冷鋒芒刺透肉身的瞬間,發出了一聲不似是人類該有的嘶啞慘叫,女性的軀殼化為紫煙,散伕在灰茫蒼野的風嘯中。

  傳說中溯行軍會偽裝成審神者的模樣接近刀劍男子,今天被他們運氣好碰著了。

  其實這東西還裝得不錯的,連她的個性、行動和大技也一併複製到了嗎……大俱利在心裡這麼吐槽著,再收刀入梢,轉身走向在另一端跌坐的女孩,還不忘幫她撿起丟落在草叢中的髮飾。

  「有沒有受傷?」蹲下身來,指尖輕攏她額前亂了的瀏海,金色的目光一洗殺敵時的冰冷。

  「我自己也打得過他啊。」
  看著她氣噗噗地鼓著腮的表情,他忍不住俯下頭,在緊抿的橘紅色小嘴上嚐了一口。

  「回去了。」他例行的將她整個橫抱起,已經習慣了的她反射性地將兩手環上他的脖子。
  躁動的風終於稍微安靜下來。她抬頭,恰好看見灰雲漸融,一撮陽光灑落他褐色髮頂。

  「阿龍你怎麼知道……我才是真的呢?」
  「第一眼就知道。以後不准再亂來,乖乖的等我出手就好。」




#審神者に扮した敵が現れた時の刀剣男士
18/03/2021



——————————



〈驚霧〉




  趁午後陽光柔和舒適,審神者決定巡視本丸結界,這是她隔一段時間就會做的工作。審神者穿起一套印有水紋的白衣黑裙,不忘扣上她的護身符小石子,帶上道具才走出城門。

  一圈高聳的灰巖牆劃起本丸的領地,牆外繚繞一條清活城河,珮環之聲潸潸,水流澄澈如空盡見河床碧石。
  一條寬徑沿汾邊而走,徑外方圓無垠,盡是一片青黃芒草與麥穗花婆娑。乾坤氣流一瀉,麥浪層層往外推開,漸隱於籠罩著幽邈霧靄的遠方。那片虛無的煙波,正是結界的邊緣。

  首先,結界的穩定性偶爾會受穿梭時空的亂流、百年一瞬的星鸞月動等自然因素影響,如發現結界的力量蝕了,她便需要修補。
  其次,便是回收結界邊緣捕獲的穢氣,雖然這狀況比較罕有。每當有邪物意圖闖入、推進,皆會被纏困於這面麥叢之中慢慢消磨。回收有點像更濾水器的濾心,畢竟被污染也會減弱結界的強度。

  走在徑道上,四周祥和安寧,只有間歇性流動的𢁉象撥穗搖霧。她走了好一段時間,才拐了第一個彎,足見本丸之大。
  忽然,前方霧霾深處有動靜。非肉眼所見,乃五識所感。她岔出徑外,潛進麥穗田隙之中,芒草窣窣在霧裡響起。

  她驀然停下,草擦出細響猶續。她眼裡填滿警戒,轉往動靜出現的方向——
  「不是說過别再單獨巡邏結界?」

  黝黑的身影推開禾草,在白霧中浮現,從模糊到清晰如同鏡頭對焦。
  大俱利伽羅注視著滿臉疑惑的她:「太危險了,我陪妳。」

  那隻伸向她的手落空了,她敏捷地縮後一步。
  「澄……」
  「别過來!」她厲聲喝叱,同時解下腰帶上的八卦羅盤照向來人。

  一束銀光打在他半邊臉上,黝黑皮膚剝落,釋出綠紫纏繞之氣。證實她的判斷沒錯,這傢伙是偽裝的大俱利伽羅。
  身份敗露的敵人拔出腰間佩刀揮向她,削去幾棵稻頭。

  審神者手中羅盤一轉,一幅刻有「艮」卦紋的圓盾在她身前張開,刀鋒擊落的迴音異常清脆。
  她退開兩步,敵人又再進逼準備舉起第二刀。此時,一陣厲風嘶吼而至,卷起麥穗漫天如雨灑下。狂亂間,那身影從左肩至腰際斜斷成兩截。

  這時,審神者面前的圓盾早已消失不見,倒是風刃過處有淡淡銀光浮現出「𢁉」卦紋,一閃而過。橘色的目光冷冽,望著倒下的兩截肉身慢慢化成紫色粉末,染污麥田一小畝。

  「不是說過别再單獨巡邏結界?」
  同樣的聲音和對白在身後響起,嚇得她不輕。不會又多來一隻不速之客吧?

  回首,映入眼簾那張褐色臉孔上寫著擔憂。他的視線越過她,一瞥地上逐漸分解的屍身:「果然很危險……有沒有受傷?」
  說著,伸手把她牽到身旁,與幾分鐘前的情節九成相似。不同的是,這次她沒有避開他,更整個撲入他懷裡:「阿龍!」

  他一手摟上她的肩,另一手安撫以地拍拍她的髮頂。熟悉的氣味與體溫,叫她緊張亂跳的心馬上安定下來。

  「沒事,在我的領域裡,這些傢伙不是威脅。」她抬頭,撒著嬌扁起小嘴:「不過,又要花時間清理了呢……」
  「我陪妳。」他指尖一點她的鼻子,淡泊的語氣中然竟流露出絲絲溫柔:「工作完帶妳去吃甜點。」

  她開心地笑了,他是那一振只屬於她的、真正的大俱利伽羅,全世界最寵她的男人。




#刀剣男子に扮した敵が現れた時の審神者
25/03/2021



====================



塞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審神者能力設定……
有些本來就有初步構想,但懶得整理細節,寫文中途靈光劈頂「噢可以這樣那樣」(即是怎樣)就補了。
我家審戰力是OK的 by 噗神bz ,沒有一打十那麼逆天,但一對一自保是足夠。

卦象的招式同時只能使出一種,力量會因環境條件(氣候、季節、地形等)而加強或減弱,比如說在山林中用震(雷)巽(風)、臨淵之岸用坎(水)有利;反之在屬性相剋的地方會變得不好使,場地魔法的概念。
在自家結界裡就用甚麼都好,而且敵方會被debuff(((
順帶想提一下,坤(地)比較特別,是專門用於手入治療的力量。

詳細我有空就做一做圖表吧(反正只是給自己記錄用)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