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夢腐雙開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燭壓切擦邊
➤ 之前的回合s:走這裡
➤ 角色名字是擲骰決定的,覺得奇怪別問作者為甚麼。




———————————————



〈April Fool〉小玩笑




  據說對廣光先生釋出好感、意圖跟他調情,只會獲得他冷漠的神色一幀,冷得讓人產生置身於極地冰川的錯覺。
  牧野澄盯著這張萬年都同個表情的褐色臉龐,又勾起了她的作死實驗精神。

  「別用奇怪的眼神偷看我。」廣光俱利的視線突然掃過來,嚇得她身子一直。
  「哪裡奇怪了,而且……我才沒有偷看!」她挺起腰板:「我是在光明正大的看!」

  鐵板臉上流露出一絲關愛。
  「妳又在打甚麼主意?還是不小心撞到腦了?」

  本想嘴回去的她,忽然靈光一閃,一個小念頭像火花擦開。一瞥電腦屏幕右下方的小數字……
  在這天跟鄰座的同事開個小玩笑,應該不算是過份的事吧。

  「誒……不知為何就是想看著你嘛。」她眨眨眼,俏皮一笑湊近他,語調也加入兩分嬌嗔:「我不會是有點喜歡你了吧……」

  她心目中的劇情走向是:他會反一個由太平洋包覆至大西洋的白眼,再放一句狠狠拒絕或肯定她撞到腦的說話,把所有粉紅愛心光波反彈回來。然後,她會豪邁地仰天花板大笑三聲,再送他一句 Happy April Fool 。

  一秒、兩秒、三秒……預想中的白眼和鹽對應並未出現,取而代之是他靠近的面容,那雙注視著她的金眸暖烘烘的。辦公室的空調突然一點也不冷,溫得她有點想脫下身上的針織小外套。

  「剛好,我也覺得我有點喜歡妳。」
  她從沒聽過他用這種語調講話,釋放出的磁力嚴重干擾她的腦電波——噢不,連心跳都受影響,極其紊亂。

  不!這絕對不可能是真的!
  「啊!我知道了!我不會上當的!」她輕拍桌子退後,拉開距離。「差點被你反過來戲弄了!可惡!」

  他仍看著她,只是眼中的光彩已沉下。

  「不過你還裝得挺像樣的啦……真正撩妹的時候能試試,可以可以。」
  她的「鼓勵」換來他用原子筆輕敲她的頭,附以一記能橫越大洋的白眼。



* *



  下班後。

  「小伽羅。」會喚他這個兒時乳名的人在這世上沒幾個,長船光忠是其中之一。「在辦公室調情别太明顯了,被投訴的話我只能秉公處理。」

  廣光俱利對他投以疑問的眼神。
  光忠清清喉嚨,闡釋道:「你和牧野小姐老是咬耳朵的,我看到了。」

  那傢伙知道被男神部長注意到應該會感到很興奮吧——這居然是第一件聯想到的事,連廣光俱利也覺得自己的思維不正常,肯定是被她傳染了。

  然後,他把第二件想到的事說出口:「你和你男友才是,最顯眼的是你們吧。」
  光忠有些訝異地回望他,並非因為這小子出言反擊,而是因為他居然沒有否認。

  「所以小伽羅真的談戀愛了嗎?」
  「沒有這樣的事。」
  「原來是在單戀嗎?要加油啊。」

  光忠的慈父式笑容,得到俱利一個示意他閉嘴的微慍表情。




-tbc-
01/04/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