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燭壓切 vs. 日壓切 三角戀大亂鬥
➺ 夢向前設 / 刀女審 / 大俱利×女審
➺ 各種OOC / 惡搞 / 網絡梗迷因捏他有




——————————



《相思無著》番外
那個沒有用的CP小組




  在審神者鮮少開早朝和宴會的情況下,大廣間旁邊的小型會議室使用率遠比前者要高。會議室的U型長桌,剛好可以排放七個座位:主席、左右兩旁各三人,正好容納審神者與一支部隊討論要事。

  一身OL套裝的年輕女子坐在主席位置,幼框眼鏡於亮白的燈光下折射出一束凜光,如同雷達將席上的六位刀劍男士掃視了一遍。

  「在坐各位都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就不再重覆廢話了。」
  說著,大班椅俐落地轉了一圈,黑絲長腿(?)筆直地一站,女子向牆上的大白板用力一拍!氣勢好比敲響沙場上的戰鼓——

  「促進燭壓切感情作戰方法研討會,正式開始!!!」她大聲唸出寫在白板上的標題大字,繼而雙手拍案:「總之,各位有甚麼策略,不妨提出!」

  大般若長光兩手交握,鳳眼嚴肅地半瞇:「直接把他們丟進出那個不來的房間,直接來一發(ry)吧。」
  哇沒想到般若大哥你的想法這麼進取呀!然而更教人吃驚的是,他鄰座的小豆長光也點頭同意:「一發不行,就來兩發。」

  長船派的型男不是走溫文成熟穩重路線的嗎???原來我一直搞錯了啊!!! << 審內心吶喊

  「呃這個……可以記錄下來,不過還是先看看其他方法吧。」審神者轉向鬼主意多多的鶴丸國永:「鶴球!你怎麼看?」
  「呃唉,抱歉……」白色的太刀難得苦笑:「之前試過很多次類似的方法製造機會給他們啦,但好像都不太湊效……」

  太鼓鐘貞宗與鶴丸互望一眼,二人想起他們的惡作劇……

  那次,他倆突然 jump scared 長谷部令他倒在光忠懷裡,卻換來兩位當時刃一臉尷尬。之後,長谷部讓鶴丸等人吃了一天臭臉色,光忠則是掛上了璨然得令人發寒的微笑……

  此後,鶴丸和太鼓鐘都不敢亂來了。

  「從來沒看過小光那麼生氣啦!好可怕!」餘悸令太鼓鐘禁不住哆嗦,「所以說,由他們自由發展也可以吧?」

  「你們的點子怎麼這麼爛!下位下位!」女子蹺起雙腿,視線與坐她右手邊的小龍景光對上。
  「哎,勉強是得不到幸福的……我覺得無論他們最後怎樣,最重要是光忠本人開心呢。」
  「嗯……雖然……你這個想法也沒錯啦……」

  「俗話說治療情傷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新對象,讓我帶他去酒吧散散心,說不定會有新艷遇呢!」金髮的太刀將椅子拉近,注視認真思考的審神者。他溫和一笑、眼神來電,哇,一張英俊的臉迸出十萬伏特的帥哥閃光。「我很歡迎澄醬跟我們一起去酒吧玩啊!」

  待在她左手邊的大俱利伽羅戚一下眉心,但毋須要勞煩他出手——

  「這是討論怎麼幫你兄弟的會議,不是讓你把妹的場合呀呀!你給我認真一點啊!!!」CP腦運作中的審神者自帶防禦buff,絲毫沒被帥哥閃光影響。
  「我不是很認真地給出了意見嗎?」小龍依然維持著那耀眼無比的營業式笑容:「這跟我想要和妳親近一點沒有關係呀!」

  「啊啊啊你們沒有一個想到好辦法!太遜了!嗚嗚嗚……」她趴在桌子上彆扭嗚咽:「我要看到男神光忠、我CP早日修成正果甜甜密密幸幸福福恩恩愛愛啦!這樣的話就算我這輩子嫁不出也沒關係……」

  大俱利終於坐不住。
  「澄。」他站起來,伸手搭上她肩膀。

  「怎麼啦!你有辦法就快講,不要跟他們一樣浪費時間!」
  「我們結婚吧。」
  「咿誒?????」

  在場眾人除了大俱利本人都跳出了一堆代表震撼與錯愕的集中線。

  「你……你在搞甚麼呀?」澄呆愣後紅了臉:「現在是CP小組會議啊你别跑題啦!況且哪有人這樣求婚的啊好隨便!」
  「沒有跑題。我們舉行婚禮,就讓光忠和壓切長谷部擔任統籌,反正他倆一直都這麼關心妳的終身大事。」琥珀色的眼眸盯著她,犀利得很:「這樣他們就有共同目標,有理由找很多共處的時間。」

  呃,這聽著超級合理但又哪裡怪怪的???

  「這……好像可行啦,可是……我還沒等他們塵埃落定就嫁了……啊不對這要怎麼辦……」
  澄陷入了混沌小宇宙,大俱利使出一貫的大絕——直接將她從椅子裡橫抱起,無視其餘五對「我睇左d乜.jpg」的目光走出大門。

  空氣沉寂了良久,是太鼓鐘呿口而問:「呃……所以……會議是不是可以解散了?」



× ×



  當身為情敵(?)的兩個男人不巧地單獨碰頭,摩擦出的火花足以燒平整片森林。

  「如果你並不喜歡長谷部,請不要再糾纏著他。」燭台切光忠右眼蓋著眼罩,然而獨眼的鋒茫似乎更尖銳凌厲。
  「甚麼意思?」日本號啐了一聲,以不爽的眼神回敬:「是說,這與你無關吧,管這麼多閒事幹嘛?」說著,用力一捏手裡的皮酒壼。

  「我實在看不過眼。我不想再看到他難過。」
  「那麼與其來管我這個不相干的人,你倒不如去直接關心他!」
  「別說得事不關己,你這傢伙!我昨天看到你親了他!」

  「蛤?」日本號怪叫一聲:「你不會是跟蹤他吧,沒想到你這麼變態!」
  「我路過而已,若要别人不知,你倒是檢點一些!」
  「喂喂,你情我願有甚麼問題?你别追求他不成就拿我出氣!」

  燭台切竟伸手抓住了對方的衣領,怒道:「你不是喜歡他就别吻他!」——如此不帥氣的行為啊。
  他傾出的怒氣如同火酒,日本號腹中的焦躁煩悶瞬間燃引,沿神經線竄上腦門。
  「你那麼在意一個吻,好啊!我就還給你!」

  燭台切看到日本號的臉無限放大,隨之襲來的是唇上有有點鹹、混合著濃濃酒氣與香菸味、而且粗糙的質感。
  內心的衝擊波好比天雷地火從萬里碧空滾滾劈下,五臟六腑至靈魂深處都被翻攪震裂……

  彷彿在戰場上被溯行軍砍了一刀。

  當天稍後時間,審神者排陣想要點點兵,發現燭台切光忠掛著黃色血條,可把她嚇壞了。上一次出陣回來明明全身檢查過,他可完完整整帥帥氣氣血槽滿滿,一根頭髮都沒脫啊?幹嘛無故被扣了生命值?

  這麼一問,燭台切被日本號強吻一事爆出,並瞬即傳遍整個本丸。

  (長谷部表示:   )



  大俱利伽羅揪起驚訝中呆若木雞的壓切長谷部的衣領,將他丟到隨便一間房間裡。

  「喂……你給我放手,幹嘛——」
  他的說話被大力按在他耳朵旁的大掌「啪」一聲打斷。

  「要選哪一個,你給我趕快決定好。」大俱利充滿殺氣的壁咚鎮壓著長谷部:「你害我娶不到老婆。」
  「啥?」

  「呣~我看你逼問也沒有用,看樣子他應該還沒選好啊!」一把女聲在身後響起,二刃轉頭望向同一方向,是一位嬌小甜美、束著粉橙髮的女孩。

  大俱利嘖了一聲:「又一個來看熱鬧的……」
  長谷部也認出了來人:「是隔壁的……桂己大人……」

  有追看本節目的觀眾們並沒有可能會對桂己有點印象,不過作者儘管再來一次好突然的人物介紹吧。
  桂己是帶著澄入職的前輩審神者,她們相熟的程度甚至開通了一道連接到雙方本丸的捷徑,等同可以旁若無人自出自入保安系統堪憂

  「吶呀~一個是壞壞的卻令你欲罷不能的浪子,另一個是情深義重不離不棄的暖男,很難吧~」桂己挺著腰,有力地指向長谷部的鼻尖:「我說你們不如乾脆三個在一起啦!」

  他不知該如何應對。



  另一邊廂,澄在手入室給燭台切療傷,順手也抓住了日本號興師問罪。

  「啊叱!!!!」頭頂怒氣值爆滿的澄一拳砸到比她高兩個頭的長槍身上:「極化太刀的手入費多貴呀我要從你薪水扣回來!!!」
  呃,原來妳關心的是這個?

  「我的手入費也很貴啊……」日本號摸著胸口喊痛,血條變成了橙色。
  他並不是第一次見識這小妮子的絕招,然而每次都會忍不住被驚嘆到。這麼一個外表平凡柔弱的人類女生,這氣力是哪來的呀!

  「所以你那份手入資源給你己去遠征討回來!討夠我才給你治!」沒良心的審這樣說。
  「沒心肝,先補血再出門也行吧……」
  「這是懲罰!啊,要算起來的話,這次幫光忠手入花的份兒也該由你負責!就這麼決定!」
  「我怎麼知道他承受力這麼低,親一下就受傷了呢……」

  旁邊的光忠表示:「可否不要再提起這件事……」



× ×



  節目時間已到尾聲,結果「燭壓切CP推進協作小組」今天的工作成果也是零,三角戀毫無進展。

  當初死活不肯加入這個小組的長義同志表示自己的決定英明:「就說這個小組沒有鳥用,好在沒有進去一起瘋,嘥時間。」最後三個字還加重了語氣。




-fin-
17/04/2021



——————————



沒錯這是取自那個〈一家人〉的梗……bz問了他們幾位又真的出現了這種劇情……
也問了光忠要不要嘗試放棄長谷部,可是他真的一往情深ar沒辦法……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