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大俱利×女審
OOC注目




———————————————



〈他的外套〉




  大俱利伽羅的外套偶爾會神秘失蹤。
  更正,其實並不神秘,他知道要往哪裡找。但在這之前,他決定先去洗個澡。

  進入浴室前,他還特地再確認有帶上私人用的香皂片。要是不洗好的話,待會她又不肯讓他抱了。



  夏天漸近的腳步,卻遲遲未帶來暑氣。夜色染涼庭園裡的花草,那一排矮小的翠綠樹影中,撒著一星星白色的小花,清透花香滲在風中。

  大俱利伽羅拉開落地玻璃門,幽暗的燈光下看到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的她,他的內番外套就蓋在她身上。
  他正盤算著是不是該把她抱回樓上的臥室,她半張開了眼睛,盈滿睡意的臉漾起了朦朧笑意:「啊……阿龍你回來啦。」

  女孩伸了個懶腰,絲毫沒有要起來的意思。他坐到她身旁,伸過指尖輕攏她額前凌亂的黑髮。
  金色的目光,像擱在另一旁椅子上的毛毯一樣溫暖:「怎麼又拿了我的外套。」

  她揪著外套的後領,掩住嘴巴和鼻子:「因為這個很舒服呀,暖暖的,又好聞。」橘色的眼波清澈流轉,傾瀉到他的臉龐,再淌進他的心窩。「好像被你抱著一樣呀。」

  他扯開外套,無視她的驚呼,順勢將人撈進懷裡。
  「直接抱人不就好了。」

  她蹭在的頸窩輕笑著,含糊地說:「是柑橘的香味……跟外面的花很相似……」

  記得當初老是被她嫌棄汗味太重,别說擁抱,想走近她身邊一米內都是禁止事項。到現在,她會這樣撒著嬌黏在他身上,拿他的外套去吸他的氣息……當中他下過多少苦功啊。
  不過,感受著此刻貼服在他胸膛上的體溫與氣息,他認為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她仍笑著,瞥向玻璃外的庭園夜景:「你看,橙花開得好好喔,秋天的時候就會有好多肥美的橙子……」

  勾起她的下巴,俯身噙住她還有話未說完的小嘴。園外的花葳榮也好,凋謝也好,他都沒興趣多瞥一眼,他眼中一直專注的,只有她。


* *


  一覺睡醒,大俱利伽羅才想起被遺忘在大廳的外套。

  他發現到,每次外套被她拿去穿過,口袋裡高機率會掉落各種神奇的小東西。唇蜜、手帕、耳環扣……

  有一回他去萬屋購物,從口袋裡掏出錢包的同時抽出了一塊衛生棉。店家老闆尷尬一牽嘴角,倒是在審神者身邊受慣驚嚇的大俱利淡定如山,撿回來收好沒當一回事。

  這次,也不例外。可是,當他發現從口袋裡摸出來的是一團皺巴巴的面紙,亦禁不住緊蹙起眉頭,瞄向那個老是讓他頭痛的女孩:「澄。」

  「啊!對不起……這是我用過的……人家花粉症發作……」
  所以這是摁過口水鼻涕的面紙糰子,嗯。

  「 我這下就去幫你洗!現在!馬上!交給我吧!」
  說著,她迅雷不及掩耳就奪走他的外套奔向浴室,留下他有點無奈地仍盯著她跑走的背影。



  第二天,她還回來的外套除了添了一陣微甜的花香,口袋裡還是多了個東西——一顆粉橙與淡綠相間的小御守。握在手裡,熟悉的橙花香氣與靈力,暖暖的,從掌心透入心扉。

  平日總是緊抿的薄唇,輕哼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fin.
01/05/2021



———————————————



之前看到那個男友外套椅套就想寫的梗……雖然寫好後又覺得不太有關聯(ry
我只是想要很寵的俱利和任性耍賴的審審……兩個都是對象限定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