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S 1989, 31W, 5th D. Bewölkt.

  教授吃過晚飯後,說有很重要的事要出門,會很晚很晚才回來,叮囑我不用等他,早點去睡。我看到日曆上做了記號,寫上「535事件」,我猜是為了這件事吧……本來想問問他是甚麼事,可是他看上去有點哀傷……我不敢問,怕他會更加不開心。

  教授叫我早點睡,可是我睡不著。平常睡不著的時候,教授會給我在床邊說故事,聽著聽著就能睡了。他不在,我只好自己去書庫找書看,反而愈看精神呢怎麼辦……



=*=*=*=




🌱 005. 🛄⌚




  小女孩在畫本上,寫完了半篇日記,還仔細地核對了一次有沒有錯字,才放下色鉛筆,身旁有幾本她翻過的書本。她想了想,把小巧的畫本收進隨身的繡花袋子裡,繼而收拾起地上的書本,轉身。長長的紫色雙馬尾,隨著她小跳步劃出輕巧的弧度。

  一架籃子狀的鐵皮升降機,停泊在牆壁的凹槽內。小女孩放下書本在腳邊,微微踮高腳丫,拉下牆上的機械桿。門柵吱呀打開,她再抱起書本走到鐵籃內,扣上跟她一樣高的門柵,又舉高手按下一旁的控制面板,拉下鐵桿。

  齒輪和鐵鍊轉動,摩擦出渾厚的金屬響聲。鐵籃子沿著凹槽,緩緩往上爬。每次Nadja身處這部升降機內,總會溜著一雙水靈的金色大眼睛,放眼環顧這個神奇的空間,至今仍然令她驚嘆和好奇。

  這是一個九層高的圓柱體形空間,設有安全柵的螺旋梯子倚牆向上繞,開放式的設計猶如傳統歌劇院。牆身八成面積都內崁排得密密麻麻的書櫃和櫥窗,間隔規律地安裝了舊式的電燈泡和風扇。在書脊鋪成的牆面上,每層不同位置各辟了一扇鐵門,通往不同的房間。

  鐵籃慢慢地上升,最後停在頂層。一踏上鋪設了酒紅色地毯的走道,隔著欄柵,懸在天花正中央的那盅大吊燈佔據視線焦點,幾乎觸手可及。鐵線編織而成的燈罩內,垂著玻璃瓶改裝而成的燈泡。每一樽微黃的燈光,都帶著一份醉意,暈染出一樁樁模糊的往事……

  Master說,那是他和朋友喝剩的空瓶,但現在他都不碰酒了,只飲黑咖啡。Nadja在書上認識到酒和咖啡都不太健康,她曾邀請Master喝自己的果汁,他都不肯。成年人也有不聽話的時候啊。

  小女孩順著環形的走道,來到編號8-8的書櫃前,踩上小矮椅,將懷裡的書本放回原位。

  頂層的鐵門旁藏了一條小樓梯,她閃身走進去,昏暗的小空間內,藏著支撐鐵箱升降機的大滑輪,旁邊還有插滿電線的控桿板,只有Master知道每一個按鍵各自的功用。

  總有一天,我也會學會這些機械原理,然後操控Master的飛船,換我帶他去旅行……
  小小的腦袋這麼想著,已拐了兩個梯彎,鑽入天台的小樓。



=*=*=*=




  通往廣場的路上,行人道欄柵繫滿白絲帶,夜風中擺盪似一嬝嬝飄渺的魂。

  穿著黑衣的人們零散聚集,有的人抱著白色花束,默默地放到角落,漸漸堆成了一個無名的花壇。
  有的人在不同顏色的便箋上寄下心語,在牆上拼出一幅馬賽克。
  有的人點起了燭光,在夜幕下連成了光的波浪,明亮得灼人眼眸。

  一名男子脫下黑色禮帽,一頭灰髮梳得貼服整齊。他彎身放下一束白菊,同樣的一朵花別在他黑色長大衣的左胸口袋上。戴在右眼的單片眼鏡反射出虹光,他出神地盯著眼前的花壇,燭火燒進深沉的藍眸中,仿似殞石在宇宙中燃燒墜落,落到記憶中那垠荒涼的焦土……一聲巨響,炸開了一片片破碎的往事。



  被血和火焰染得鮮紅的天空,本來只框在電視屏幕的新聞畫面裡,未幾便伸延到家門外。
  空氣中有煙硝的焦味,劈哩啪啦的聲音不間斷,混雜著人的吶喊聲。

  好像……有人在敲門,喊著救命。
  他望著緊鎖的門扉,伸出小手指過去……

  「Peter,不要。」小手被父親的大手抓回來,直接拖往通向地下室的梯階。
  「可是……」我們不應該幫助他們嗎?
  「祈禱吧,為大家祈禱。」父親仰著身子,確認一遍蓋住梯階的門板鎖得妥妥的:「放心,我們會沒事的。待一會就好了。」
  「父親……」
  男人再沒有理會小男孩的惶惑,雙手合十,喃喃地默唸那堆兒子老是記不牢的禱文。

  地下室裡的資源足夠他們撐個一星期。事實上不出兩天,叛亂份子已被政府軍隊擊潰,不少曾參與作亂的倖存人士,事後也被抓出來各種判刑甚至處決。被毀壞的設施得到修復,道路上的屍骸血跡被徹底洗刷……

  收音機裡播放著官員的演說:『在領導人的帶領下,社會馬上能重回正軌……』字正腔圓但毫無抑揚起伏。

  無名的死者名單中有父親認識的教友,父親說很難過,晚上為對方禱告了一遍,卻沒有聯絡過教友的親人問候半句。
  沒多久以後,父親便帶著他們一家人離開了故鄉,從地球的東方一路向西移動,找到了飛往火星的船。

  對Peter幼小的心靈來說,當刻在世界上發生的一切都來得太洶湧而混亂,他不安、困惑、好多東西他都難以理解,晚上總會造著好多雜音的惡夢驚醒。他問父親,父親從沒解答過他的疑問,口邊只掛著一句虛浮的:「放心,我們會沒事的。」

  那段日子深刻但不具體,在千萬幀模糊的記憶片段中,卻有一個畫面永遠明亮清晰——

  飛船起飛完畢,他貼在窗邊看到那顆水藍色的琉璃珠,霧白迴繞,翠綠縈帶。Peter忽然意識到他曾身處於一個這麼美麗的星球,而從今以後,他可能再也無機會站到藍星的土地上。

  他一路盯著,星球的影子在一雙寶藍眼睛裡漸漸縮小、直至隱沒,只餘碎石在眼前漆黑的佈景懸浮。

  父親終究是愛孩子的。定居火星後,靠著以往賺來的底蘊,將男孩送去最優秀的學校,給上充裕的衣食,一家人生活過得挺是寫意。在成長、學習的過程中,他才從書本上和其他媒體上拼湊回那段他親身經歷但不曾明白的歷史——孤天何以被染紅,瘠土何以流淚。

  換過了幾多部電腦,那張登上火星的船票仍一直保存在他的資料夾中。他起初也不曉得為何捨不得刪掉,長大成人後後才明暸,那一組數據中原來藏著鄉愁的密碼。



Tired eyes, maybe you've seen too much
Tired heart, every end has a start
If you find yourself in trouble, falling off the track
Would you come back?
Would you come back?
Would you come back?




  「教授!」一把年青人的聲音把灰髮男子的思緒拉回來。

  他轉頭一看,是學院裡的學生。他們聊了一陣子,這位學生的祖父母也是當年事件中逃來火星的人,家中長輩每年都會帶他來參與悼念會。雖然火星上的聚會,一定不及地球上的密集壯觀,有哪天真想去地球旅遊,尋找祖父母出生的小漁村遺址——在火星土生土長的學生這麼說。

  總有機會的,Master淡然一笑道。

  一個世紀以來,他也有關注地球的消息,內戰斷斷續續,政治面貌洗牌過好幾番。現在情況好像變好了,但又不算很好……

  他曾經回到過地球,但多是過去的時空。他目睹一幕幕不斷輪迴的歷史,戰爭、極權、掠奪、屠殺……同樣的劇情,只是臉孔換了一批。

  Master是最遲一班離開廣場的人。他凝視著花壇前最後一盞燭火熄滅,遺下融盡的蠟淚。但在過去與未來長流不息的銀河裡,戰爭與殺戮的鋒火從沒休止。



Sorry eyes of those left behind
When we were kids, to these things we were blind
If you find yourself alone with no need to call home
Will you come back?
Will you come back?
Will you come back?




=*=*=*=




  回到家裡,Master發現Nadja不是在書庫看書,也不是在睡房裡休息。
  他乘著鐵皮升降機來到頂樓,爬上樓梯,登上天台小樓。

  夜幕低垂得壓在半圓的玻璃天幕上,鑽石星光懸而欲墜,好似伸手就能摘到。月華星輝灑進小樓內,幽幽照得室內的擺設微亮:木桌子、書架櫃、沙發和茶几、兩盆蘆薈……

  小女孩側身躺在沙發上,緊閉的雙眼和平隱的呼吸告訴Master她已入睡。Master放輕手腳坐到她旁邊,輕緩地撥開貼在她頰上的髮絲。

  女孩扭動一下身子,眼瞼輕跳,不知道這刻她夢裡又重回哪個地獄、遇見了甚麼怪物。Master反手將黑色大衣蓋到她身上,大衣口袋上的那朵白菊猶未凋零。。
  這也許並不足以成為保護妳躲過惡夢的盾,至少可以溫暖妳的世界,讓妳不再孤身一人。

  他知道Nadja喜歡看星,她總是往同一個方向張望,金眸中流露出與她年紀不符的複雜情緒。小女孩望眼欲穿的模樣,都會跟當年那個坐在飛船窗邊、告别著母星的小男孩側影重疊。

  Master輕撫女孩的髮頂,再脫下架在右眼的單片眼鏡,仰望頭頂閃閃星麈似燭火,也似誰的淚,沾染他滿頭銀髮蒼涼。
  他的目光飄向夜空最遙遠的一點,而地球的倩影在肉眼觸不到的光年以外。



And if you need me now
You know I'm here
For the deepest scars disappear

Time will save you
You don't need to save yourself
Time will save you
You don't need to save yourself





-in memories-
30/05/2021



——————————



[BGM: "Save You" - Turin Brakes]



丟下了好久的一篇,前半和後半之隔相隔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才接著寫的,所以如果中間文風感覺有點不同不是故意的。
本來以為這篇會一直卡死擺爛填不完,很高與最後完成了,而且我還挺喜歡。打到結尾腦子裡還自動響起了"Save You"這首歌……
你看得出我想表達甚麼就是甚麼;看不出來也沒關係,那就是我沒有甚麼好傳達的。(在講啥)

p.s. Master的本名取為Peter,靈感來自Busted的 "Year 3000" (喂)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