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大俱利×女審
OOC注目




———————————————



〈在池塘邊餵蚊子〉




  鳥啾蟲嘶,還有草木摩擦的率率聲。

  「嘿!拿到了!」騎在螢丸肩膀的愛染國俊將卡在樹枝上的皮球打下,皮球落地後卻滾了個圈落入池塘,波瀾推散了原本聚在一起的蓮葉和花瓣,蜻蜓亦隨之低飛避走。

  螢丸不禁輕呼:「哎呀,糟糕……」
  「哦哦,交給我吧!」今劍立刻小跳步跑往池邊,機靈地撿起了球。

  耳畔經過一陣左繞右轉的嗡嗡聲,而且愈來愈頻繁雜亂。他「嗚哇」一聲,搖頭擺腦走回另外兩個孩子身邊,嗡嗡的聲音一路隨身。
  愛染也察覺到那煩人的細嗚,揮手一撥,雙掌一拍——卻落了個空。

  「呃……好癢。」愛染皺著臉抓抓手肘,沒外套遮蔽的皮膚已然遭受到攻擊。
  「真的,從剛才起就一直聽到……」螢丸也拍拍他的大腿四周驅趕:「這裡特別多蚊子啊。」
  愛染不死心地向空中握拳:「可惡,怎麼這麼麻煩啊!」

  這種蟲子比指甲還小,行動卻迅速靈敏得緊,連偵察和機動高強的短刀也沒輒。
  幾個孩子退回長廊,雖然仍未完全脫離蚊子的勢力範圍,嗡嗡聲總沒方才那麼密集了。
  今劍也搲著露出的小肩膀,納悶地嚷著:「啊——蚊子好討厭!」

  適時,一對身影在轉角出現——審神者穿得煞是清爽,吊帶小上衣加牛仔短褲,走來的步伐格外快活,扎在腦後的馬尾活潑地晃呀晃。她身後自不然跟著大俱利伽羅,他也換上了比戰鬥服輕便的玄色浴衣。

  今劍一蹦一跳迎向審神者,瞪著她這身裝扮,紅寶石般的大眼睛裡流露出單純的疑問:「誒,主公大人不怕被蚊子咬嗎……」

  望著幾個孩子又拍又搔癢的小動作,可愛又滑稽,審神者忍不住會心一笑。刀劍也逃不過蚊子的狩獵啊……不過,這倒是證明他們現在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類。

  「好啦好啦,來來來,我給你們一個好東西。」她從手挽袋裡掏出一個小罐子,扁扁的,而且比掌心還小:「這是驅蛟膏,擦上這個,蚊子就不敢靠近啦。」

  螢丸體貼的問:「可是,主上不留著自己用嗎?給了我們的話……」
  「放心吧,我還有啊。你們用完了再跟我要都可以。」

  孩子們高興地道了謝,審神者笑著拉起大俱利的手,在池塘的廊邊挑了個位置坐。
  三對眼睛互望一圈,得出一個共識:轉移陣地去别處玩。他們噠噠噠地快速跑走,審神者喊也喊不住。

  「真是的……肯定是阿龍你兇巴巴的,把他們都嚇走了啦!」審神者截截大俱利那張比石頭還硬的臉。
  打刀順勢握住她的手:「走了正好,沒人礙事。」只有在注視著她的時候,那雙金眸才會收起鋒芒。
  審神者斜他一眼,哼哼地笑了。

  臨水的空氣格外清涼怡人,微風吹皺兩個人牽著手的水中倒影,輕轉水面的片片落花與落葉。錦鯉在蓮蔭下穿梭嬉戲,蝶在岸邊的水菖蒲之間飛舞,一排青松與垂柳連水接天,好一幅初夏風光。
  ……倘若能夠消去那些纏人的蚊子就更完美了。

  「阿龍你不怕蚊子咬嗎?要不要也塗點藥膏啊……」她拿出又一個小盒驅蚊膏,明顯有備而來。
  「不需要,留給妳用。」
  「這怎麼行,就算你皮厚肉韌、被蚊叮了也看不出來……還是會癢的啊!我來幫你!」

  審神者邊吐槽著邊扭開了蓋子,一手抹了藥膏就摸上大俱利的頸側。他沒有阻止她,亦沒有流露出一絲不悅,任由白晢的小手滑過他的鎖骨,再探進浴衣的領口。

  「這樣不方便嘛……吶,衣服拉一下。」她喁噥著,毫不客氣地抓下他的左邊領襟。她的動作不緩不急,布料沿著精壯的肩胛和臂膀線條逐吋逐吋的退下,男人左臂上的龍紋隨之嶄露。

  就算她愈來愈過份,結實的身軀仍像池邊的磐石一樣不動搖、不反抗,縱容她在褐色的胸膛上亂摸。女性柔嫩而且溫熱的手心與清涼沁香的藥膏,結合成奇異的觸感,在她摸過的肌膚表面殘留不散,並一點一點滲透至皮膚下。

  猶如沉靜的岩石底下地殼開始碰撞移動,醞釀著、熔鑄著滾燙的岩漿。燦金色的瞳仁蒙上一層曖昧的溫度,盯著在他身前作亂的女子,察覺她臉頰竟泛紅。怎麼主動吃人豆腐的反而先害羞了?他心裡暗笑。

  「誒、阿龍你都不會不好意思啊……沒反應不好玩。」她斂下眼避開他漸燙的視線,將落到他小腹的手收回。
  柔荑遺下的暖意卻沒有冷卻下來,從她最後觸碰的位置一路往下衝,再擴散至全身。

  濃厚的男性氣息一片混沌襲地向她襲去,赤著的紋身左膊緊緊擄住她,嬌小的身體仿似真的被一條狂龍盤上無法掙扎,連呼吸都被舌尖相纏的吻徹低奪走,只能在唇邊洩出含糊的嗚咽。

  也許方才孩子們知趣告退,最大原因並非不想當電燈泡,而是避免看到如此刺激的畫面加重眼睛業障。

  直到需要氧氣而不捨地分開,他甚至懶得將衣衫整頓好,就這麼一把橫抱起仍在迷糊狀態中的她,以媲美在戰場上的機動溜過捷徑將她帶回臥室。

  「等……等等,阿龍你突然又幹嘛……」
  「妳不是想看我的反應嗎?」
  「你……」
  話語來不及說出口便再次被熾熱一吻溶掉,放肆的打刀順勢將他的審神者深深壓進柔軟的床墊裡。

  別人在池塘邊玩是餵蚊子,她在池塘邊玩著玩著(自己作死)最後卻餵飽了一頭狂野的龍。




-fin-
06/06/2021



——————————



我:我不要大肌肌成為我的關鍵字 / 暗號
也是我:我想非禮大肌肌………………

於是就有了這篇文。(喂)


幾個孩子都好可愛。
他們出場的意義就是因為我想看他們一起玩耍。偷渡本丸日常 uwu

是說為甚麼審審不放結界防蚊子就好了?
當然是因為累死狗了啊,這種小事就別耗老娘的靈力去處理啦(正常運轉中的沒良心的審)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