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




  「吱呀」一聲,書房的木門被推開,長長的影子打進燈火通明的空間內。以鐵喉管、鐵絲線勾在牆上的燈泡發出的光線,總是滲著一點火紅。

  拖著影子走進書房裡的,卻是一名矮矮的小女孩。穿著繡花襪子的小腳丫履步輕巧,避過堆疊的書籍報章和一些雜物走進去。
  已故障的大聲公、大大小小的齒輪、金漆已暗啞剝落的伸縮式望遠鏡、缺了秒針的圓面大鐘……

  直到瞥見擱在牆角的零件箱,她蹲下來,小心翼翼地把蓋子合上、扣好,盡量不發出聲響。長長的深紫色雙馬尾,隨著她彎身又站起而擺動,掩映身上一襲鵝黃色的綠葉子圖案繡花裙。

  她慢慢地走到俯伏在書桌上睡著的人身旁。

  以Nadja的身高,只窺見那一頭略為凌亂的灰色短髮,望不清他熟睡的面容。她爬上他身旁的椅子,雙手按在桌上,撐直身子,看清Master以怎樣的姿勢睡著。他的頭枕在屈曲的左臂上,手掌壓住張開的書本和散亂筆記;那右臂伸長,手中握著他的單片眼鏡。

  金色的大眼睛瞅著男子好半晌,她偏偏頭,就似在失笑這個人都長這麼大了,怎麼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啊。

  她爬下椅子,繡花襪子落地無聲,退出書房。
  不一會,她抱著一塊被毯子回來,小心翼翼地舉高放上桌面,再重覆爬上椅子的動作。她把毯子拉過來,掛到Master緩慢起伏的肩上。

  她又伸直身子,往書桌上那盞以齒輪和鐵喉管組裝成的枱燈,扭下開關。
  離開前,她不忘踮高腳尖拉下門旁的手柄鍵,一室燈光頓然熄滅,只有大門外照進的柔柔光線,撇在中央那個熟睡的背影上。

  門扉緩緩地拉上,光的縫隙漸窄直到完全閉合。



* *



  拱型的幾何窗框將晨光切割,懸浮於空中的微塵鍍得閃閃發亮,一室木質與器械的裝潢被照亮。

  窗框影子的粗黑線條印在一頭亮麗的銀髮上,印在飽歷滄桑卻仍年青的臉上,流光撫上總是熬夜而沉著一圈青黑的眼瞼。
  眼瞼輕顫兩下後半張,掀開了如同星光熠熠的夜幕般漂亮的藍。

  他仍在休眠待機狀態,身後大門的門把輕輕旋動。從門縫透進的咖啡香氣,一筆驅趕了殘留的睡意。他慢悠悠地坐起身來,肩上的毯子滑落,他才發現身上不知何時披了這件東西。

  他轉過頭,與推門而進的小小身影相視。小女孩發現男子已經醒來,揚起一絲微笑——是的,雖然他的視線模糊,此刻眼中景物均似水彩色塊暈開,可是他知道她在微笑。

  Master一撥刺在眼角的瀏海,架上右眼的單片眼鏡,所有色彩便集中到原來應有的位置、隔上清晰的線條。他跟隨Nadja的步伐走出書房,一大一小的步伐踩在螺旋形的鐵梯上,金屬微震的聲響迴盪在這道圓柱體空間中。



  愈顯濃郁的咖啡香,發自起居室內的玻璃壼,啡黑的液體冒著蒸氣。Master正想拿起杯子,卻被Nadja小手扯住衣角。
  明亮的金眸盯著他,搖搖頭,稍為塌下的嘴唇弧度表示出明確的訊息——沒洗漱不得吃早餐。

  「啊……知道了。」他笑嘆著,放下杯子走進起居室裡頭的洗手間。

  刷牙、洗臉、梳理頭髮。
  浸在洗手盤的水聲裡,他隱隱聽到外頭爐火啪嗞地燃燒。

  如果沒有遇上Nadja,現在的他仍是只會每天啃石頭麵包、喝黑咖啡便算了吧,而且也會懶得整理儀容,不需要去講課的休息日他就不修邊幅。

  他趕緊抹一把臉,再次戴上單片眼鏡,便去幫忙Nadja打理她剛煮好的餐點。矮小的孩子要站在小木椅上墊腳才能碰到爐灶,可是她完全不在意,只要是比她的監護人早起的日子,她都會預備兩人份的早餐。

  雙份的培根與煎蛋,雙份的烘邊吐司,不同的是一杯熱黑咖啡和另一杯鮮橙汁。

  在餐桌前坐下時,Master輕輕一揉小女孩的髮頂。Nadja抬頭望著他,歲月的痕跡沒有刻劃在老教授的外表上,卻烙在那雙寶藍色眼眸深處,他眼裡有總是時而閃爍時而黯淡的彩色花火,寫著許多卷Nadja不知道的往事。

  此刻他眼裡的煙火,閃耀著溫暖柔和的光芒:「Danke.」




-tbc-
28/06/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