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夢腐雙開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燭壓切擦邊
➤ 角色名字是擲骰決定的,覺得奇怪別問作者為甚麼。




———————————————



05 〈Drunk〉喝醉




  廣光俱利坐躺平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正確來說是不敢動。黝黑的膚色,令他看去更像一尊岩石。

  那個壓在他身上的女子,身軀不算窈窕但足夠溫熱柔軟,四肢像樹熊一樣環住他。
  窩在他頸項間的呼吸散發著淡淡的、酒與果汁的味道,烏黑髮絲磨得他的臉龐有點癢。

  他想推開她。
  他想伸手回抱她。

  不,應該要推開她。

  躁動燒滾全身的神經,他覺得自己像顆觸控式炸彈,最小幅度的動靜都會引爆,將他們微妙的日常都炸個稀巴爛。
  一旦破壞了就回不來了。額角消滑下一滴滾燙的汗珠。

  ……為甚麼會變成這個狀況呢。


**


  回到早兩星期,公司辦跨部門聯誼會的消息熱烈地擴散。同事們尤其是單身的那批都來勁了,個個整裝備戰,沉悶的辦公室添上了雀躍的氣氛。

  廣光俱利原本沒有要去的,他自不然板起一張招牌式鋼鐵臉,阻隔同事們熱情的慫恿。
  可是鄰座的牧野澄卻在「嗯……」一聲後,豁然答應了。

  女同事們興高采烈地討論著,隔壁團隊哪位男同事帥氣、哪位為人溫柔細心又專一……牧野澄聽著也輕笑了,那笑容裡竟透出一絲期待。

  他握著筆的指節不自覺地攥緊,可憐的原子筆要是能呼吸,想必早已窒息了。
  廣光俱利忽然轉過身來,一雙金眸直射向她們,眾人不約而同地噤聲回望他。

  然後,他道出令在場人士都驚異得倒抽一口氣的:「我也去。」

  這三個字,可把長船光忠部長都驚動了。他果斷地,也在參與名單上一併加上自己和長谷部國重的名字。

  你們成雙成對去幹嘛?廣光先生蹙著眉質詢他的上司兼老朋友。
  聯誼不是相親,去結識朋友也可以啊?長船先生笑咪咪的回道。


**


  來到今天的聯誼會現場。

  「喂!」
  廣光俱利遁聲音抬頭,望向站在他身後面容是顛倒的牧野澄。
  「是你自己要來聯誼的,老是坐在一角自閉幹嘛啦。」

  他接過她遞來的罐裝烏龍茶:「來吃肉。」
  在她疑惑的注視下,他抬起箸筷,夾了一塊燒肉到碗盤中,並泡過辣椒汁才放進口裡。

  她斜他一眼,輕嗤出一笑:「真是的,隨你喜歡吧。」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目光跟隨著她跑到鄰桌。

  就他散發出的那個氣場,除了牧野澄、長船光忠會走近他以外,其他想搭訕的人都望而卻步。



  牧野澄清楚自己不能喝酒,她是那種沾到一點也會倒下的類型,所以她點了杯無糖可樂。

  然而意外意外,意料之外,她拿錯了旁邊那女同事的杯子,始終不小心喝了兩口啤酒。

  趴在桌上的牧野澄,如同一尾咸魚一動也不動。同事們面面相覷,誰料她的酒量淺得如此誇張。

  在任何人有機會觸碰到她以前,廣光俱利來到她身後。他的氣場果真自帶結界,他只是居高臨下地瞪了一眼,原本與她談得很愉快的一位陌生男同事都退開,女同事甚至趕忙讓出了自己的位置給他。

  廣光俱利連一聲道謝也沒有,毫不客氣地坐下,扶起牧野澄的雙肩:「喂。」

  橘色的眼睛半睜,迷糊地朝他眨了一眨後,她軟軟地靠到他身上,還在他胸前蹭個兩下夢囈著:「好舒服……」

  廣光俱利一臉煩躁,動作卻十分有耐性,背起她的包包再將她整個橫抱起來:「這傢伙交給我。」

  驚呼和竊竊私語在身後此起彼落。
  他們是甚麼關係啊、我就說牧野桑和廣光先生一定在偷偷交往啦、他居然會交女朋友太不可思議了吧!……

  寬厚的背影像盾牌一樣硬,一切蜚短流長的箭矢攻擊不到他分毫。廣光俱利逕自抱住人離開酒屋,踏出大門沒兩步,背後一把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

  「等一下,小伽羅。」追出來的長船光忠向他揚一揚手中的自動車匙,笑得無比燦爛:「這個比較方便,借給你。」



  將一個不省人事的成年女子安頓了在副座,廣光俱利亦鑽進了暫時借來的駕駛座上,陷入了懊惱的狀態。

  在他面前有三個「選択肢」:
  a) 在她身上搜出鑰匙,送她回她家。
  b) 帶她回到自己家過一晚。
  c) 找就近的賓館讓她休息。

  ……無論是哪一個選項,看起來都很糟糕啊。

  一番掙扎後,他終於踩下油門,車子往b項的道路——他家的方向駛去。



  中間一堆沉悶的過程省略,直接跳到廣光俱利把人抬到床上,牧野澄突然從混沌中驚坐起,死命一抱壓倒他在被褥上。

  於是出現了本集一開始的一幕。

  「你是……誰……」枕在結實的胸前抬起小臉瞄望,這木炭般的膚色實在眼熟。「廣光……先生……?」

  她馬上告訴自己這一定是夢境。要是真的,她早已被踢下床成為滾地葫蘆了吧。

  「俱利小弟弟怎麼可能讓我抱啊……」
  她含糊地唸著,夢裡真好甚麼都有,有OOC的廣光先生 with 符合她性癖的黑皮大胸肌。

  既然是作夢,那我就不客氣囉,不吃豆腐白不吃。她這麼想著挪動身子,捧起那張崩緊的臉孔,朝那抿著的唇啄了下去。

  嗚,有點辣……不好吃。

  接著,她感到一下猛烈的搖晃,仿似地震。接下來要上演末日逃生劇情了嗎?夢境果然沒有邏輯可言啊。


  
  ——抖顫不是因為地震,而是她身下矯健的軀體。

  廣光俱利忘了自己是怎麼將懷裡的人推開,幫她蓋上被子後便迅速逃離床邊。

  這幾秒對他來說,猶如電影中的主角在嗡嗡作響倒數計時的炸彈前,先是一手救出同行的小伙伴,自己則在最後一刻孤注一擲從高處跳下,背後就剛好轟炸出一片火海。

  他連忙倒了杯冷水壓壓驚,冰涼感滑過唇舌,差點沒嗆到乾涸的喉頭,而殘留在唇上的溫熱與甜膩,良久沖涮不去。

  要是這傢伙被其他人撿去還得了?莫名地感到很生氣啊。



  酩酊中的夢仿如輕煙漸散,愈飄愈遠,模糊得她再也想不起來。意識再次聚攏而睜眼,發現身處陌生的床上,牧野澄按住仍有些暈眩的額,環視四周……

  她努力回想睡著前發生了甚麼事,記憶卻在酒屋裡停滯了,之後的畫面出現斷層一片空白。她的視線落到不遠處背向床側而放置的沙發,繼而瞧見坐在沙發上那個深褐色背影。

  這個人的公寓裡連間隔也省掉,玄關、客廳、睡房都是一個相連的大空間,連廚房也是開放式的設計。裝潢意外地簡約清爽,擺設也相當整齊;卻又好像不那麼意外,畢竟可以想像他應該不喜歡煩瑣的細節。

  牧野澄一掌捂到面上,苦忖該怎麼化解這個尷尬的局面啊……哎,還有,好想卸妝。


**


  時鐘的聲音滴滴地跑著。

  他遞上一杯水,可是她不敢接。

  「呃……抱歉……為你帶來麻煩了。」
  「……」怎麼看他都是在不爽啊!!!

  「我、我幫你收拾好吧?啊!我用過你的床舖,我幫你洗換好了,你告訴我你的東西放哪裡吧……」

  放到她頭上的大掌終止了她的嘮嘮不休。
  「沒有關係。」

  她抬頭,對上那雙犀利的金眸,終於乖乖地接過水杯。杯身是溫的,而且溫得恰到好處,跟方才撫在她髮頂的掌心溫度一樣。

  慢慢地啜了一口暖水,她戰戰競競地開口:「吶……在我不清醒的時候……嗯……」

  深吸一口氣,眉頭緊皺,她的表情認真又嚴肅。
  「我沒有做出奇怪的事吧?」

  他的眉頭跳動了一下。

  「妳忘了?」
  「啊?」

  「不告訴妳。」他湊近她,金色的瞳仁裡流動著她讀不懂的情緒:「妳自己想起來。」
  不會真的有做過甚麼吧!你告訴我啊啊啊!!!

  廣光俱利看著牧野澄慌亂的表情,他的心情卻愉快起來。




-tbc-
04/07/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