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夢腐雙開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角色名字是擲骰決定的,覺得奇怪別問作者為甚麼。




———————————————



06 〈Rumors〉蜚流


◈ 像素 by 冰川




  經過那天聯誼的醉酒事件後,牧野澄和廣光俱利有一腿的消息在整個公司裡迅速燃燒起來。

  「就說了牧野桑跟廣光先生一定在交往!別再隱瞞了!」
  「是不是妳想搞地下情啊,可是他似乎一點也不介意被知道嘛!」
  「像他這種冷到不行的cool系boy,妳是怎麼收伏他的!又是誰先告白的呢?」
  「妳還不承認嗎?啊!沒有在交往的話、難道是……砲友?!」

  所有女同事一同爆發出驚呼,辦公室裡熱鬧堪比菜市場。

  「不是!不是啊啊啊!!!我跟他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沒有除了同僚以外!的關係!!!」

  即使知道如何解釋都迴天乏術,牧野澄依然拼盡最後一口氣大喊,作出垂死掙扎。冤枉啊老天爺!她長這麼大,除了看過她寶貝珍藏本本裡的激烈床戲,三次元中可是連男生的手都沒摸過的純情少女啊!!!(個屁)

  若非長船部長恰好回來了,帥氣的臉上掛上一副饒有意味的笑容打量她們,各位女士才噤聲四散。



  女同事說得對,廣光俱利一點也不在乎。不管是經過他倆坐位時傳來的竊語,抑或刻意傳入他們耳中的調侃……

  這尊冰山絲毫沒有動搖。有他在鄰座,攝氏四十度的炎夏也根本不需要空調吧……何況,對於怕冷的她來說,辦公室的空調本來就夠冷的了。

  「喂。」

  他斜瞥了她一眼,算是回應,又繼續專注於電腦屏幕上的文件資料。

  「我說,你要不要澄清一下啊……」
  「澄清甚麼。」
  「就是……就是我跟你、並沒有奇怪的關係啊!」她抱頭趴在桌子上:「難道你不感到困擾嗎!」

  他按下左上角的儲存鍵,才把椅子的方向轉往她:「我不介意。」

  琥珀色的眸子堅定地,盯著她鼓起的腮幫子。
  「真羨慕你看得這麼開啊……」

  他不自覺地伸手,輕輕拍拍她蓋著煩惱烏雲的黑髮頂。

  「誒……你別這樣嘛,大家豈不是更加誤會……」嘴上雖這樣說著,她倒是沒有撥開他的手。
  寬厚掌心的溫度很舒適,竟意外地適合不愛冷空調的她。

  可惜伏在桌上的她,沒注意到在他眼底裡碇落的溫柔。



* *


  聯誼會隔天,那位在席上跟牧野澄聊很久的隔壁部門男同事也有找她問個究竟。

  一她慣常地陳述事實 = 否認,她本來很感動有人願意聆聽她的解釋,然而就在男同事一句「太好了」的反應後,事情開始往不對勁的方向跑。

  連續幾天,男同事都傳短訊給她,說甚麼他其實留意她很久了、一直想結識就在找機會、「妳好可愛」……

  ——謝謝你抬舉,可是在聯誼會前我並不認識你啊……

  「沒有跟他在交往的話,要不要考慮我呢?」
  ——等等,是考慮你甚麼啊。

  男同事甚下班時在大廈門外堵她,她要想法甩開他到車站。

  「本來以為可以慢慢來的,可是現在我怕慢一步就沒機會了!」

  她長出滿頭問號,這傢伙實在不可理喻啊!
  人潮湧擠的黃昏街道上,她的徨惑就似小石子跌迭在浪濤中,無人拾遺。

  一道影子在眼前橫空伸出,她反射性地縮後身子——原來是一條臂彎,隔在兩人之間,那手掌撐在牆上。

  廣光俱利面向那位纏人的男同事:「你嚇倒她了。」

  「又說你不是她的男朋友?」
  「我不是。」
  「那麼關你甚麼事呢?」
  「不關我事,也不關你事。」

  他說得冷靜又清晰,一字字刺向對方:
  「就算她沒有男朋友,不等如你有機會,也不等如任何人有機會。」

  他們對峙的期間,馬路的燈號剛好換了一遍。
  男同事最終轉身,沮喪的背影沒入營役人群中。

  她抬頭,他回首,橘色與金黃的視線恰好撞上,在她頰邊暈染出一抹淡淡的晚霞。

  「還好嗎?」
  她用力地點點頭。

  「我陪妳去車站吧。」
  她再點了一下頭。

  路上,她嘗試壓抑住唇邊的笑意,怕自己看起來很怪。



  公車來了。

  「謝謝你。」跟著隊伍登車前,她說:「剛才……你那個樣子……我覺得有點帥呢,怎麼辦……」

  他未及回應,她已順著人頭擠進了車廂。
  他凝望載著她的車牌駛走,徹底消失在長街的另一端。

  其實,他今天是以騎機車代步的,他的愛驅停泊在商業大廈的停車場裡。

  他走在回頭路上,天色已暗,心裡卻期盼著明天上班再見著她。




-tbc-
31/07/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