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小段子 × 2
➻ 大俱利×女審 / OOC注目



———————————————



𝑾𝒆𝒍𝒄𝒐𝒎𝒆 𝑯𝒐𝒎𝒆.



  佇立於大門守候她歸來的你,迎來了一個灼熱的擁抱。

  「阿龍有沒有想我!」向你飛撲而來的少女問道。
  你突然想逗逗她:「……還好。」

  「誒怎麼只是還好!傷心……不管,你讓我摸一下胸!工作好累我需要慰藉!」
  沒等你答應,審神者已動手捏你的胸肌。你倒沒阻止,放任她拿你的肉體發洩。

  單薄的白襯衣布料,摩擦著她手掌的柔軟溫度,纖弱的手指粗魯地又捏又戮。
  別看她一副弱質女流的模樣,發起力來還真不是蓋的,連身經百戰體格健壯的刀男——也就是你,都覺得痛。

  垂下目光看到她鼓起雙頰、呶著小嘴,你知道她在不爽你剛剛的反應。你緊緊抓住她的手,望進她燃著慍意的橙色眼眸裡。
  「才怪。」藏不住的溫柔若能化水,傾瀉而下定必已將她淹沒。發覺語言根本遠不足以表達對她的思念,你決定用一個纏綿的吻去代替。

  你感受到唇上緊貼著的氣息,由強硬漸漸融化成綿軟,最後綻出一抹甜甜的笑意。



 ※ ※



〈不知所起〉



  「我……到現在還是不懂……你到底喜歡我哪一點……」

  這樣冷漠、䮪傲不馴的一尾龍,莫說他竟然為情愛所陷,至少對象怎麼也不可能是她這種人。她與肉食性動物喜歡的獵物逕庭萬里吧,比如說小貓咪、小白兔之類的。

  「我也不知道。」大俱利伽羅摟住面前的女孩,嗅著她鬢間點點花香:「妳既粗枝大葉、不解風情、粗魯任性又亂來……還常常偷窺別的男人。」

  她戮戮他的胸部、瞪大眼睛反駁:「你也沒好多少啊!說任性的話你比我更愛亂來吧!出陣時不跟大隊、自把自為老是受不必要的傷……平日又總是板著一張臉兇巴巴的、小心眼到不行……」

  視線相對,二人眼中都倒映著彼此的身影,既依戀又無可奈何。

  像她這樣古靈精怪的女人,懸在他的心尖怎麼放得下。
  像他這樣悶騒的男人,就這麼霸佔了她的心不講理。



08/09/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