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向 / 大俱利×女審
■ 原向 / 禰禰切丸×OC



———————————————


〈雪中春〉



  半卷竹簾外,紅梅染雪。

  女子悄然移動到男子身旁,頭枕到他跪坐於塌塌米的大腿上,動搖了那如磐石不動的坐姿。

  「怎麼了?」他配合地揶動身軀,調整成能讓她躺得更舒服的姿勢。
  她像小貓一般輕蹭他,一頭烏絲散在黑褐色的浴衣布料上。「阿龍……我要摸摸頭……」

  寬厚的手心撫上她的髮頂,摩娑盤旋好一會,又慢慢地摸過她的額,她的鬢,然後貼在泛著桃紅的小臉上。

  她抬手覆上那隻深色大掌。附喪神的手微涼,指掌間佈滿粗糙而尖銳的繭。然而,那柔和的力度控制得剛好,沒有刮到她的肌膚。

  側躺的視線恰巧與窗外一翦寒梅相遇,飛雪漫漫,忽卻有一瓣櫻色,飄飄然游過她橘色的眼波。她仰臉往上瞥,只見那道金色的目光好比春日暖陽灑下,點點櫻色在二人之間慢舞。

  她巧笑兩聲:「你會把我淹沒啊,花給我留到上戰場才飄啦。」
  故意這麼說著,卻執起他的手背啵了一口。

  洶湧的花瓣撒她一身,嚴冬的寒意都被驅散。


* *


〈溯夏〉



  冬日裡,他每夜都會到她的閨房內,為她點一盞線香。

  手握纖幼的香枝,小心講究那火舌的角度,動作輕柔。
  記得當初嘗試的時候,他失敗過好幾次。這雙習慣緊握沉重兵器的雙手,需要時間學會溫柔。

  躺在厚厚棉被下的女子緩緩睜眼,漆黑的眼珠子仍覆蓋著一層睡意,望向那個高大魁梧的黯紅色背影。

  一縷炊煙安靜無聲地燃燒,絲絲熟悉的清幽香氣,自蓮花造型的檀木香座上滲出。在溫暖的棉布圑中閉上眼睛的話,仿彿又回到那青蔥河畔,十里風荷盛滿粼粼的夏日陽光,正是怡人的慵懶好天氣。

  男人察覺她醒來,指一指堆疊在房間角落的棉被:「冷嗎?」

  他總擔心她保溫不夠,畢竟河童天性怕冷,一入冬她的活力就大大下降。從小雪到大雪,他每天搬來一張厚襖給她,然而她根本用不著那麼多。

  她無法講話,否則真想跟他說一聲:雖然我怕冷,但蓋太厚可會被壓死的呀,禰禰切丸大人。

  於是她搖搖頭,拉緊被子,把半張綠色的小臉藏在被子下。不讓他看到燙在頰上的微紅,與唇邊一抹比夏天更明艷的笑意。



02/12/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