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向 / 大俱利×女審


順便偷渡就任三周年的慶祝w




———————————————



You're Mine





  霓虹燈影亂晃,失神間仿似戰場上的血光劍影。
  列車在鐵道上低吼,行人凌亂的步履,忽與印象中的戰馬紛沓重疊……

  「阿龍!」熟悉的力度攥住他的右臂,解除了他下意識想要握起刀柄的姿勢——即使今天的刀並非掛在他腰間。

  不同的人影,前前後後,在他們身邊分岔奔流,只有身旁的她清晰入眼。那雙注視著他的橘色眼眸,好比都市華燈明亮,卻不會刺眼傷神。

  她的微笑是人海中堅定的錨,旋轉的世界頃刻安定下來。
  他並非不安,只是不習慣而已。
  「來,跟著我就好。」

  行人交通燈號從紅色跳到綠色,綠燈號哼出口哨似的樂聲,催促人們把握時間。她走在前方,挽著他的手跨過車輛的紅海,穿越雜物堆疊又擁擠的狹窄街道。

  在黃土沙場上或荒郊密林中,都是大俱利伽羅領在前頭,替審神者擋下一切槍風箭雨。如今走在對他而言陌生的石屎迷宮,卻是她為他開路。
  她笑說的同時瞅向他:「這裡是我生活的地方,反過來由我來保護你——」

  倏地,他的手施力一撈,將她的話音埋進他的懷裡。下一刻,即有股衝力撞上他的肩,憑吵鬧聲可以判斷出,許是顧著玩鬧而沒注意路況的途人們。

  大俱利一張黝黑的鐵板臉,帶著殺氣怒瞪對方。傖促的「對不起」匆匆落下,腳步聲急速逃去,她甚至來不及看清他們的面目。  
  他的視線回到她身上,金瞳中的憤怒驟散,只餘一片溫潤。

  「妳說,是誰在保護誰呢。」
  「唔……是你過份緊張了啦!」

  「沒有。」才沒有過份緊張。
  他寶貝在心尖的人,豈可任由别人亂碰亂撞。



* *



  女孩在百貨店的貨架之間來回穿梭,手推車的購物籃很快便堆得滿滿。
  她將籃子裡的東西數了兩遍,確認每種貨品不重覆,喃喃地唸著:「十、十一、十二……應該還差個十三份……」

  大俱利一直默默地推著車跟著她跑,一瞥她精挑細選的玩意——小小聖誕樹模型、箸筷套裝、護手霜、USB充電線……這些都屬於正常的範圍。

  言即,當中混雜了不少不太正常的東西。比如織成大腦模樣的粉色毛線帽、馬桶型的器皿擺設、大便狀的玉桂香薰蠟燭、會發出尖銳聲音的橡膠雞……

  普通和奇怪的物品,各佔一半。這些全都是要在聖誕暨跨年派對兼審神者就任三周年(次序沒反)派對上,要送給全本丸刀男的禮物,人人有份永不落空。至於誰收到哪份禮物,就交由命運之神——抽籤,去決定。

  「吶,阿龍你也幫忙算一算,數目沒錯吧?」
  「隨便吧,差不多就行。」
  「誒,甚麼差不多就行!不行啦!每個刃都要收到禮物喔!」
  「沒收到就算他們不走運吧。」反正抽到的禮物也可能是「伏」……

  她哼了一聲表示不同意,堅持完成營養目標,繼續在貨架上尋寶。
  「是說,阿龍你想要甚麼禮物呀?你可以親自挑一個,這是只給你的特別待遇喔!」

  「不需要……妳就是我最寶貴的禮物。」
  他總是能自然而然、面不改容地說出這種土老的情話,不知道第幾次了,但每一次她都會被逗笑。



* *



  拖著滿載的行李箱加兩個大購物袋離開商場,難免受人側目,審審真怕被當成是來搶庫存賣水貨的某國野蠻阿姨。
  最後一次點算戰利品後,她在袋子中摸出一個馴鹿髮箍。

  「嘻,看看這個。」她拉著他的衣領讓他微傾下身,將髮箍套到他頭上。「很適合你呢! Merry Christmas! 」

  男人沒有半點不悅,也沒表現出尷尬。她興致勃勃地又拿出一頂聖誕老人帽子,戴在自己的頭上,帽子的紅與她開懷的笑容同樣鮮艷。

  「我是聖誕嬸嬸,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的小馴鹿!」柔軟手心貼上他兩頰,把癱瘓的面部肌肉輕掐出一個趣怪的笑容:「你是我的。」
  踮起腳尖,在男子的頰側印上一抹任性的唇紅。

  「是,我是妳的。」一吻留下的餘溫迅速燒燙刀劍的體溫,此刻包覆上她手背的大掌難得是暖的。「妳也是我的。」

  眼中只裝滿彼此,即使佈景的節日燈飾是何等璀璨,亦擠不出一絲空間去欣賞。



  「很晚了,回去啦……我想睡。」
  「嗯。」

  大俱利本想將所有細軟獨力扛上身,卻被她極力阻止——

  「要一起分擔,我們一人騰一隻手出來,才能牽著一起走啊!」
  ……真沒她辦法呢。




-fin-
21/12/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