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這篇神仙轉蛋的衍生




———————————————



07 〈Blazer〉外套




  乞嗤——書桌下的垃圾桶又多了一團皺紙巾,快要堆滿成一座山了。

  廣光俱利斜眼向身旁的紙巾丸子生產器——戴著口罩、不斷打噴嚔吸鼻子的牧野澄。

  「沒病好就該在家多休息一天。」
  「可是……報告還沒做完嘛……你也知道……」她輕咳一聲,續說:「你昨天還丟下工作跑來我家了,嗯……進度完全是零啊……」

  想到他著緊地趕到她身邊,為她送飯、打點起居、餵她吃藥……他那關心和溫柔的眼神把她燒得比發熱更燙。

  於是啊,報告就被這麼耽擱了。
  電腦屏幕一堆密麻的表單和數據,好似細小的蟲蟻爬進她已化成泥漿的腦袋。無法思考。

  她都刻意帶上了比較厚的外套,抱病的軀殼始終敵不過辦公室的空調。

  他依然盯著她,伸手疊上她手背,貼在掌心的冰涼叫他皺起眉頭:「太冷了。」

  她的反應慢好幾拍,待他的手退開後才緩緩地向他回望,只見眼前的男人已站起身來,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

  「妳在旁邊這樣,我也沒法專心做事。」
  外套迎頭罩在她身上,一瞬間她從北極嚴冬穿梭到赤道炎夏。

  厚棉質布料上留有他的體溫,那股清爽的薄荷香氣——那一定是止汗膏與他本身的味道混合——竟能滲透口罩鑽進淤塞的鼻腔,稍微舒緩了神經。

  如果被他抱住,感覺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她覺得自己果然病到傻了,居然會胡思亂想這種事,好在耳根的通紅有生病這個藉口去掩護。
  與此同時,他在不知不覺間已完成在她電腦裡傳送檔案的作業,拿著USB坐回自己的位置。

  他一瞥電腦顯示的時間:「差不多,妳是時候要吃藥。」
  「可是……再吃藥會睡著……」

  他遞上保溫瓶:「那就睡一下,工作交給我。」

  那時,意識不清的她並沒有深究他怎麼剛好帶了一瓶熱水,還附上一小顆蜜柑糖;總之她很順手就拿去佐藥了。
  她不自覺地攥緊了西裝外套的領口,舒服得幾乎馬上睡著。




-fin-
06/10/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