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幣轉蛋
■ 刀亂夢向 / 歌仙兼定×女審




——————————



〈這是甚麼?〉




  「ご主人様、お帰りなさい!」

  眼前的審神者穿著一襲泡泡袖黑色裙子,配以白色領口、腰帶與蕾絲邊的設計,繋於裙子下襬的白色滾邊布料看起來應該是半身圍裙。
  她向著剛進房門的歌仙兼定九十度鞠躬,兩道褐色雙馬尾垂下。

  空氣突然沉默了半晌。

  「等一下、這是……」
  「主人不是說您想知道女僕做甚麼嗎?」她站直身子,直視著他,在黑框眼鏡後的墨色眼眸充滿誠懇和堅定:「我現在就直接讓您體驗、告訴您啊!」

  呃……
  Loading小圈圈在歌仙的頭頂運轉。

  時間軸倒回昨晚,又好像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



* *



  一切源於歌仙兼定無意中發現水原冰的文件夾裡那張即可拍。

  照片中,她和幾個女孩子都穿著這身她們稱之為「女僕服」的裝束,擺出可愛的愛心手勢面向鏡頭,照片的白邊框上用顏色油性筆簽了名字和圖案。

  他自不然就好奇地問她這是甚麼狀況。

  「啊,我去朋友的女僕咖啡廳代班一天啦!雖然辛苦可是還挺有趣的!」
  「女僕咖啡廳……服飾都這麼特別嗎?跟一般的咖啡廳有甚麼分別?」
  「你可以當作是角色扮演的店舖吧!女僕咖啡廳的員工都要打扮成女僕,把客人當成主人看待喔!」

  「把客人當成……主人?」打刀沉吟,嘗試理解:「像我們跟主上那樣,為客人所差遣?」
  「嗯……是有點像,但不完全一樣啦……」

  水原開始吧啦吧啦地講起當女僕那天的小事情,一如她平日與他分享社畜日常。代班也是一份工作嘛,可以肯定盡責的她一定拼足100%火力對待。

  正因如此,歌仙愈聽她說愈感到不妥。
  他的主上一身特別的裝扮,以僕人之名去侍奉其他人。

  她對每一位「主人」都露出甜美的笑容,親切地噓寒問暖,送上美酒佳餚……
  一想像到這個畫面,尤其當她面對的是男顧客……

  「能夠令客人開心很有滿足感呢……歌仙?」

  水原冰頓下來,望向身旁那張無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俊美無雙的臉,微微頷首15°C角依然無懈可擊。他的神色仍舊素雅,眉眼間卻覆上了一層淡薄的霾——

  似曳筆時不小心滴在紙上化開的清淺墨痕,又似江上漸漸隱去明月的輕煙,風雅的打刀連不爽的氣場都充滿詩情畫意。(註:此處該有審神者視覺濾鏡加持才有此特效,一般家庭觀眾看到的畫面可能略有不同。)

  「歌仙不喜歡我去當女僕嗎……」

  對上審神者憂心又歉疚的眼神,他一時啞然。理性上他明白不該為此而介意,但心裡打翻的滋味就是無法回收。
  他雲淡風輕地說著沒事,可是湖綠眼中的暗湧卻是徹夜未息。


* *


  「主人、請過來這邊!」
  歌仙從回想中被拉回來,審神者……啊,現在是女僕才對,熱情地領他到已佈置好的桌前坐下。

  被自家主上反過來喊「主人」的衝擊有點大,歌仙兼定還沒消化過來,頭頂的小圈圈還在轉。
  他困惑地望著她:「主上,您不必這樣子……」

  「主人,現在我是您專屬的女僕,請您不要用敬語稱呼我了……」她跪在桌前,抬起一雙真誠又帶著哀求的眼神:「吶?好嗎?」叫他不忍心拒絕。

  他的審神者是個大刺刺又有點迷糊的女孩,然而她一旦決心去做好一件事情,地塌天崩也阻止不了她。
  她拿起桌上的銀色雪克杯:「我知道主人不喜歡咖啡類的飲料,所以會給您特調的ふりふりしゃかしゃか♪みっくすじゅーちゅ(果汁)!現在就讓我施展魔法,為主人大人調好這杯果汁吧!せ〜の——」

  她流露出無比甜美的笑容,有節奏地左右搖晃:

  「ふりふり~♪ しゃかしゃか~♪」
  啥……?

  「萌え萌え~♡ ふわふわ~♡ 」
  ……???

  「わくわく、ドキドキ (๑> ₃ <)♡ 」
  ?????

  「美味しいくな~れ! ✧*。٩(ˊᗜˋ*)و✧*。 」
  …………


  「給主人特製的飲料完成啦!我們來看看變出甚麼顏色呢……噢,是非常適合主人的清爽的綠色啊!」

  那張俊美無雙的臉上此刻的表情簡直可以截下來當迷因,望著她把雪克杯中的液體倒進透明的玻璃杯裡。她笑得有多璨爛,他就有多癡呆。

  對於嚐遍了幾個世紀的風霜與煙硝的刀劍來說,這簡直是新的時代衝擊。頭頂的小圈圈再轉下去,恐怕要跳出error指令了。

  「主人還沒提起精神嗎?不如我給您唸一遍讓人快樂的咒語吧!」女僕溫柔的聲線在面前響起,他才發覺她已移到他身旁極近。
  「不、不用了。」他按一按額頭:「這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現世的女僕和主人是這樣相處的嗎?他以為是一軸風花雪月的丹青畫,結果竟然是他不懂的西洋抽象派油畫。
  她嬌俏又清脆的笑聲響起。

  「啊,抱歉失禮了,因為主人難得呆滯的表情太有趣了……」沒能忍住的笑意滿溢於臉上,而她眼裡閃爍著的神采是熟悉的。「不過就算是這個樣子的主人,都好好看……」

  是她每次注視著他的時候,只為他而燃亮的目光。 一剎的驟然心動,驅使他情不自禁地湊過去吻上那櫻花色的唇。
  這會否就是咒語中「萌え萌え、ふわふわ」的感覺?

  一吻結束,她被抱在寬厚的懷裡,緊緊的。

  「那個……在女僕咖啡廳裡,主人們不能在未取得女僕同意下跟她們有肢體接觸。」
  「啊,原來有這種規定嗎……」
  「所以你已經犯規了!會被趕出門的!」
  她抬頭,一張臉蛋早已因淺淺的吻而染得通紅。
  「不過……因為是歌仙所以我不會趕你出門……」她雙手搭上他的肩,回抱他:「我只給你這種特別待遇啊。」

  他眨了眨眼,眼中的天空終於豁然開朗。
  原來他不需要吃醋,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感受到戀人的心情變好了,水原也安心地笑了。


  不過呢,在脫下這身衣服前她仍然是女僕吧?
  而且是專屬於他的女僕。

  那就先多享受這份特權多一會兒吧,他心裡盤算著。




-fin-
25/06/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