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幣轉蛋
■ 刀亂夢向 / 三日月×女審




——————————



〈雪茗〉




  晨曦半白,夜霜正凝。
  暗香在未融的月色下懸浮,原自疏影間點點深紅,枝上結滿纍纍欲墜的雪葩。

  與花媲美的纖纖身影走來,素手拈一束瓊枝玉瓣,將壓在上頭的雪霜卸下,裝到青花瓷碗中,蓋上。



  她在廚房門外,拂落厚厚棉裘上一襲風霜。

  「主上,怎麼這麼早?」一把敦厚的嗓音走近她。

  她的初始刀歌仙兼定打量她一番,目光停留在她手挽的籃子上。籃子裡那素雅的瓷碗很符合他的品味,不過現在他並沒有心思鑑賞。

  「您還到室外去,萬一受寒了怎麼辦?快進去。」他馬上將人趕進室內。
  「放心吧,我只是在庭園裡轉了一圈,而且有做好保暖的!」審神者的微笑,總是如晨光溫暖可人。

  歌仙兼定眉眼間的雲霧卻沒有消散。他把柴枝拗進灶裡,點了一把火:「所以,主上去做甚麼事了呢?」

  「因為……梅花開了啊……」她將手中的籃子置於桌上,小心謹慎地取出那兩個瓷碗。「剛停雪的早晨去採的雪水是最新鮮的。」

  歌仙將水壼放上已燒熱的爐頭,注意火勢的同時,他可沒漏看審神者的笑容裡泛起一絲甘甜。

  「果然是為了三日月那傢伙吧。」瞧那小臉上浮現一層薄紅,證實了他的猜測。
  少女無瑕的心思,就跟盛在瓷器中的梅雪一樣,冰剔玉透,美麗又暸然。

  是誰和她分享了古人「掃雪煎茶」的風雅習俗,據說植物上的雪水更有清熱解毒等藥效。接著,她就和那一振太刀轉述了這事,興之所致還真的去採了一壼碎雪煮茶。

  三日月宗近嚐過後喜歡極了,直至夏去秋來,仍叨唸著臘冬時節泡的茶最是好喝。自此,她每年皆在梅花盛放時,納梅上雪水烹茗。

  到底是和她分享雪茶典故的元兇是誰呢?呃,好像就是歌仙兼定我自己啊……他凝視著鍋裡開始沸騰的水泡,心裡暗嘆。

  這個傻丫頭,平日老是為三日月打點生活瑣事,比如收拾被鋪、吹頭洗漱……如今,還冒著寒流冷鋒去為他採雪。
  體統何在啊——他是指那個自稱為老頭的痞子。

  「別人家都是近侍侍奉審神者,哪有主上反過來照顧他的道理?」

  「沒有關係,是我主動想要這麼做的……」她笑得一派真誠:「其實三日月對我也很好呀,他會唱歌給我聽,講故事哄我睡覺,也有好好的保護我啊……為甚麼歌仙對三日月總是有些偏見呢……」

  一杯溫熱的水遞到審神者面前,她抬頭,蒸騰的霧氣掩不去歌仙略帶不滿的神色。

  「主上,先喝杯熱水暖暖身子。這些讓我來幫您處理吧。」
  說罷,他便取去瓷碗,放進已注入熱水的盆子裡,好等雪快融成水。接著,才著手打點弄早飯的工作。

  她看著打刀在灶前忙碌的背影,推想他仍然皺著眉頭吧?
  冒著白煙的杯子貼得她手心暖烘烘的,如果可以讓歌仙對三日月的隔閡都似霜雪消融,那就好了。她這麼想。



❀ ❀



  軒窗外淡淡飄雪,小爐中慢火輕煨,案上彌漫幽幽茶香。

  三日月宗近看著菖蒲提起紫砂壼的手,為他斟了滿杯。他假裝沒有察覺她期待的眼神,細細呷了一口茶。

  茶水溫過的唇邊彎起了新月圓,愜意道:「甚好甚好。冬天的茶最為上品,當然……也多得主上愈來愈進步的泡茶功夫。」

  得到他的讚賞,少女的笑顏燦爛盛放:「你喜歡就好了。」
  未接下句,她忍不住輕嚔了一下。

  三日月斂下面色,握起少女微涼的手,順勢將她擁進懷中。
  菖蒲意識到發生甚麼事後,迅即刷紅了臉呆愣當場,繃緊的身體顯示出她的緊張。

  「咦?呃……三日月……?」
  「不能讓我的小姑娘冷壞啊。」新月在夜空色的瞳眸裡閃爍,兩臂把她抱得更緊。

  這個傻姑娘,辛苦自己,只為了心上人的一句「喜歡」。三日月怎麼可能沒發現到,他每每啖到茶裡透著清淺梅香,就知道一定是她為他特地去採的雪水。

  歲月如梭,前世塵、今生劫都洗不走她的無邪,並流轉在那雙清澈的亮綠的眼波之中。她的悲喜愛恨都不會藏,只消一眼便能摸通望透。

  他心悅如此率真善良的她。
  他慶幸自己再次遇上她,更慶幸自己是闖進她心間的那個人。

  此生何幸。




-fin.-
29/07/2021



❀ ❀



翌日談



  黎明時份,薄雪迷濛。

  如常地到廚房預備的歌仙兼定,竟看到另一個身影在灶前。
  昨天他遇上出門採雪的審神者,瞧今天這個身影高大軒昂,絕對不是她。

  ——是她的近侍,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這麼早在幹甚麼?」他走近一看,見爐上烹水,兩個篩子中披灑桂圓與紅棗。

  「桂圓紅棗茶,袪寒滋養,很適合冬天。」
  雍容的太刀說道,眼底裡的月牙只掛著一個人的身影。涓涓月光的溫柔耀遍幾番春秋,只為她。番春秋,只為她。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