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委託 / 換糧
■ 刀亂夢向 / 歌仙×女審
注意: 不算R18,但有裸體描寫 & 擦邊球,望慎
■ OOC邊緣伸爪都是我的錯




———————————————



〈如此不風雅的事〉




  水原冰上完廁所回來,知道事情搞砸了——
  當她一進門發現歌仙兼定站在她的電腦桌前,亮著的屏幕畫面停在她的搜尋記錄結果:『穿著裸體圍裙的猛男』。

  打刀僵直的背影向著她,她無法想像他此刻臉上是甚麼表情。
  沉默似鉛重千斤。他在不爽,他一定在不爽,她能感受到氣壓都自他那邊釋放出來。

  「主上,這是……」
  「你、你怎麼偷看我的東西!」
  「……是您自己忘記鎖屏。」

  她不時在網絡的專頁上滑到男士們的求救po,看謎片時被女友撞破怎麼辦……她現在就想發一篇,還要附一張抱頭迷因.jpg。
  「不!你聽我解釋!我想看的是歌仙穿著裸體圍裙的樣子!所以才去找參考圖的!」

  烏鴉點點低空飛過一遍……

  「您想看?我穿成那個樣子?」

  空氣中的重量變輕了,取而代之是一片浩瀚無崖的星空宇宙背景,顯示出他的思緒仍處於混沌。
  水原尷尬地掩面。

  她肯定穿著情趣裝的歌仙兼定只能存活於她的妄想中。像他這樣風雅的刃啊,還是最適合在花前月下,將他的翩翩身影寫進長亭詩序裡,畫進潑墨的山水之間。如此下流庸俗的事情他怎麼會答允……前提是她也不好意思問出口啊!

  所以她只好向網絡搜尋器求助,她還得從一堆示意圖中找到跟歌仙身材相近的肉體,憑想像與記憶把猛男們的頭P成他,她也不容易啊好嗎!這麼一想,委屈反倒湧上心頭。

  「對!如果歌仙願意裸體穿圍裙,我、我就不需要望梅止渴!」
  「不要。」
  「我就知道!」
  「我不會主動打扮成那樣……」
  「所以你不能生氣……」
  「可是,您可以親手幫我穿脫。」
  「誒?」



※ ※



  「主上,還沒好嗎?」
  「別吵……你別動就好。」
  「我沒有動啊。」

  動的,是她顫抖得厲害的雙手。

  水原冰不是一個優雅的姑娘,她有點粗線條,有點冒失,像原石一樣天然粗糙。
  可是不代表她蠢。

  這個男人絕對是故意的!就是想看她這般窘困的模樣。然而她半條腿都踏進坑裡了,服輸可不是她的作風,她一定要給他套上這塊羞死人的圍裙,將他一起拉進坑裡去!

  縱使已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赤裸的軀體,但親手為他寬衣再穿縷這樣的接觸,不是常有的經驗,不免新鮮又緊張。

  綢繆的和服布料逐層卸下,滑過肌理分明的皮膚,落到地上。率率的碎響在無聲的房間內,音量僅次於她砰砰隆隆的心跳。

  視線平放會迷失在那深邃的胸壑中,往下則沿著優美的人魚線墮進隱密的三角地帶,尋找到草叢間開始佇立的肉柱……
  她慌忙移開眼光,以免分心。趕快把圍裙掛到他身上就好!

  一抬頭,恰巧與他俯視的目光交疊。那雙眼眸中的碧綠溫潤如玉,清澈微涼,玉壺中卻盛滿燙辣的烈酒。
  她忽然擔心自己在完成任務前會先醉倒。




-tbc?-
03/03/2022




【恭喜女主好不容易為男主穿上了圍裙的小後續】



  兩腿重心突然一失,意識到自己被歌仙橫抱起來的水原一驚:「等、等一下!歌仙你要做甚麼……」

  她的疑問,在被他放到柔軟臥塌上那一刻得到解答。
  「穿上了圍裙就是庖廚,不是該去料理一番佳餚?」

  壓在她身上的是刀,她是躺在砧板上待宰的肉。
  他細細的呢喃似鹽巴,輕輕癢癢撒於耳畔——美味的食材,這次該如何處理呢?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