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 🍶 005. 🐯



  『政府今日宣布,財政司司長於去年7月公布的「關懷互助基金」計劃,將於本年2月1日起接受申請,申請表現可於各區民政部門索取或網上下載。有關計劃向符合資格的公民發放一次性4098元的資助……』

  辦事處的電視,永遠只停駐在新聞頻道上,不斷輪廻政府政策、議會實況、社論專題等煩冗的消息。在報導員機械式的誦讀聲中,一名婦女和年輕的助理有以下對話。

  「我老表上年年尾過左身,佢可唔可以申請4098架?」
  「呃,不行啦,過世就申請不了。」
  「佢老婆係遺產繼承人,代佢申請都唔得咩!」

  下,填表要佢本人簽名架喎,問米招佢上黎簽咩。阿明心裡冏,但仍耐心地回應道:「不行啦,政府『關懷互助基金』網頁上已注明……於計劃開始前去世的市民不能申請。」
  「咁唔公平!公佈計劃時他還生勾勾,係政府辦事效率太慢,害他冇得4098!」
  「可是規距就是這樣,沒辦法呢。」
  「唉!那算了……我先自己申請吧!」大姨媽搖搖頭,又嗔道:「明仔你畀三份表格我拎返去,順便幫我填一份丫!我唔識填呀!」
  「好好,請您先備好身份證和銀行戶口證明給我,稍等。表格都剛派完了,我要覆印才行……」

  就在阿明走到影印機前,有誰的身影在門口蹣跚步進。「麻煩你,我想要4098呀!」是一位拄著拐杖的老伯伯。
  阿明忙按下copy鍵,然後去招呼老人坐下:「伯伯慢行!好好,您先坐著等等,不急,我幫這位靚女處理完就給您!」
  匆匆在影印機槽取了一小疊新鮮出爐的表格,機口仍忙碌地吐出未完的列印數量……阿明一接過大姨媽的文件,電話鈴聲不知趣地響起,把繁忙的氣氛催逼得更緊。
  「不好意思,請等等……」一手接起電話:「您好,唐學勤議員辦事處……」

  綁著兩顆丸子頭的藍髮女孩,從敞開的大門瞧到室內兵荒馬亂的景象,實在不忍心進去多添一腳。於是她決定在外面待著,順便讀讀釘在門外壁報板上密集的海報。每一幅海頁首,都有唐議員和阿明的大頭,只是標題和內容各異。

👉 新年寫揮春活動
👉 「關懷互助基金」計劃每人派發4098元 現已正式接受申請
👉 成功爭取巴士線69號加密班次 繼續監察早上特快線運作情況
👉 關注區內蚊患問題 要求定期進行滅蚊工作


  就在這時,一個大叔經過她身旁穿進大門裡:「哇,好忙喎你!仲諗住有野叫你幫下手……」
  看來阿明還要忙許久呢,藍髮女孩心裡暗忖。反正自己不急,吃個下午茶再來找他好了。



  讓我們沿著街道走,拐過第一個彎位,是另一位議員的辦事處,屬制建黨的據點。
  一行制建的人馬在辦事處不遠的空地上架了桌椅,撐起了立地大傘。看看他們張開的易拉鋼架和掛在桌前的橫幅,就知道他們今天辦的活動是——新年寫揮春及年糕贈長者。
  平日主要由社區主任鎮守,但今天比較特別,有位大人物駕臨主持大局——他們的黨主席兼市委議會副主席皇議員,不止來當看板,文藝底子深厚的他,更會執起毛筆親自為市民寫大字!

  檔口一開,未幾已吸引了大批長者和婦女在輪候。亦有些人是衝著皇議員而來,求他的墨寶和合照。子謙路過,一眼便在人堆擁簇中看到在寫書法的皇議員。他觀察了好一會,趁人流比較少的時候,喜而上前拜訪。
  「皇兄,久別無恙!」
  「子謙兄弟!竟然在這裡遇到你,新春快樂。」
  「客氣,也祝皇兄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皇兄與黨友樂善好施,百姓實在有福呀。」子謙欣賞著幾張置在桌上待乾的揮春,眼裡亮起讚嘆:「皇兄筆勁如虹,絲毫沒有退步。」
  「失禮。子謙兄弟不也寫得一手好字?」

  此時適逢路口燈號轉換,又一波人潮推過來,有部分路人路經檔口便駐足,求寫紅紙三數張;轉眼間又排出了一條隊伍。子謙不欲礙著皇議員做事,想了一想,道:「皇兄如不嫌棄,不如讓晚生幫忙寫字,如何?」
  皇議員遲疑:「這怎麼好意思呢?」
  「看著皇兄舞筆揮墨,晚生也有點技癢了,倒不如隨緣樂助,也算是為社稷行點義事。」
  皇議員微笑,他倒不介意拉攏眼前這位青年。
  於是子謙也坐進攤內,與他們共同作戰了好一會,直到天色漸被時間醺黑,眾人開始收拾一切離去。

  「各位辛苦了!」團隊中負責打點物資的中年女子,特地叫住了子謙:「還有你,叫謙仔呀可?今天太謝謝你了!」
  方才皇議員已簡略介紹了,這位中年女子人稱霞姨,於制建地區議員辦事處游走多年,雖是雜工但年資豐厚,小輩們連地區主任都不敢對她呼喝。
  「霞姨客氣了,能出一分綿力,晚生深感榮幸。」
  「我當謙仔是自己人啦,我們不時會舉辦不同的康樂活動,以後多點找我們聚聚吧!」霞姨眉開眼笑,遞了個塑料袋給子謙:「來來來,這是慰勞你的!」

  袋裡放了個燒鵝紅腸飯盒加一紙包檸檬茶,還有一盒年糕呢。霞姨和皇議員盛情地著他收下,子謙也不好推卻,滿懷感激地接受了。
  今天的晚飯不用煩惱了,回去與小虎分享,相信他也會十分高興的。



  嗯,距離上一名街坊離開辦事處已經五分鐘,暫時還沒有其他人出現。阿明終於得以吊頸狀態中鬆綁,他長長地吁一口氣。
  真是難得的五分鐘啊。這陣子的議員辦事處,天天都處於植物大戰殭屍模式——闖進來求助的市民,接龍似地一個緊接著一個,全日裡幾乎沒有間斷。

  農曆新年前夕本來就一堆行政文件和帳單要清理,也要安排新春寫揮春街站活動,還要算上平常一般的投訴與諮詢個案,這些工作量壓在肩上已夠垮,政府卻不巧偏在這個非常時間點推出4098資助計劃。
  計劃有太多不清晰的指引,繳交證明文件的門檻也高,審查資助的方式也繁複如方微積分程式。公眾因此產生一肚子疑問,議員辦事處就成為一站通,光是解答這個計劃的求助已應接不暇,日常事務都被逼擱置一旁,動用OT的時間去管。
  雖然要比的話,唐議員本人比他更苦,每天熬過緊密議程後,都在晚飯後回來辦事處整理公文到夜半……

  水仙瞄了兩眼,確定室內只有阿明一人,才踏著輕盈的腳步走了進去。看到阿明打嗑的樣子,她淺淺地笑了:「辛苦了……抱歉我始終要打擾一下你。」
  「噢,喔,不要緊。」阿明盡量坐直身子,希望自己看來精神些。「是戲班有事要辦麼?」
  「嗯,新年有新劇目上演,受老師所託,能拜託你們辦事處張貼一下海報和放置傳單,宣傳一下嗎?」她舉起手抱著的公文袋示意。
  「好,都給我吧。」阿明取過紙袋,查看裡頭有一張A3大小的海報和若干單張。
  「謝謝,太麻煩你了。」她笑得總是很好看,阿明覺得看著她的小酒窩,就莫名地感到治癒。「你差不多下班了吧?要好好休息喔。」
  「還沒。今晚要和議員去巴士站監察班次……應該會留到很晚。」阿明苦笑。
  「最近……都一直在加班嗎?」水仙有看到新聞報導,對那個4098計劃也有個概念,想必議辦每天都是下午所見的情景。
  「是啊,連續三天都工作十小時,午餐也不能好好吃。」
  水仙睜大眼睛:「這可不行呀!身子壞了怎麼辦……」

  「混這行是這樣子的了……」他聳聳肩,「我不介意辛苦,只怕的是出錯和做得不足。」頓了一頓,又嘆口氣:「有時再怎麼努力,仍不及對面黨派個年糕、派包小米來得討喜。說我們發的福利少,是大懶鬼……」
  水仙思考著他的話,柔聲安慰:「總有人的眼光是雪亮的,盡了力,無愧於心就好。」
  對上她翠綠的大眼睛,阿明緩緩點了點頭,「妳說的對。」而後靦腆的笑了笑:「Sorry,不知不覺就發起牢騷來,硬要妳聽我的。」
  「不要緊,人總會疲累的嘛!真的受不了的時候,稍微休息一下再繼續吧。」治癒的小酒窩,再次浮現在她嬌嫩的唇邊。「那麼我不騷打擾你工作了,請好好加油!」



-TBC-
06/02/2019


——————————


admin:::

大概放了不少個人怨念進去,新年前有一日真係做到係office喊左……
謝謝同事和老細,他們都很好,大家都辛苦了。純粹是我感到累加上連續發生了點靈異事件(…),想發洩一下而已。

祝新春快樂!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