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幣轉蛋成品
■ 原創BL,人設及世界觀為蛋主所有




——————————



〈不能喝醉〉




  入夜的小鎮街道上,一列商舖大門與櫥窗早已深鎖,只餘巷尾那家酒吧還亮著燈。

  紅髮青年推開木門,滿室酒香醺冶出迷朦的氛圍。吧枱後方的酒架大得幾乎佔據整面牆,密麻的玻璃瓶折射出璨黃的燈光,亂人眼目。
  他定過神來,一雙紅眼睛仔細地掃視一遍吵鬧的酒吧現場,很快他便找出目標——那頭水藍色的秀髮,在一片金黃色的背景中甚是顯眼。

  藍髮青年正在某一桌上,跟一群男人談笑風生。其中一名手臂纏上紋身的壯漢,更伸手豪邁地勾住青年的肩,大家紛紛舉杯碰擊。
  紅髮青年暗嘆一口氣,走到對方身旁清清喉嚨,沉著聲喚:「里歐。」

  里歐自澄清踏進酒吧時已發現他,但里歐偏刻意不正眼望向來人,等到他走近呼喚後才轉過頭去,幼框眼鏡後的藍眸彎起隨興的笑:「澄清,你怎麼也來了?想我了嗎?」

  方才搭過里歐肩膀的壯漢問道:「小伙子,這是你的朋友?一起來喝一杯吧!」
  澄清本想婉拒,但同桌七八對視線紛紛向他熱切地投射,教他一時之間失了反應。里歐趁機站起,把澄清按到旁邊的椅子上,不讓他有反對的機會。

  「這傢伙比較害羞,大家別介意,我來招呼他就好。」里歐向眾人笑著交代完,壓在澄清雙肩上的手才放開再重新坐下,面向澄清:「難得結交新朋友,別這麼掃興嘛。」
  「里歐……我不是來喝酒的。」澄清湊近他低聲道:「這麼晚了,你甚麼時候回旅館?」
  里歐飲下一口藍酒:「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想我了,沒有我在身邊很寂寞吧?」
  「我只是想確定你沒有惹麻煩。」

  「至少等我喝完這杯啊,不過我喝得很慢。」里歐將酒杯推往澄清,並朝他挨近了一些,再近一些,進入了相當親密的範圍:「所以……你不幫我喝兩口嗎?」
  溫熱的氣息滲著甘甜酒香,落在澄清的臉上;吊燈的光華灑在那雙湛藍的瞳眸裡,與高腳杯中波光微晃的藍色瓊漿一樣,迷人又誘惑。

  明明並沒有沾酒,澄清卻有種酒精衝上大腦的錯覺,不然為甚麼會感到暈眩?
  脖子的腮口突然乾澀,兩頰變得燥熱,像乾涸的魚——噢不,他本來就是魚——想立刻跳進眼前一片清涼的水色中暢泳……

  過份耿直的人通常遵循理智而非本能,澄清猛地拉開了距離,舉手呼喚侍應,點了一杯檸檬蘇打。解渴,順道壓壓驚。

  「我不喝酒。總之……我等你喝完為止。」
  「你真的很掃興啊。來到酒吧居然不喝酒,太浪費了。」里歐笑了兩聲,欣賞澄清臉上未褪的紅暈,紅得幾乎與他臥蠶下的鱗片一樣鮮艷。

  「就說了我不是為了喝酒才過來的!」
  這時,侍應送來他的蘇打,澄清抓起杯子灌了幾口,身體終於稍微降溫了。

  「我才不要喝醉。」
  他認真地注視著里歐,眼裡的火紅伐進那雙藍色的目光之中。

  「尤其是不能跟你一起醉,不保持清醒,誰來照顧你?」
  這一槳,在里歐的心湖裡撥出層層漪漣。酒吧裡人聲依然喧鬧,但不礙他讀出自己胸口的節奏。

  手中這杯是特别調釀的孔雀藍葡萄酒,酒精成份不濃,理應沒那麼容易讓人醉倒……因此難辨他臉上的一抹微紅幾分是酒意,幾分是情動。

  一個小念頭在里歐心頭浮現,仿佛氣泡在汽水中浮游,輕飄飄的。
  下次一於試試喝一場酩酊大臥,讓澄清不得已要照顧他似乎也不錯。




-fin-
21/05/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