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幣逆轉蛋
■ 刀女審 / 堀川女審




——————————



〈藏在心底深處的〉




  樓房之間的後街,堆滿棄置的雜物和垃圾袋。灰暗的天空劃過一行鳥影,腳丫爪上橫跨兩邊窗戶的晾衣繩,抖落一件黑色汗衫。
  吱吱喳喳的鳥叫,掩蓋不了在巷弄深處爭執的人聲。

  「小子,生面口的也敢在我的地方挑事?」

  黑川優雨惹上麻煩了。
  可是,那位穿著無袖號碼T、綁起dreadlock頭的高大青年,針對的「小子」卻是擋在黑川面前的黑髮少年。

  堀川國廣心裡暗忖,他方才已代替自家主上道過歉了;然而,這名青年與其身後四五個打扮相約的同伙們,看勢頭不像道個歉就能了事。
  一切爭執,源於黑川搭訕那名頭戴鴨舌帽、穿著運動緊身褲、踩滑輪鞋的女孩。她現正站在青年身旁,原來她是他的女朋友啊!黑川還輕浮地讚了人家一句身材好……

  被街友包圍的二人,身後是一面噴滿各種塗鴉的紅磚牆;然而跑上旁邊由鐵築構成的梯子,似乎也不是一個理想的選項。
  要是真的打起來,堀川不是擔心打不過——倒不如說更害怕自己會不小心輾壓對手,造成更大的麻煩。

  他苦惱地思索了一圈,這時肇事者黑川終於「挺身而出」——
  她將手中已空的啤酒罐丟地再一腳踏凹,發出清脆的迴音。她上前將堀川拉到身後,唇邊掛起一抹淺笑。

  「帥哥,只是一場小誤會,沒必要動武,傷神啊。」她瞥向夾在青年手肘與腰間的籃球,提議:「不然,用這個分勝負好了。」
  「嗯?」對方挑挑眉。
  「如果你嬴了,我和我弟隨你們高興使喚。相反我贏了的話,我們就一筆勾銷。」

  弟、弟弟?而且是閣下自己惹的禍,怎麼把我也送出去供人使喚啦!!
  堀川很想吐槽之餘,也禁不住擔心:「主……呃、優雨,您這樣——」
  她氣定神閒地打斷他的說話:「放心,沒有問題。」


× ×


  穿過巷子另一端的鐵絲網門,他們來到一片空地。

  在場子中央對峙的兩人,成為眾人圍觀的主角。青年的伙伴成群站在一塊兒,只有堀川一人面露憂色伶仃地站在對面,手上還捧著黑川脫下丟給他的綠色外套,兩派打氣勢力懸殊立見。

  「我就看妳這男人婆有幾斤量。」
  對青年的說話,黑川只是報以微笑。「還請手下留情了。」

  皮球拍在硬地上的聲響,宣告對碰正式開始。

  青年將右手中的籃球拍動兩下,於袴下穿梭而過,左右交替一氣呵成;然後跨出腳步,直指黑川後方的籃球架。
  黑川敏捷地跟上青年的動作,不讓他拉遠分毫距離,追隨至籃底下。她沒有急著堵截他的假動作,而是把握他起跳的一剎,從他高舉的兩手之間精準地扣下了皮球。

  青年還沒著穩在地,黑川已繞過青年臂下,接過從地上反彈而起的皮球,現場觀眾發出呼聲,皮球拍動的節奏亦因攻守互換而更趨明快。
  兩步半內,她從三分線一躍,紫色瞳仁尖銳如獵鷹,瞄準籃框一拋——皮球僅在青年伸展的指尖掠過。

  堀川國廣的目光緊隨著她。

  陽光衝破灰雲灑下。在半空中的她的側影、皮球劃出的弧度,都被勾勒出鮮明燦爛的線條,刻進那雙注視著她的蔚藍眼睛之中。
  皮球不偏不倚地穿透籃網,在眾人的喝采與拍掌中,她倏地朝場邊拋出一道微笑。不同於面對那些年輕人們的客套假笑,而是發自心底裡有溫度的笑。

  這笑容投入堀川的心窩,又一記三分球直接得分。
  他臉上依舊平靜,但悄悄地緊按住懷裡的外套,遏止猛然起伏的心跳。


× ×


  「沒想到妳還不遜,是我大意了。」
  「哈哈,承讓承讓。」

  事件最終和平落幕,那些年輕人還拉著她、想說組隊打一場玩玩。他們並不是壞人,只是一群腦門有點衝的孩子罷。而黑川總是有這種神奇的親和力,讓人氣結,但又無法真的燒起來。
  他家主上就是這樣狡猾的人啊……走在斜陽光暉鋪蓋的回程小道上,堀川瞥一眼身旁的黑川。

  「沒想到主上也擅長這種運動……」
  「啊,唸書時有玩過,真的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望向遙遠的天邊,橙色的華光在她紫色的眼中染出朵朵晚霞,裡頭埋藏了多少往事。
  那些她成為審神者以前、將她磨練得圓滑世故的、她不曾向堀川和任何刀劍男子提起的,過往。

  「本來只是想來現世逛一逛,沒想到運動了這麼多啊——」她伸了個懶腰,慵懶地嘟嚷:「快點回去休息好了。」
  她藏得很深,絕不給予他有刺探的機會。

  某程度上,他倆是相似的,他也把某些想法藏得很深很深,絕不會宣之於口。
  比如說,每一次為她心動的一霎;以及此刻盤算著回到本丸後要設置怎樣的懲罰、教訓她又亂惹事非。




×××
16/03/2021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