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ba 002. / 🖤 Raven 001.




  千羽喜歡在藝廊大樓打發周末的時間。
  那裡的畫室寬廣通明,木質窗框襯上白色輕紗窗簾,擺放數棵向日葵盤栽作裝飾,令純白的四面牆不過於單調沉悶。

  來到畫室的人紛紛拉起畫架,帶著自己選擇的畫具,描繪任何天馬行空的東西。有人在書櫃上取了名畫集來臨摹,有人佔了窗前的位置速寫城市風景,也有人隨心所欲憑空亂畫。

  千羽今天屬於隨心的一派。
  在畫布點上晴藍和絮白,隨著剷子來回輕髹,由深而淺的穹蒼層層浮現。提起刷子,掃開一絲絲嫩綠青草;再束起綿棒,一點一點,細緻地印出一株株淡紫花蕊。

  從花田跳躍到鬧市街巷,剛才在路上遇見的灰色小狗忽然跑過腦海。執起蠟筆,在全新的畫紙上勾畫出那張傻傻的笑臉和身軀。
  最近天氣開始變熱,不方便在戶外寫生了啊。真想快點到清涼的初秋,帶著速寫本,去探訪那滿山紅葉與黃菊。

  想呀想,畫呀畫,畫室裡的人進進出出了幾番。撇下最後一筆,從想像中的世界回到當下,赫然發現室內只剩自己一人,窗外夕照把向日葵的影子拉得很長。
  千羽默默脫下散光眼鏡收好,將各式畫具分門别類地整理回工具箱裡。她只挑一幅畫帶走,小心翼翼地捲起畫紙再塞進海報筒裡。踏出畫室之際,天色已全黑。

  走廊的燈光很乾淨,兩旁是各扇不同的活動室大門,淡褐色菱格花紋地毯往左右伸延,空寂長迴。
  忽然,一串琴音敲進靜謐。倘若星子跌入高低相錯的樓宇天台,在台階上輕巧跳躍、滾動,音色也當如此清脆。


[BGM: Waver - 田所あずさ]



夜が 跳ねて
君が澄む空 振り向かずに 歩いた



  音符一路滾到她腳邊,她順著方向,找到星光的源頭。

  透過玻璃門看進去,一室燈光欄柵,左右兩旁都是整面牆壁大的鏡子,映照出門對面牆上一排精緻的落地窗框,以及俯伏卷縮在正中央的身影。無盡的鏡子倒影,縮得小小的身姿,顯得昏暗而偌大的空間更廣闊無礙。

  旋律與歌詞猶化成細絲,縈繞一身黑衣的少年,牽著他緩緩坐起,引手指向天空。


あの日毛布にくるまって
錆びた線路にただ沿って
安心を ねだるように 喉が震えた



  一仰首,烏黑髮絲掠下現出那張臉,俊美得教人屏息。纖手一揮,在空氣中撥出螺旋悠悠放下,窗外燈飾都如水彩化開,唯他的輪廓在構圖中心清晰分明。

  敏捷翻身站起,高佻身材優雅踏前,雙腿腳掌向內一蹭、一踮,左右交錯,每一步都觸起輕煙。彷彿他赤足之下並不是木質地板,而是繁華一夢的都市霓虹。星塵在他滑步的一瞬盛放,又在他抽起腳尖的一剎凋零,如此絢麗,又如此寂寞。


懐かしく問いかけて 身体が閉じてく
何もかもが大切で かけがえのないものなら
わたしはここに いられない

すべて街の あかり奪い去って
焦げついた青が滲む 思い出が流れて
濡れた目に 嘘の傘



  轉入副歌,遂漸那鼓聲激起、提琴弦重。
  少年猛然張開雙臂,仿見一對漆黑的羽翼從他背上展開,陰影吞噬漫天星光與遍地華燈。


すべて街の あかり奪い去って
焦げついた青が滲む 思い出が流れて
濡れた目に 嘘の傘



  黑暗中似有無數無形的爪裹纏著他,動作變得浪蹌跌撞,碎步受樂曲節奏鞭打而旋轉,旋轉,僅踮起右腳旋轉,如同被鞭打的陀螺。

  背上羽毛折落,片片紛飛,葬天席地散盡哀傷。


ひとり 立ち尽くす
リボン掛けられたらしさ
わたしは今も ほどけずにいる
離して



  弦音漸消,斷翼的鳥緩緩降落,用疲憊的臂彎抱住自己,蹲身。回復一開始的姿勢,躲到影子裡。
  影子外那滿城夜色,璀燦依舊。



  時間凝滯了好一會,少年從陰暗處退出,舞蹈時流露的情感已徹底褪去,臉上不現一絲波瀾。他穿好鞋襪,戴鴨舌帽並拿起背包,轉身走向舞蹈室大門,終於看見站在門前的少女。

  「妳甚麼時候出現的?」
  「誒?那個……由這首歌開始的時候……」少女放在胸前的手掐成拳頭:「如果打擾到你不好意思!因為……跳得太好看了,不知不覺就一直看著……」

  冷冽的灰瞳仍然盯著她,教她粉頰染上淡淡的窘困,微垂下頭。
  「麻煩妳讓一讓,我要走了。」他側身越過少女,沿著長廊走往電梯大堂。

  她的腳步併上跟在他身後,看著他按下電梯的等候鍵。
  「不要跟著我。」
  「啊?可是……」她錯愕:「我也要走了,離開就得坐電梯呀……」

  電梯來得及時,叮一聲終斷了微妙的氣氛。他交叉繞著雙手瞅向她,害她目光游移不定,許是不知道該回望他抑或避開。
  電梯到達地面,他踏出大樓後沿左轉入長街。半途回首一瞥,只見她仍站在大樓前,原本正朝他的方向望去,被他突擊便匆忙別過臉去。
  他不再回頭,沒入周末夜的人潮中。

  登上恰好到站的雙層巴士,挑上層最末一行靠窗的座位。車窗外掠過一排照射燈下的廣告板——網紅美妝品牌 Secret Palace 的新產品,搖滾樂圑 Pentagramma 的演唱會,天才少年指揮家 Aschinger 的管弦樂演奏會……

  燈號轉紅,窗邊停著一幀芭蕾舞劇再公演的廣告。若仔細察看,少年藏在帽子下的容貌,與海報中的黑衣舞者一致。—— Corbeau Raven ,這個名字列在畫面一角。
  冷漠而疏落的車廂中靜悄悄的。他在思考剛才那個女孩,那傢伙接近的時候,我居然完全沒察覺到她的氣息……她到底是甚麼人?

  巴士隨綠色燈號駛離。他沒有顧上自己的海報一眼,明亮街燈與霓虹映著他的側臉,卻沒照進灰暗的眼底。




-TBC-
31/05/2022



———————————————



admin:::

末段出現的廣告牌都是自家孩 & 親友孩的彩蛋 <3
自肥爽爽~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