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射事件」後的逃避時期。
※ 鳴謝又双叒叕來客串的親友家孩子Nicklas(他是男主嗎出場率這麼高)




———————————————



😙 Bosco & Patrick 004. ➰
Ain't Going Back






  聽到Nicklas的呼喚,Patrick載起耳機想裝作沒聽到轉身離去,無奈人潮突然擁擠阻擋了他。

  Nicklas一手按上他的肩,讓他逃不了。「Bosco那傢伙兩天沒來上課了,他還好嗎?」
  「應該……還好吧。」
  「應該?你不是不知道吧?你沒有去看過他?」
  「沒、沒有!最近啦啦隊的練習很忙,我也沒空管他那麼多。」從Patrick一直偏往相反方向的肢體語言,不難看出他想盡快逃離。「我趕著去練習呢,掰……」

  「給我等一下!」Nicklas大腳一抽,踏在牆上橫槓住Patrick的去路。要是這一幕被足球部經理人看到,肯定會吐槽要是他平日出腳也如此準確俐落就好了。「你兩個給我差不多一點,還要鬧彆到甚麼時候?」
  「就說了我們沒事……」
  「沒事才不會互相避開啊!這陣子午飯不想坐在一起,放學刻意前後腳回家,條傻仔就算忘了帶課本也不敢去找你借!」說時Nicklas放下腿,同時注意到Patrick眼中的退縮,追擊下去:「是說我一直夾在你們的hehe之情中間,我也很難做人啊!拜託你們快點解決!」

  「甚麼hehe之情!才不是!」
  「怎會不是?你們自己告訴我的……」Nickla壓低聲線:「都玩過屁股了……」
  「就說了那是我朋友和朋友的朋友!」
  「你的朋友就是你啦!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我唔L想知啊……」Nicklas抱頭瞪眼:「有事就面對面好好講清楚,難道真的打算逃避到畢業嗎?」

  默然半晌,杏金髮少年眼裡的城池動搖了。
  那晚的旖旎浮上他緊揪的眉額間。他摸到對方那根漲硬的欲望,原來比平日軟垂時的大小誇張得多;他聽到對方在耳邊灼熱的呻吟,嚐到對方的唇舌是帶酸的鹹味……

  Patrick也不懂。明明他倆會一起偷偷為班上每個女生的外表身材打分,上街時會欠揍地搭訕正妹,在家會分享小黃片心得……彼此的肉帛也並不是第一次赤誠相對,為何突火苗然就燒了起來?
  火熄了,燒焦的痕跡該如何掩蓋?
  也許由身體交纏的一剎那開始,友情已碰撞成無法重圓的碎片,更說不定已經被那個臭直男討厭了呢。Patrick不禁斂下紫眸。

  「也許他並不想見我呢……」
  「嗄?你又沒問怎麼知道他不想見你啊!氣死我了……」Nicklas扶額,堅持要以自認為很帥的45度角面向鏡頭,然後將一疊作業本加文件夾塞到他懷裡:「這幾天學校的東西,麻煩你交給他。」
  「我……」
  「你跟他住同一座,最順路了!是男子漢的話就好好面對自己做過的事!」Nicklas盯著他仍然猶豫畏縮的神色,說得理直氣壯:「除非你覺得就這樣失去他也無所謂,那就隨便你吧。」

  「說實的,那個廢柴,能夠擺脫他也不壞,甚至是好事吧。」回復一貫的毒舌風格,唇邊揚起無奈的笑,雙手卻扣緊了剛接下的書簿。
  「的確呢。不過,你要是真想擺脫他,就不會這麼煩惱了。」

  Nicklas一撥瀏海,一個馬賽迴旋後再回頭望Patrick,這次堅持要以自認為很帥的側顏面向鏡頭——可惜Kanae不在場,不然她絕對會吐槽怎麼Nicklas在球場上沒法這樣帶球轉身呢。
  「Bro,祝你好運。另外,我知道我很帥,但千萬不要變心愛上我啊。」說著,揚手離開,留下他自認為帥氣的漸漸走遠的背影。

  要是在以往,Patrick一定會嗆你這個自戀狂,哪來的自信全世界都會迷上你啊……此時此刻他卻覺得Nicklas還真有些帥。




==========


【小過場】
Nicklas離開後Patrick再回想……

『你們自己告訴我的……都玩過屁股了……』

等一下,「你們」是指那傢伙也有去找Nicklas談過這件事嗎?!
糗死了啊啊啊!!!


==========




  當一隻媽寶沒有父母在身邊,他就因不會照顧自己而生病,是何等合理。
  以往雙親出遊,Bosco都會跑往Patrick家蹭吃蹭喝……這樣單純的日子已回不去了。
  他躺在床上,身體發著熱幾乎將他的能量都蒸發掉。恍恍惚惚,他聽見兩個人在對話。

  『積積……你就幫我忙一次嘛……』
  『不要。』

  啊,原來是他和Patrick。

  『你這沒良心的!好嘛好嘛……』
  『不要碰我。』

  Bosco從沒見過好友如此冰冷的神色,那種冷不同於平日嬉笑調侃的嫌棄,而是真正刺入骨髓的厭惡。
  世界的角度忽然垂直一轉,四面的大廈走廊由上而下,一層一層地急速倒退。原來,是他失去重心往下墜,Patrick冷冷的目光仍在原地,漠然地向他投射。

  奇怪,他住的這幢只有二十多層高,為甚麼身體仍在無止盡地下沉?身邊的景色也愈來愈黑。
  浮沈之間,一陣鈴聲蕩進黑暗之中,斷斷續續。

  漫長的下墜終於結束,他行屍走肉地爬下床,跌撞出客廳打開大門,也沒有細想來者是誰。方才在夢中見過的熟悉臉孔出現在大門後,教他措手不及。
  四目相覤又隨即別過臉去,這陣短暫的靜謐期間,Bosco感到比他小時候大庭廣眾尿褲子更尷尬。

  「喂……你的作業。」
  「呃……謝謝……」
  抱病的人手腕一軟,沒接穩Patrick遞上的書簿文件,啪咧掉到地上。

  在Bosco反應過來以前,Patrick已先一步彎下身為他收拾。收拾完畢站起身來,舉起手中的筆記本,用力一敲那頭鳥巢似地築起的黑色髮頂,Bosco不禁驚呼出聲。
  「你這小子還是回去躺著算了,讓我來。」

  二人總算一起進到單位裡。昏暗中,Bosco不小心踢到椅腳,發出哀哀慘叫,栽進沙發上的衣物小山打滾。燈光一亮,站在玄關前的Patrick——也就是按下開關的人——沒忍住乾笑:「笨蛋,在自己家也能踩到陷阱。」
  「你這沒良心的!我是病人啊……」他跌倒的同時,碰跌了茶几上沒收拾好的餅乾包裝,碎屑掉滿一地。
  「就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

  Bosco在沙發上縮成一團,不敢正眼看Patrick,只瞥見他的身影經過眼前、蹲下,撿起地上的廢物丟到垃圾桶裡。夢裡那張冷得讓人心底發寒的臉,在Bosco心中揮之不去;他才察覺自己原來害怕,害怕在現實中看到Patrick展露出同樣的表情。

  「……難怪你病不好。」前方傳來Patrick無奈的語氣,夾雜著嘆息:「沒有來看你的話,你真的會自己一個死在家裡吧?」
  往常來說,Bosco一定不甘心地反駁抱怨,會賴在Patrick身上耍寶,但這次沒有。Bosco不確定Patrick抱持甚麼心情而來,也許只是為了義務……要是他伸出手卻被Patrick推開,他一定會跟夢裡的情節一樣,墜落到沒有盡頭的深淵。

  Patrick轉身走到Bosco面前,俯視著他:「喂,你家鑰匙借我一下。」
  「嗄……借來幹甚麼?」
  「我帶一份我家的晚飯給你。」

  兩雙目光緩緩對上,Bosco突然心頭一震,趕忙閉上眼睛掩飾。生病,是兩頰發熱的正當理由。



* *



  Bosco不知不覺地在沙發上睡著,造了跟下午相似的夢。
  他半夜再醒來,身處的座標是睡床,被子蓋得好好的,摸摸額上還貼了塊降熱膠貼。

  精神好像回復了不少,然而肚子開始抗議,他摸下床走出客廳,一亮燈,便注意到餐桌上的保溫袋,以及放好在旁邊的一串鑰匙。
  打開袋子,取出裡面的保溫瓶、餐具盒……盒上附贈的便條紙上寫著:
  『病左飲多d水,唔准食杯麵同飲汽水,沒收。』

  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字跡。他轉頭一望,那原本裝滿空泡麵杯的垃圾桶塑料袋已被替換。緊接到食物櫃查看,本應還有存貨的杯麵和洋芋片都不見了,但添了些餅乾和水果燕麥棒。冰箱裡再沒有可樂,換成了瓶裝水和牛奶。
  他悶悶地回到餐桌前,掐下那道小字條,赫然發覺背頁還有一行小字。

  『p.s. 等你好返,去學校搵我再還俾你。』
  而這一瞬間,Bosco竟紅了眼眶。





-TBC-
09/06/2022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