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ristmas 05 & 06 * Christmas Eve 🎄



🍩



Local Time 23:17

  平安夜的街頭人如潮湧。安裝在廣場正門的大型屏幕播放著節日流行曲MV,也許恰巧唱著誰的心聲。


[BGM: "Santa Tell Me" - Ariana Grande]


Santa, tell me if you're really there?
Don't make me fall in love again if he won't be here next year
Santa, tell me if he really cares?
'Cause I can't give it all away if he won't be here next year



  晚飯後跟朋友在街上閒晃了好一會,她們並沒有湊熱鬧的嗜好,又或者另外有約,於是大家先解散各自行動了。

  聖誕樹下是一幅旖旎的風景,有情侶依偎在一起,有女孩在向星星許願,也有嬉笑打罵的年青人。那青翠的松葉下,每一顆等待的心,都是一份精緻的禮物,靜候唯一的那位去接收。
  躊躕了一下,終於決定早點回家,輕鬆躺床過聖誕好了。

  轉身往車站步去,沿路都是閃亮的燈飾,但在街角最深最暗處,仍見無家者的身影孤單地瑟縮。想了一想,她便走進了對面的咖啡店,點了兩杯熱的焦糖歐蕾。取走了一杯,另一杯是serving——讓稍後有需要的人享用。並不是普世都在歡騰,總有華燈照耀不了的角落,背負著故事的人,為了熬過又一個黑夜而奮鬥著。


Feeling Christmas all around
And I'm tryna play it cool
But it's hard to focus when I see him walking 'cross the room
"Let It Snow" is blasting out
But I won't get in the mood
I'm avoiding every mistletoe until I know it‘s true love



  步出咖啡店,幾乎所有人頭都朝同一方向擠擁過去,而她逆流而行。對呢,聽說待會有倒數活動和煙花表演,就在廣場中央。
  忽地人堆中傳來驚呼,似乎發生了一點小騷動。霎時一股微妙的直覺竄上心頭,好像有甚麼不太好的事情要發生了。幾乎在同一時間,有身處廣場的朋友傳了訊息給她,本意只是想開心佘牙花生,但她細看之下……不得了。

  她立刻回頭鑽進了人群中。



  屏幕音響的聲浪並不能完全蓋住人聲喧囂。
  看熱鬧的人竟然並非圍繞在聖誕樹四周,而是積聚了在路旁。

  「有個人在爬牆耶!不知道在幹甚麼。」
  「咦他想模仿蛛蛛人(?)嗎?」
  「該不會是想不開,要做傻事吧?」

  不妙啊……
  那個在商場外牆爬行的黑影(???),好眼熟。



——————————



  場景一轉,夜深的公園內。

  「你是營養都往胸部跑了導致腦袋發育不良嗎???摘下星星就能實現願望的鬼話也能信?###」
  「||| 抱歉……」
  「你知道為別人添了多少麻煩嗎?」

  對話來自怒氣仍未平息的粉髮少女,以及被罰跪坐中的肌肉佬。
  還記得之前提過,那個在女生之間炒得沸沸揚揚的傳說嗎?他準是在女客人的口中聽回來,然後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這個笨蛋是信了。

  結果,這傢伙從三層樓高的距離摔下,陪他等待救護到場的同時不斷向周遭的人道歉;接著到醫院檢查治療,幸好只是折了一隻手臂加各種皮外傷,準是素來鍛鍊有功而令體格強健的緣故吧。換作普通人這麼一摔,恐怕至少在病床上躺個一星期。唉,明早網絡熱門搜尋最好別出現這件事,求千萬不要有,不如乾脆拔掉網線與世隔絕七七四十九日算了 no eye see la hahahaa (facepalm)
  (至於為甚麼是去爬旁邊的樓而不是乾脆爬樹……算了腦殘的邏輯我放棄去理解。她心裡吐糟。)

  Any肥,如此這般折騰了一番,已近黎明時分。否則,現在她應該在暖洋洋的被窩中睡得正香哩。爆一晚肝是多少塊面膜都補養不回來的好嗎!?一想到這,她背後那團怒火再度熊熊燃燒,身邊的氣流熱得都能烤培根了……
  「哇好燙……對不起、小弟知錯了……」 << 五體投地中
  「所以說你現在打算怎樣?###」
  「呃……」數秒的沉默經過,氣氛突然變得嚴肅起來。終於,他一臉認真地開口了——「我沒想過。」

  數秒的沉默,再度經過。
  她沒有回應,只是冷冷的望著他。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在空氣中匍匐,無形卻如鉛石一般沉重,他只覺全身都被壓住了動彈不得……

  糟了。這下要怎樣才能讓她氣消呢……
  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直到她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一瞥,屏幕上顯示的時間為04:53。他不敢抬頭,但依稀間似乎聽到一聲輕嘆。
  「算了,我好睏……先回去了。」

  「等一下。」
  她正要轉身離去,聽到他叫住了她。
  「因為好多事情都不懂,我知道我在這裡做了很多蠢事,還為妳帶來了很多麻煩。明明當初是希望幫助大家,最後卻甚麼也做不到……可惡……」握緊的拳頭深深陷進雪地裡。「我並不止是想要實現自己的願望啊……」

  她觀察著他的反應,眼裡的疲累漸漸被堅定取代。
  「明白了。現在還來得及啊!」她的語氣冷靜但充滿威嚴,叫人不容拒絕。「待會早上7時45分吧,在X大北街大門前等我。」
  說完,她便匆匆忙忙地轉身飛奔而去,留下一臉茫然的勇者先生。

  數分鐘後……
  「等等,我還需要跪坐嗎(???)」 << 腿已酸



-TBC-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