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斷江南湮雨中,酒家何處。踏破鐵鞋,在每一座小樓深閣中,尋覓著那人的輕顰淺笑。
  恨春風不似寶劍,斬不斷十里垂楊相思串串。

  山山水水,夢廻那些我們牽手走過的路,故事的序章再度浮現心頭。



【壹】




  馬蹄踏著殘月稀星,在小鎮的石板道上踱步。馬背上的人跳下,牽起繮繩繼續走。

  方才遇上一幫匪類打劫無辜百姓,為救助他們故誤了腳程,趕至此地夜色已濃。沿路一排客棧酒館,均漆門緊閉,窗邊不現半點燈火。正要放棄之際,忽見前方有一戶,門前布簾半垂,門內泛著微弱燭火。

  信步至那門前,檐上吊著一方「酒」字旌旗,側頭傾聽,裡頭有些微細的聲響。他撥開垂簾跨步進去,正欲開口詢問,一個人影手持武器,迎面飛撲衝來。他反射性地抓起腰間的佩劍,沒有出鞘,只期一揮攆走對方。

  「看你哪裡逃!咦……」
  入耳是一把清脆女聲,她手中的玩意只是一把摺子。女孩也沒料到會有人突然現身於門口,她的姿勢動作不帶習武之人的氣勢,並非惡意來襲。然而方寸之間,他已無法完全收回發出的力度,只能盡量把發出的力度緩過來,劍鞘橫向擊中了對方。

  「抱歉!姑娘有沒有受傷?」他急忙扶住跌倒在地的人。誰也沒注意,一隻罪魁禍首——蟑螂,在牆上竄出門檻外。
  姑娘痛極捂住胸脯,抬頭,一雙杏目盈著淚朝他怒瞪,這可把他嚇壞了。莫非真的傷到她了?而且是如此難為情的身體部位?

  一下清脆的擊碰聲響起。回過神來,他的左臉已烙上一記暗紅色的掌印,痛楚火辣辣地燒起。這實在是不怎麼美好的第一印象。



待續。
12/03/2017



—————


Kisumi:「所以這劇集到底是武俠還是言情?我平日不追看電視的。」
Marty:「都是吧?我覺得挺有意思的,闖蕩江湖,我也有類似的日子呢。記得那時……(下刪萬字)」
Kisumi:「(默默地第N次聽完)好了好了。回到正題,那現在你的提議是,想把類似的劇情結合歌舞,搬上台表演嗎?」
Marty:「是!感覺也很創新,不是嗎?」
Kisumi:「是一試無妨,好像也很有趣,那我也去看看這作品好了。」
Marty:「太好了!那妳看過後,我們再一起研究如何演出吧!」
Kisumi:「(心想:哇,他很高興的樣子,是有多喜歡這套劇啊。像師奶一樣)」<< 內心暗笑
Marty:「(心想:希望我的女主角由妳來演啊……)」






==========



admin:

突如其來應該只有我自己喜歡的武俠paro(。)緣由是心血來潮給這兩位穿上了忍者服和七夕裝,怎料意外地適合他們!船上跳舞那一段拍得太美!比禮服好看多了!於是各種古風AU在我心內的小宇宙大爆炸。劍俠vs.酒家姑娘甚麼的我超可以 o<<

這個AU系列大概會不定期出現,而且未必完整和連貫,大概是想到就寫一節片段這樣XD 也會有其他角色串串門。可以看作是平行世界,也可以看作是舞台表演吧。人生如戲,莊周夢蝶。但願美好的故事長醉不醒。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