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文含清麿老化情節,請各位衡量心理壓力後再決定觀看與否。
另,對悲文感冒者亦請三思而後看。



==========



最後的童話



  從前有一個天使,為了學習甚麼是「愛」而來到凡間。
  他遇上了故事的主角,從這名凡人的身上學會了「愛」……
  是的,如很多俗套愛情童話的情節,天使愛上了凡人……
  儘管知道這是沒有結果的戀情。


=*=*=*=


忘了有多久 再沒聽到你
對我說你最愛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 我開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錯了甚麼



=※=※=


  暗淡的病房內,無聲地躺著一張病床,伴著它的只有旁邊的一具醫療儀器。臥在病床上的,是一名年已半百的男人,披了雪花的髮和樹皮般粗糙的皮膚,叫他看來比他真實的年齡要老。

  儀器的心電圖像波浪一上一下的起伏著,與男人緩慢的脈搏心跳一同躍動。每一下的鼓動,也像死神懷中的陀錶秒針行走的聲音,一下一下的為他的生命作倒數計時。

  男人很平靜,接受了現實,靜靜地等待死神的造訪。活了半生,他有事業、有親人、有朋友,總算無憾。然而,在內心最深處的一角,總有些東西缺漏了似的,像千塊的拼圖中獨欠缺了一塊,整幅圖畫也不完全了。

  但男人卻又說不出,那缺了的一角是甚麼。
  他總堅持著,勉力守著意志那一道門,堅拒死神的到訪。他想在死亡前,盡可能找出那塊遺失了的拼圖是怎麼樣子的。

  他平生不相信神。但現在他希望有神,如果禱告,有用嗎?上天會否派出使者,例如像童話裏那樣美麗而純潔的小天使,替他補回內心失去了的一角?

  但理智很快便打消了他的妄想。童話只是故事,並不是現實。
  好熟悉的對白。曾幾何時,自己也好像說過類似的話?是在甚麼時候呢?

  記憶的倉庫被開啟了,一些塵封了的往事在矇矓中逐漸浮現……



  「清麿……」

  在迷濛中,一把清脆的嗓音響起。是錯覺嗎?
  感覺好熟悉好懷念。

  「清麿……」

  聲音第二次響起。那聲音,清脆得像孩提時母親繫在自己手上的銅鈴,溫暖得像撥開雲霧的雨後陽光,輕輕的照亮了男人幽暗的心房。

  男人微微扭過頭,在模糊不清的視線中,他看到了一幀不可思議的景像。

  一個白色的身影正站在窗前,背著光,遮蔽了窗外僅餘的夕陽殘照。一身純白的衣服,衣袂飄逸得如仙林中的薄霧;金色的髮絲與夕陽餘暉互相閃耀著;還有,那對水晶般閃亮的金瞳……
  在淡淡的光暈下,一瞬間,男人好像隱約看見一對透明的翅膀,在那身影的背上伸展開來。男人呆住了。這是幻覺嗎?

  「清麿。」那身影再開口了,清越的聲線像滴水穿石的甘露,輕柔的敲進男人的心坎裏。「你忘記我了嗎?」

  一抹笑容在「天使」的臉上漾開,一如記憶裏的笑容一樣天真、單純、幼稚……男人的視線更模糊了。
  「賈……修……」喉頭哽咽了。

  天使般的少年走到床邊,坐下。「我來看你了,清麿。」

  再一次聽到他呼喚自己的名字,有種隔世的感動;彷彿渡過了十個世紀才尋回這失落的名,在茫茫的時空中再一次相遇,抓緊對方。

  「是……真的嗎?不是夢……?」男人忍住喉間打結的感覺,用沙啞的聲線問。
  「是真的,我來了。」少年牽起男人長滿繭的大手,放到自己軟嫩的臉頰上。從柔軟的掌心和臉頰上傳來久違的溫暖,與數十年前的一樣,完全一樣……

  男人擠出一絲笑顏,與他的病容不太相襯。「你……長高了……」
  「對啊,我已經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他笑,笑聲如風鈴般悅耳。
  「沒錯,我也……老了。」快要死亡了……男人突然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少年開口道:「清麿,還記得那個約定嗎?」
  男人望望少年,有些恍惚。他們之間似乎有過許多的約定,男人不清楚少年現在指的是哪一個。

  「是『童話』啊。我說過長大後要當清麿的新娘。」少年微笑說,「我一直沒有忘記。所以我來了……來當清麿的新娘。」
  男人想起了。在心深處的某份記憶被喚醒了,一幕幕語聲和歡笑聲在眼前湧現──


..


  「清麿!清麿!你聽我說……」孩子爬到少年的身邊,拉著他的衣角嚷:「長大後我要當清麿的新娘!」
  少年差點沒噴血倒地。「甚、甚麼!?」

  「人家說,長大後要當清麿的新娘子啦!」孩子的手上,拿著一本名為《天使的童話》的畫冊。「吶,清麿,這個、這個啊!天使感謝凡人的幫忙,讓她學會了『愛』,所以成為了他的新娘!所以……」

  孩子興奮地說,像發現新大陸那般雀躍,圓大的雙眼也閃著神采。
  「清麿也一直不顧自己的幫助我,所以為了表示感謝,我也要成為清麿的新娘!」

  呆,一秒後。

  「別傻了,賈修,這怎麼可能!」少年以無情的語氣,斬釘截鐵地回覆。「第一,男生不可以當別人的新娘;第二,這只是童、話、故、事,並不是現實,是不、可、能發生的。懂了嗎?」



  「當新郎新娘即是結婚,與最喜歡的人廝守一生。」少年正色的解說著,「你還小,不明白當中的意義,所以別再亂說了!」
  「與最喜歡的人……廝守一生……」孩子口中喃喃唸著。

  不久,孩子又跑來扯著少年。

  「我現在最喜歡的人就是清麿!所以……我……還是想當清麿的新娘!」
  稚氣的臉上,滿滿的寫著「認真」二字。一雙眼睛裏所反映出的真誠和堅定,把少年震懾住了。

  氣氛怪異地僵住。

  良久,少年開腔了,語氣嚴肅得像宣佈判詞的法官。「聽我說,你現在還是小孩子,很多東西都還不明白……等你長大後,你的想法就會改變了。這種話不能隨便說出口,知道了嗎?」

  少年轉身撇下孩子。孩子的表情頓變得失落。

  「嗚呶……我真的不明白啊……」孩子獨自屈曲身體坐著,一泡眼淚在一雙大眼眶裏蘊釀。「為甚麼年紀小就不可以呢?我是真的喜歡清麿的……是不是因為清麿最喜歡的不是我,所以我就不能做新娘了呢?……」

  豆大的淚珠斷了線般,沿著圓滾滾的臉頰滑下。



  「清麿、現在有最喜歡的人嗎?」那張漲鼓鼓的小蛋臉,嘟著小嘴,這麼一問。
  「呀?」被突然一問的少年,在好幾秒後才能反應過來。「嗯……還沒有吧……」

  「嗚呶、那麼,在清麿找到最喜歡的人之前,就讓我當新娘吧!」孩子撲到少年跟前,一本正經的說。「我們來約定!如果將來清麿找到最喜歡的人就好,但如果找不到的話,就讓我當清麿的新娘!這樣可以嗎?」

  孩子伸出了小小的尾指,一臉堅決的望著少年,等待答覆。
  那副正經八百的表情,少年看著看著,內心竟昇起一種前所未有的奇異感覺,他忍不住「噗」的笑了起來。

  「清麿……你始終不肯答應嗎……」孩子低下頭,顯得十分失望。

  「就算我肯答應,說不定將來反悔的是你呢。」少年輕撫孩子柔順的金髮,「將來的事,將來才說吧。而且……」
  還有甚麼想要說出口的,但話到嘴邊又止住了。

  「而且?」
  「沒甚麼了!總之,這種事遲些再慢慢說吧!」
  「清麿好耍賴!嗚呶~~~~~!」
  「哈哈……」

  吵鬧的聲音,熱烈地洋溢在午後的小房子裏。


=*=*=


  你知道,天使與凡人的故事結局是怎樣嗎?
  故事的主角知道了天使的真面目,天使最終被逼離開主角。

  少年一早知道了小孩的身份,也知道他終有一天會離開自己,就像天使離開凡人一樣。
  童話因為悲傷而美麗。因此,美麗的童話故事即使成真……

  結局也是悲傷的。



你哭著對我說 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許你不會懂 從你說愛我以後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


  「清麿。」少年的聲音將男人拉回現實。

  想起了,那個多年前的承諾……
  春風把原野綠了又綠,小孩已長成翩翩的少年,而昔日的少年也青春不再。然而,記憶總是歷久常青。

  「你一直……記著它嗎?」男人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他。「那只是……一個小孩子的玩笑。」
  「對我來說,那不是玩笑,是諾言。」少年答。
  「事到如今,你還願意遵守這個『諾言』?」男人悲痛的問:「即使……我,變成了這樣?」

  「嗯呶。清麿不是說過,當新郎新娘就是和最喜歡的人廝守一生嗎?」少年誠懇的請求。「無論清麿變成怎樣,我還是喜歡你,到現在還喜歡你。所以……請讓我當你的新娘。」

  少年淡淡的說,每一個字都是溫柔的治療,治癒著男人心裏的痛。男人流淚了。少年伸手撫上男人滿佈皺紋的臉,讓他的淚落在白晢的手心上。

  「清麿……你願意讓我當你的新娘嗎?」少年伸出修長的尾指。
  這次,男人沒有遲疑,抖抖的遞過手去勾住少年的手指,捉緊這個已錯過了數十年的幸福的承諾。
  「我……願意。」

  少年微笑,俯下身子給男人輕輕一吻。
  尾指相扣,漸漸變成了兩手緊握,十指緊緊的像鎖那樣用力扣著。

  男人感到那香軟的唇瓣傳來的溫度,如血液運行般從唇上流遍全身,為乾涸的皮膚灌溉水分,為缺氧的大腦充血了,為虛弱的血脈灌輸了力量,為頻死的心臟注入生命力……沉積在軀體裏的疲憊感也一點一點的被洗去,仿如置身一條暖和的時光隧道中,身心的歲月在不斷地倒退,退回數十年前,他們分別的那個時候,他們約定的那個時候,他們初遇的那個時候……

  所有遺失已久的感覺,全在這刻返回這身體上了。

  「謝謝你……賈修……」男人笑了,像年輕時那樣笑。「可是,對不起……你只能做一會兒的新娘……我就要離開了……」
  「不。」少年也笑得燦爛:「從今以後,我都是清麿的新娘……現在是、以後是,永遠都是。」

  從好久好久以前已經愛上你了……也許比那個承諾更早之前,在我們未遇上之前……已經注定我們要在一起了。

  「謝謝你……」男人再一次道謝。
  心中遺失的那一小塊拼圖,他現在已找到了。

  少年用兩手輕輕把男人抱住,像每親哄小孩子似的撫掃著他的髮絲。男人枕在少年的胸前,聽著少年平穩的心跳,感到無比的安心。那有規律的憩靜的心跳聲,在寂靜的病房裏,像古老的催眠鐘聲,又像初生時在母親懷內聽的搖籃曲……

  男人閉上眼睛,悄悄地沉睡了。緊扣著的手,像枯萎的木棉般,重重脫落。
  四周很靜,也很暗。窗外太陽已經下山了。

  少年眼角落下的一串淚,在黑暗中如大海裏的珍珠般明亮。


=*=*=


  童話的結局被改寫了。
  天使沒有離開凡人,他回來了,陪著凡人到到最後一刻。
  被改寫了的童話依然美麗──

  ──也依然悲傷。



我會變成童話裡
你愛的那個天使
張開雙手 變成翅膀守護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一起寫我們的結局……



~END~


—————


[BGM:"童話" - 光良]



==========



廢澄後記:

明天最後一仗──文學,本來只是為練習而打,想打短一點的,沒想到打呀打的竟變了這麼長OTL
這篇重點是在抓緊感覺而非描寫,雖說這樣,但我描寫的筆觸還頗多呢(汗)
與原著完全不同的感覺OTL也罷,這是同人而已,這、只、是、同、人。
不知這樣的結局算不算悲?對我來說,結局不分悲喜,只要能夠感動人心的,就是上品。
雖說我距離這目標還很遠……但我會努力的!
如果看完覺得感動,告訴我,我會很開心的!
明天的文學我要加油,考完再寫篇更好的給大家!

P.S.光良的歌是好物……(笑)

26/4/06


—————


補後記(文章內容稍經修改):

好吧,我承認,我是欠揍的,居然把清麿老化了。
有人看了後笑,有人看了後或許心靈受創……(?)
可是我有我的堅持。
我是被角色之間的羈絆所感動的,無論他們變成甚麼樣子……
在我心目中依然值得感動。
沒錯,就是這樣。掰~(喂)

29/4/06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