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



少了你的手臂當枕頭我還不習慣
你的望遠鏡望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單
太平洋的潮水跟著地球來回旋轉
我會耐心地等 等你有一天靠岸



─※─※─※-


  雨,哇啦哇啦的下著,急促而狂暴,像是為了逃避雷公的追捕而趕緊傾瀉下來似的。
  雨水落到玻璃窗上,沿著冰冷的表面滑下,流成一條條小瀑布。
  窗外整個世界都給扭曲了。坐在窗前,看著外面的景色,有點身在水晶宮的感覺。涼涼的。

  運作著的 MD 機,播放著那首經典的悠揚的 "You Are Not Alone"。
  已經是第幾遍聽了呢?

Another day has gone
I'm still all alone
How could this be?
You're not here with me


  兩星期了。
  兩星期沒有收到你的消息……

  擔心你出了甚麼狀況,擔心你是否遇上了意外,擔心你……
  是否不再在意我了……

  害怕從此會失去音訊,像斷了線的風箏般一去不返。
  一再拿出你之前寄來的信,讀了又讀,心情也起伏不定。

  你說,你會三兩天就寫信給我,讓我知道你的近況;
  你說,你有機會一定會親自來看我;
  你說,你無時無刻也在想念我;
  你說,你很喜歡很喜歡最喜歡我……

  收到這些信的時候,好窩心好溫暖。
  這是出自你的手你的真心啊。

  每天在期盼,盼著收到你的信;每天第一時間做的事,便是檢查信箱,找尋有沒有你熟悉的字跡。收到信後,小心翼翼的拆閱,急不及待的想要給你回信,擱筆後卻又怕遺漏了甚麼還沒告訴你,把你的信和我寫的信都反覆地看了又看,才帶著忐忑的心情寄出。

  期望你會怎麼樣答覆。
  求求你,求求老天爺,快讓我再收到你的回覆吧?

  想你想你想你……
  你的回信,是能夠把思念暫緩的解藥。

  在心裏默唸不知幾遍後,終於捱不住,伏在案上沉沉睡去了。
  窗外,雨依然下著。




  雨停了。

  微弱的陽光撥開灰黑的雲霧,悄悄地爬上屋簷,滑到玻璃窗上,
  窗上的小水珠都因光線折射而變成了一顆顆金色的小珍珠。

  緩緩張開惺忪的雙眼,感受到陽光柔和的暖──
  最先映入眼眸的是案頭的鬧鐘。

  原來已經睡了好幾個小時。
  又不是夜晚,也沒有甚麼體力勞動,居然也可以伏在桌上就睡。很易著涼的嘛。

  就是沒由來的覺得好累。
  大概思念也會把人的精力磨蝕吧?

  如果你知道,會否皺著眉,柔斥我不懂好好照顧自己?萬一生病了怎算?

  心裏突然浮起一個念頭。
  如果我真的生病了,你會否趕過來看我呢?

  但下一秒立即揮揮頭,把這自私的念頭擱下。
  怎可以因為自己的任性而叫其他人擔心?

  成熟的你大概會生氣。猜想。

  雖然雨停了,但天空還是有點陰沉。
  欲說還休似的,有一泡憋著的淚珠兒,將落下卻又忍住了。
  望著向天空最遙最遠的一端,望穿秋水,

  ──依然看不見你的蹤跡。
  明明知道你就在同一片天空下的另一端土地上。你在南我在北。
  卻甚麼也看不見。

  也許,思念也是這樣無憑無據的吧。
  憑的只是自己的一個信念。

  你現在也在望著天空的另一端在想我嗎?

  想我的話,為甚麼不寫個信給我傾訴?
  想我的話,請把溢滿到瀉的思念寄給我,你明知道我在等你的。

  是因為你不想我了嗎?
  不在乎在等你的我嗎?

  淡淡的哀愁瀰漫在空氣中,凝聚不散。

  愈想愈遠,愈想愈害怕。
  不想胡思亂想,卻無法阻止在隱隱擴散的不安。

  因為我在乎你。
  不在乎你就好了,就不用想得這麼苦。

  未幾,聽得一陣腳踏車聲。看看窗外,是郵差送信來了,把一疊信件投進郵箱內便離去了。
  幾乎是沒有思考,就立刻奔到屋外,急不及待地打開信箱。

  抱著一線希望,如等待接收期末成績單的學生,緊張、期待、害怕、焦慮。

  ──天還是很陰。


*.*.*.*


  一滴小水點打落地上未乾的小水窪,兩滴、三滴……
  雨又再下起了。

  男孩就這樣站在雨中,沒撐傘也沒有雨衣。
  冰冷的雨像一支支尖利的箭,不但打在皮膚上,也直直的刺進心房。

  他一直掛念著的那個人,還是未送來片言隻字。

  其實他明白的,怎會不明白?
  分離,是早知道遲早要面對的事實。

  就算說好了會保持聯絡,但聯絡能夠維持多久?
  起初兩三天一封信,漸漸地變成一星期一封、一個月一兩封……
  久而久之就斷絕了。

  但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聯繫從來是雙方面的。只有一人只屬一廂情願。
  必須要雙方也願意、付出才行。

  原以為你和我會是例外,原以為你能令我相信神話能變成真實。
  最終還是南柯一夢?

  就算你是厭倦了,不再愛我了,也請捎個訊來,讓我知道。
  即使心碎,即使斷腸,也不想無疾而終。不想終日猜疑。

  ──求求你,要不捎個消息來,讓甜蜜的思念延續下去吧。
  要不,狠狠地說聲拋棄我,讓我能替這場無止盡的思念正式畫上句號…。

  ──雨如不絕的淚,灑遍大地每一角落。
  也許落在地上的水珠兒,混著一點是他的淚。

  就這樣待在雨中,忘了空間、忘了時間。




  過了不知多久。
  突然,一陣暖意從背上傳來,同時有點重量,把雨點的冰冷驅散了。

  「站在這兒幹甚麼?萬一冷病了怎麼辦。」
  耳畔傳來熟悉的低沉的聲線。男孩驚訝地張大眼睛,難以置信。
  回頭,對上一雙親切的金色眼瞳。

  深遂的、寧靜的,即使找遍全世界,
  只有這雙眼眸能令自己感到安心。

  「李……」不敢相信的,輕喚面前的人的名字。「真的是你?不是夢?」
  帶點遲疑的伸手,在雨中,輕觸那夢幻般的臉龐,那張他喜歡得要死的臉。

  「怎麼了。你不歡迎我嗎?」對方也抓著他貼在己方臉上的小手,微笑。「馬克斯你怪怪的。有甚麼先回屋內再說吧,真的會生病啊──」

  如同承受不了濕度的烏雲,更多的淚水像下雨般忍不住奪眶而出。
  深深地撲進對方的懷內,感受著那熟悉的體溫,熟悉的氣味,熟悉的觸感。

  ──思念,只有在所思所想的對象面前才能得到解放。


*.*.*.*


  「本來是想給你一個驚喜的,所以才沒告訴你,怎料卻因天氣問題延遲了這麼多……」
  李還說,他們的山還山泥傾瀉了,光是要打通道路也花幾天了。

  原來不是因為感情轉淡了。
  對方也是想念著自己才趕過來的啊。

  「我…我還在擔心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馬克斯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對不起呢……你不要生氣喔……」

  「對啊,我真的有點生氣。」李捧起馬克斯的小臉,認真的看著他。「你就不會好好的照顧自己嗎?站在雨中這麼久,真的淋出病來的時候怎辦?」

  就說了,你一定會溫柔地怪責我啊。

  「對不起。」心情大好,不理會情人的斥責,撒嬌似的靠向對方:「病了我也不怕,因為有你在這裏看著我啊。」
  「如果我沒有來呢?」
  「才沒有『如果』,你就是來了嘛!沒發生的事不成立。」

  李輕嘆,對著他真的沒輒。
  你忍心教訓那張可愛幸福的笑臉嗎?
  只有認命吧。

  「李,你有想念我嗎?」馬克斯把臉窩在他懷裏,幽幽的問。「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當然,不然也不會來看你了。」
  把雙手環得更緊,抱著自己喜歡的人。

  傳遞著彼此的體溫,感應到的是無窮無盡的暖暖的愛,和思念。

  書信以外,另一種傳達心意的方式。
  始終還是見面來得實在啊。

  喜歡你,喜歡你。
  因為不想和你失去聯繫,所以想盡辦法去維持。
  單靠書信是不行的吧,因此才親身來找你。

  思念,虛無飄渺。
  也許需要坐言起行,把它化成真實的存在。


─※─※─※-


少了你的懷抱當暖爐我還不習慣
E給你照片看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單
世界再大兩顆真心就能互相取暖
想念不會偷懶 我的夢通通給你保管




*END*



=*=*=*=*=*=*=*=*=*=


自爆後記:

小零……我打好了……算對得妳住啦…… Orz
也許因為對這對愛不深吧,打得不好 XD 別打我 XDD
靈感又是梁靜茹的歌……呵呵~ ^^
說是 sweet sweet ,但這種劇情也太老套了吧……
三歲小孩用膝蓋也想得出劇情發展是吧? =口=

唉總之寫好了我不理了……可以專心點趕功課了 XD
各位要砍要殺別找我,我逃了 XDDDDD (光速跑走 XD )

21/8/05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