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太多



17th Sep, 2006
Chelsea 1–0 Liverpool





  空無一人的更衣室,昏昏暗暗的;儘管現在是晌午時分。
  儲物櫃的門被打開,在昏暗中發出了一聲驚呼,像為著被打擾而感到不滿。

  襯衫、外套、球鞋、背包、報章雜誌……所有東西亂作一團。把它們遂一拿出來,再放進去,拿出來,放進去……整理不成,好像反倒更亂了。
  賭氣地把櫃門用力一推,「呯」的一聲響徹房間,如一聲狂妄的怒吼。餘音漸散,儲物櫃也就緊緊合上了嘴巴,憋下一肚子亂子。
  正想轉身離去,忽然一隻手從背後伸出,擦過他的頸項抵在門上。毋需觸碰,他也感受到身後那份熟悉的暖意。同時,一陣溫熱的吐息在耳畔留彌:
  「發甚麼脾氣啦,櫃門要給你砸壞了。」
  「才不是。」意思是,自己才不是在發脾氣。
  「那是說,你一向都這麼粗魯了。」

  倘若是平日,他也會開玩笑的和對方捍上兩句,但他此刻真的沒那種心情去回應。沉默。
  「怎麼啦。」耳邊再次響起那道低沉性感的嗓音。語氣中少了幾分揶揄,卻多了幾分溫柔。「為了剛才的比賽嗎?」

  不語,說明了這把語言之箭一矢射中了紅心。

  「那不全是你的責任, Steven 。」他輕輕捧起 Steven 的臉,「球隊輸了,我們所有隊員都有責任。」
  「可是…… Xabi ,我應該負最大責任。」

  已經連續好幾場輸了, Liverpool 連續好幾場輸了。而且輸得很不值。譬如剛才,如果他能把 Fabio 的球接應好一點,如果能把傳給 Dirk 的球的位置調準確一點,如果他沒有在禁區裏踤倒……

  「好了。」 Xabi 的叫喚把他如馬達運行的思緒暫停了。「你把自己看得這麼重,難道我們就不重要了嗎?犯錯的只有你一個?」
  「我不是這個意思……」他微微垂下頭,「只是……我認為我可以做得更好。」

  他是隊長,有責任指正大家的錯誤。他要擔綱樑柱的角色,支持大家不致塌下來。在球場上,他就代了半個 Rafa 的位置,執起領導的鞭子……可是他卻令 Rafa ,也令大家失望了。

  「當然可以,任何人也能做得更好。只是,改正也需要時間。」
  Xabi 揉揉他一頭有點凌亂的髮,「別想太多了。肚子餓了沒?先去吃個飯,才有氣力解決問題的,嗯?」

  Steven 沒答話,但還是輕點了點頭。他微欠身,緩緩步出了房間。Xabi 也一步步的跟在他身旁。

  迴廊沒有盡頭似地伸延,像一條沒有答案的道路。腳步聲如鐘擺搖碰的答答聲,敲著他腦內思考的大時鐘。
  冷靜、冷靜。回想起來,自己在比賽末段是急攻了點。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下半場球證的判決好像有點不公平?不,不應想這種問題,應先要求自己做好一點啊。 Dirk 也跑得前了些少,要告訴他才行。不可以硬向內推進,這樣會失了控球權……

  「喂。」看見他這副苦惱得像天要塌下來的樣子, Xabi 也不禁鎖起了眉頭。「有反省是好的,但過份就會變鑽牛角尖,不健康啊。」
  好半晌, Steven 也沒有抬頭,只悻悻然地拋出了一句:「我不會。」
  「你給自己太大壓力了。」 Xabi 抓著他的肩膀,要他臉向自己。腳步聲都止住了。「想太多會累壞的。」

  說是這麼說,但要他們的緊張大師放鬆,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做到呢。
  「我也不想,但我無法不在意。」
  這傢伙,就是不懂愛惜自己。雖然,也是他這樣的個性,驅使他不斷的努力和進步。
  「試想想別的事,開心的事,不要只想著失敗啊。」

  Steven 真的低下頭,認真地想了。看著他認真思索的表情, Xabi 也不知道,到底他是在記憶庫中搜尋開心的事,還是繼續讓煩腦的軸輪在運轉?
  Xabi 輕嘆,「 Stevie ……」
  「嗯?」在 Steven 能夠反應過來以前,他的臉頰已被一雙溫暖的大手圍住了,唇上傳來一陣柔軟微熱的觸感……
  腦子裏一片空白。分開後,仍有一絲餘溫從舌尖流進心裏,如喝下最美的甜酒。 Steven 呆呆的凝視著 Xabi ,一臉茫然代替了懊惱。 Xabi 笑了。
  「那麼……暫時令你只想著我好了。」

  微弱的光線中,二人的影子再度重疊在一起。
  糾纏在一塊的思緒,不由自主地,都在這一片溫柔之中慢慢溶化了。現在,他只想好好享受這抹柔情。

  也許, Xabi 說得對……他的確是想太多了。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