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晨光悄悄爬進室內,輕輕地撫上了眼皮,暖暖的。張開眼睛,四肢仍懶洋洋地躺在床鋪上,稍微別過頭便看到一個甜美的笑容:「早安,親愛的。」

  一顆心像放進熱可可裡的砂糖瞬間溶化。他馬上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來一個激烈纏綿的吻,直到呼吸困難才停下。
  看著她已經泛著草莓色的臉蛋,好想一口咬下去。

  「Marty君、不可以……一大清早就……唔……」
  說到一半的話又被他的唇舌吞沒了,只餘下喉間溜出的嬌吟。

  只咬一口完全無法滿足啊。好想將她的氣息,她的表情,她的一切瘋狂地吃掉——



  突然一聲巨響,不知道是甚麼重物砸到他背上,嚇得他馬上睜開眼睛。
  「叔叔,要起床囉!」一把童稚的聲音響起。此時的畫面,是Colala整個坐在Marty的背上,兩手分別握著平底鑊和剷子(。

  沒錯,這孩子已經搬來跟Marty一起同住了。反正二人都是獨自生活,一同分擔租金伙食也比較輕鬆。
  「叔叔的睡相好難看!口水流好多喔。」知道成功吵醒了對方,Colala跳起身離開了他的背。

  此時的Marty仍緊緊抱住懷內的——枕頭,可憐枕頭君被他在夢中當成FF對象了,不知被逼跟他親密接觸了多久。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哪‧有‧女……(cry)

  起床梳洗一把,才剛套了那件頹爆間條薄tee,忽然想到一會要到cafe當值,不是會看見她嗎!思考了好一會,既然還有時間,那還是先洗個澡再出門好了。

  快速沖澡後,不再穿剛才的頹tee,改穿了另一件襯衫加個小背心。一想到Lewis君告訴他的那個討論區帖子,太尷尬了,他要擺脫這種重口味形象才行啊啊啊(內心吶喊)



  Kisumi一踏進cafe,Marty就很自然的注意起她來。

  今天她穿了白襯衣外加新款的粉紫色小外套,配搭制服風的藍色格子裙,以及有暗紋的黑色絲襪和紫色高跟鞋。當然,少不了她最喜歡的甜甜圈髮飾。工作的時候她又戴上了圓框眼鏡,這樣子也相當可愛呢。
  她來上班的同時,身後又黏著Lewis那傢伙。是說他已經成為了cafe的常客,經常黏著她過來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他們感情也太好了吧?明明上學的時候也能見面。課堂上可以坐在她身旁。唉愈想愈妒忌死寶寶了。

  不要只看著Lewis君啊,也看看我好嗎——

  「喂。」難道有心電感應嗎,她真的向這邊走來了!不過眼神中帶點鄙視。「怎麼今天你長期在發呆似的……又去幹過甚麼了啊?」
  「咦?沒有!甚麼也沒有!」看著她,不期然想起昨晚的夢。這個絕對不可以被她知道!
  「為甚麼要緊張啊……你真的幹了虧心事嗎?」她斜眼打量了他一番,令他感到莫名的壓力。「算了。對了,始終有些事想要跟Marty君你說一下。」



  下班時間,難得二人可以獨處的時間。

  Kisumi遞出了兩支止汗劑試用裝給Marty。「這個應該很適合你使用。還有那個……就是……」
  她略為支吾,未說出口他就打斷了。「不用說!我知道了!我以後會注意衣著!所以請妳不要嫌棄!」

  「嗄!?」女主角嚇了一跳,他是會讀心術嗎?而且還說得有點激動!
  意識到有點失禮,連忙說:「呃、抱歉,總之……」

  這刻兩人互相對望,她的表情有點微妙,跟夢裡面的她有兩分相似。努力忍住想抱她的衝動,不禁好奇,她眼裡的我是甚麼模樣呢……
  「Kisumi桑是不是覺得我很糟糕呢?」
  「欵……那要看是甚麼方面吧。為甚麼突然這麼問啊?」
  「例如哪些方面?我很想知道,請妳老實告訴我。」
  又被他誠懇的眼神打敗了。她低頭沉吟了一下,才慢慢地說:「不修邊幅、嗯……花心。」

  「那那那那幾次真的只是誤會啊!!!」
  「是不是有這麼多誤會啊!」
  「情況很難說明!總之、那幾個女生我都不喜歡!」
  「甚麼!?意思是你並不喜歡她們、只是耍笨佔人家便宜!?」
  「等等我沒有這麼說……」
  尾音還沒完,她的鞋跟已瞄準了他的腳背狠狠鑽下去,痛得他蹲在地上。(註:這人穿著帆布鞋好似)
  「下流!!!」這兩個字像手裡劍拋出,直插勇者先生的心臟。
  然後女主角頭頂冒著煙走出門了,獨留一條大受打擊的咸魚伏在地上。



-o_o-
30/04/2017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