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day back 到 2018 世界盃前夕。

  「本大爺要set個尼馬髮型!」
  「噯,你是第柒個說要弄尼馬頭的人啦。」披著夾克的短髮女人將箊頭摁進缸裡。「剪到老娘都覺悶了。」
  「蛤,咁咪同成街人撞!?」Zantos用力嘖了一聲:「不,就算是同樣的髮型,能夠像尼馬那樣帥氣的只有本大爺!」
  FRed聳聳肩,「嘿,如果你這麼自我安慰會好過一點的話……」既然客人堅持,那她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 017. / 💈 003.




  進度條稍稍往前跳,來到 2018 世界盃落幕後不久。熱潮過了,頂著一pat尼馬炒麵頭的mk仔Zantos,又要轉換造型了。

  這天Zantos到cafe坐,好巧不巧Nicklas也在,後者自不然又搭訕吹水。言談間聊到「GUYS,有d野你今日有唔等如聽日有」——
  講你緊d頭髮呀。二人竟然找到了共識,均認為頭髮是男人的第二生命(??),必須好好保養。這麼說就不難理解,為甚麼之前Zantos的頭髮剪壞後,他要閉關兩天不出門;而Nicklas一接觸到任何能反射影像的物品,都會望向它整理瀏海……
[ 继续阅读 ]


🔮 009.




  某商場一樓平台,搭建了一個以聖誕裝飾為題的小型舞台,辦些小節目和活動與眾同樂。
  咱們的靚仔魔術師Lewis,是這場秀的其中一位表演嘉賓。當他邀請台下觀眾互動,問誰想要到台上來當他的助手呢?
  迅速在人頭中筆直地冒出的玉手,成為視線集中點。是一位面貌漂亮的女孩,一雙粉紅色的明眸裡閃爍著期待。
  Lewis卻默默地無視了她,哄了個前排的小弟弟上來玩。

  類似的情節,已經重覆了好幾次。他每一場的表演,Lia都熱切地捧場,然而下場都是被故意忽視。
  竟然不放本公主在眼內……吶,我才不會這麼就被擊退!

  不服氣的Lia鼓著兩腮,死跟在Lewis身後。
  場景輪番轉換,包括他在大學飯堂用膳,他在回宿舍的小路上,他在附近書店閒逛……
  總之這陣子,每逢他在公眾地方範圍,八成時間都有針尖般的視線刺向他,記錄著他的一舉一動。
[ 继续阅读 ]


📋 006.




  制服百褶裙襬隨著女孩拾級而上一飄一揚,淡綠色的長髮柔逸輕擺。掛在她包包上一串P助娃娃和Chirpy Cockerel扣飾,也輕快地晃呀晃。
  忽然一陣口哨在肩旁擦過,她回頭往下望,樓梯轉角那裡聚了兩個男生,有點囂張又輕浮地看向她。
  「WOW彈力十足!」其中一個戴耳釘的說。
  「肥美白肉脾!」另一位又一聲口哨。

  女孩微微仰面咪起眼睛敵視他們。
  吹口哨的那個男生道:「哎呀怎麼盯著我們了?因為太帥了嗎?」
  她皮笑肉不笑:「呀哈,竟敢說自己帥,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們的狗屎面。」
  口哨男變本加厲:「哇,好兇哦!她會不會跳下來把我們壓扁呀!」
  耳釘男附和:「地板會震裂啊哈哈哈!」
  女孩的圓臉瞬即拉長,五官輪廓擠成社團大佬畫風(??):「👹💢💢💢你們這班賤男——」
[ 继续阅读 ]



【聲明】

本篇故事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



🕹 003.




  這天要上的是芭蕾舞班。Chloé發現學堂的lobby角落,添置了一部奇怪的儀器,一堆人聚在那兒不知幹嘛。於是下課後,她好奇地過去一瞧究竟。

  「プリパラ新增入口,現已正式投入運作!歡迎各位偶像前來使用啊!」一名穿著紫色衣裙、戴著紅粗框眼鏡的大姐姐,站在儀器旁提供指示。

  「你們在做甚麼?這部東東是甚麼ar?」Chloé問。
  「當然是排隊進入プリパラ!」答。

  在機器前列隊的人,不知道按了啥鍵,又拿著些不知名的卡拍數下,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一陣彩光四射,她竟換上了一套豪華的裙子,然後出現在儀器的熒幕當中!超美超酷喔喔喔~~!
  接著輪到下一個人,她換的是另一套衣服,但同樣閃耀無比。Chloé眼睛都亮了,這個很好玩的樣子!她好想試試喔!

  「燒啫 we have to go home dinner! Otherwise you don't have enough time! 」這次是一位說英語的姐姐(低音)照顧她。
  「 I want to play!! Let me play once!!! 」Chloé當然使出她的絕活——鬧彆扭。
  姐姐都是打份工啫,點敢逆主人家意思。萬一待會Chloé向她爸投訴,重洗撈咩……
[ 继续阅读 ]


🕹 002.
【小學雞系列.一】






  某天放學時間。Colala和Chloé離開課室後,剛好在樓梯口相遇,又一同往下走。
  二人既不是同級也不認識,本來相安無事——偏偏ky幼女Chloé不甘寂寞,硬要開口撩事。
[ 继续阅读 ]


🏮 001.




【約五個月前】


  出入境關口的車站異常繁忙,踏雜又急速的腳步,帶著行李箱輾過月台,進出電子閘門的聲響吵個不停。

  大堂外,藍髮女子緊張地盯著閘內往外湧的人潮,紅色高跟鞋原地踱步發出焦急的節奏。她身旁的男子也伸頭張望,忽然一架喼撞到他大腿上,他痛極叫了一聲。

  「你撞到我喎!」
  對方操普通話回應:「嘖,是你攔路吔!」這大漢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

  下一秒,大漢才踏出一步便蹌踉俯仆,差點沒吃一臉塵。原來,是藍髮女子偷偷出腳絆倒他。
  「我操!妳瞎了狗眼?!」
[ 继续阅读 ]


💈 002.




  FRed脫下夾克丟在一旁。夾克下只穿了一件貼身的白色無袖小背心,刻在她左胸及整條手臂上的多個紋身一覽無違。
  她拉開鏡台的抽屜,抓起髮夾扣起前髮,揭曉了原本藏在瀏海後的金色左眼,兩眼都畫了煙燻貓眼妝。

  接著,FRed揚手喚Becca到洗髮台。Becca躺下,拍打在髮上恰到好處的和暖水溫、在耳畔平穩地流動的水聲,讓她感到無比安心。她輕輕地閉上眼睛。

  「現在考慮要甚麼髮型還來得及啊,待會由我剪第一刀開始,就回不了頭。」
  兩個拍子後Becca才回應:「真的沒關係,我相信FRed的專業。」

  FRed選定一支薰衣草香味的洗髮乳。她為客人Becca擦洗髮液時按摩頭皮,力道純熟而適中。
  「也是的,竟然在演藝事業最旺的時候退下,妳應該也不太正常。不過我挺欣賞。」
[ 继续阅读 ]


🎤 002.




  這兩天,她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
  她知道一旦打開手機,來電鈴聲一定響個不停,各種即時通訊軟件集體轟炸,電郵和短訊收件匣均被塞爆。
  她甚至離開寓所,悄悄搬到一家小旅館暫避。眼下風頭火勢,她只希望能安安靜靜地放空,讓奔波了許久的思緒稍作歇息。

  這個無事可做的午後,她戴上墨鏡、蓋一頂老人帽——與她身上恬淡的連身裙毫不相襯,不過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出門去,順著鐵路沿線在城市中流浪,聆聽遺忘已久名為「生活」的脈膊。

  在十字路口,聽人潮與燈號與車鳴交錯的節奏。
  在小園香徑,聽鳥語絮絮輕送風中搖落秋葉。
  在咖啡廳裡,聽滿室可可濃香滲出悠揚爵士樂韻。
  在海濱長灘,聽飛鳥逐浪拍岸磨蝕岩石的滄桑。
[ 继续阅读 ]


🎤 001.




——————————

I stare at my reflection in the mirror
Why am I doing this to myself?
Losing my mind on a tiny error
I nearly left the real me on the shelf
No, no, no, no


——————————



【重要聲明】


  本公司對於藝人Becca小姐宣佈退出演藝圈一事,作出以下回應。

  Becca小姐於2018年4月22日的巡迴演唱會上,公佈退出演藝圈。對於Becca小姐在未與本公司徹底達成共識前,便單方面作出有關宣言,對雙方及一眾樂迷造成傷害,本公司深表失望和遺憾。
  其後,本公司與Becca小姐經詳細商議,決定不再予她續約。換言之,由2018年11月6日起,她將不再是本公司旗下藝人,特此聲明。本公司尊重她的決定,並祝願她以後一切順利。

  此後,本公司不會再回應及評論有關Becca小姐離開演藝圈之事宜。

ABC娛樂有限公司(事務所) 謹上
2018年10月25日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